宋美齡評二姐: 一生每逢大事必糊塗(上) (圖)
 
姜青
 
2017-5-2
 



1915年10月,宋慶齡與孫中山結婚。



宋家三姐妹,中間是大姐宋靄齡,左為宋慶齡,右是宋美齡。

【人民報消息】宋慶齡1981年5月29日去世,到2017年5月已經36年了。

1981年5月29日宋慶齡去世。宋美齡評價她:「二姐生性好強,一生每逢大事必糊塗,最終於國未盡忠,於民不稱仁,於父母未盡孝,於夫妻未盡節,於親朋未盡義,於大義未盡思,於天地無一敬,於暴君未盡諫,於兇民未盡撫。可不悲哉!…… 終至於眾叛親離,孤苦無依,上辱父母先祖,下愧多災黎民。」

宋慶齡與國父孫中山的婚事

孫中山(孫文、孫逸仙)1885年夏畢業於香港中央書院,1885年5月26日,奉父命返鄉娶盧慕貞為妻。

盧慕貞出生於累世積善的書香門第之家,自幼纏足,父親盧耀顯曾至美國檀香山經商致富。盧慕貞與孫中山婚後生有一子二女,即長子孫科、長女孫娫與次女孫婉。孫中山終日在外奔波,聚少離多,盧慕貞在家盡心操持家務,照顧公婆和兒女。

1914年9月,孫中山的英文秘書宋靄齡要回上海與孔祥熙結婚而辭去秘書之職,宋靄齡的父親宋嘉澍牧師,又從上海派自己 21 歲的二女兒宋慶齡去日本擔任孫的英文秘書。宋嘉澍是支持孫中山革命的友人和財政支持者,他絕對想不到二女兒是狂熱的英雄崇拜者,一見孫文就不可自拔。宋慶齡是個非常有氣質的美女,朝夕相處讓孫文下定決心與元配離婚,娶宋慶齡。

1915年6月,宋慶齡從日本東京回到上海。她這次回來有兩個目的:一是探望自己的雙親,二是向父母坦陳自己和孫中山的婚事。宋嘉澍夫婦一聽如五雷轟頂,揚言女兒若與孫成婚,將斷絕父女關係與孫的朋友關係,並且從此不再從資金方面支持孫的革命事業。但宋慶齡堅決不從,於是父母把她軟禁在家裡,不讓她再回到孫中山的身邊。

宋慶齡感到十分惆悵,她整天沉默寡言,或在自己的房間裡悶坐,或在屋子裡踱來踱去。一天傍晚,宋慶齡趁著身邊無人,趕緊開始收拾衣服,在女傭的幫助下跳窗逃了出去。之後,她乘坐海輪離開上海,向日本奔去。

1915年 9 月,孫派人接盧慕貞到日本商談離婚事宜,雙方離婚協定後,盧慕貞回到澳門。同年10月25日下午,49 歲的孫中山與 22 歲的宋慶齡在日本梅屋莊吉的家裡舉行婚禮。

結婚9年多,1925年1月,孫中山因積勞成疾,肝病進一步惡化。3月1日下午,孫中山在病榻上一邊喘息,一邊艱難的呼喊廖仲愷夫人。何香凝聽到孫中山叫她,急忙掩淚小步走到孫中山的床前。孫中山望著何香凝,用微弱的聲音對她說,在他死後要「善視孫夫人」,「弗以其夫人無產而輕視」。說著說著,哽咽舌僵,話也說不清楚了。何香凝連忙表示:「孫先生的一切主張,我誓必遵守。至於孫夫人,我也當然盡我的力量來愛護。」孫中山淚眼涔涔地望著何香凝,握住她的手說:「廖仲愷夫人,我感謝你……」一旁的宋慶齡聽到這些話,已是淚水滂沱,失聲痛哭。

國父去世後宋慶齡主動成了共產國際特工

國父孫中山於1925年3月12日去世。他一生只有一個主張就是「民族民權民生」的三民主義,即「民族獨立、民權自由和民生幸福」。

1926年1月,因為孫中山的關係,宋慶齡當選為國民黨中執委委員。「共產國際」看中她的「國母頭銜」,竭力拉攏, 1927年,蔣介石的南京政府在上海發動清黨。在如何對待共產黨的問題上,宋慶齡違背了國父的「三民主義」的真諦,把孫中山的「民族民權民生」按照中共的說法改成了「聯俄聯共,扶助農工」。讓國民黨容共,當然就是反對國民黨清理鉆入黨內的中共,宋慶齡並堅決反對妹妹宋美齡嫁給蔣介石。7月份,宋慶齡發表《為抗議違反孫中山的革命原則和政策的聲明》,聲稱「有些領導過革命的人走上了歧途」,從此與蔣介石決裂。

1927年8月,宋慶齡赴蘇聯莫斯科,以後又旅居歐洲多年。1931年8月因母去世,宋慶齡回到上海。在1933年5月初以前,由共產國際派駐中國代表秘密發展宋慶齡加入了共產國際。

共產國際是一個共產黨和共產主義組織的國際組織。1919年3月在列寧領導下成立,總部設於蘇聯莫斯科。

1936年底西安事變後,地下共產黨員宋慶齡主張國共合作,一致抗日。但是國共再次合作後,她並沒有重新加入國民黨。抗日戰爭期間,為了「團結合作」,宋氏三姐妹多次共同出現在公眾面前,但其內心卻南轅北轍。

此後的幾年裡,宋慶齡不僅為共產國際服務,也為中國共產黨服務,其中包括做情報工作。根據已解密的檔案推斷,宋慶齡加入共產國際的日期應該在1931年7月至1933年5月之間。是在上海的共產國際把宋慶齡發展成為特工。特工是什麼?就是特務、執行特別任務。

廖承志:儘管過了將近50年,但每一分鐘我都記得清清楚楚

據廖承志在1981年回憶,1933年5月的一天,宋慶齡來到何香凝家。在只有他們二人在場時,宋慶齡明確告訴廖承志說:「我是代表最高方面來的。」廖承志驚奇地望著她:「最高方面?」宋只說了兩個字:「國際。」隨後又補充道:「共產國際。」廖承志聽後十分吃驚。宋慶齡說:「只問你兩個問題:第一,上海的秘密工作還能否堅持下去?第二,你所知道的叛徒名單。」廖承志回答說:「第一,恐怕困難,我自己打算進蘇區。第二,這容易,我馬上寫給你。」宋說:「好,只有十分鐘。」她打開手裡的皮包,摸出一根香煙,自己點上了火,走出了房間。廖承志飛快地寫出了名單。十分鐘後,宋慶齡回來,她打開皮包,取出一根紙菸,把上半截菸絲挑了出來,將廖承志寫好的那張紙條卷成卷塞了進去,放回皮包,然後匆匆離開。廖承志回憶道:「儘管過了將近50年,但那短暫的不及半個小時的每一分鐘我都記得清清楚楚。」

據2017年5月2日中共黨報人民網刊登的馬海德兒子周幼馬6年前寫的紀念宋慶齡的文章披露,宋慶齡對革命工作充滿興趣,富有經驗。早在1914年,她就在孫中山的影響下開始從事秘密工作。她一生都有保密的習慣,比如從不寫日記,不留文字檔案。在給別人的信件中,如果有政治上的看法,她一定要求對方燒毀。和孫中山結婚後,直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在她的名牌坤包裡,除了放有口紅、香煙盒外,還經常放有一支裝滿子彈的美制手槍。

共產國際:她願意獻出一切

俄羅斯當代歷史文獻保管與研究中心檔案裡記錄了這樣一段史實:1934年6月,共產國際聯絡局派往遠東的一名代表在向其上級匯報備忘錄裡說:「關於孫宋慶齡(孫夫人)的問題。她是個好同志。可以留在黨內。但是,把她吸收入黨是個很大的錯誤。是代表(共產國際此前派駐中國的政治代表)提出接受她入黨的。她願意獻出一切。她對秘密工作有著很深刻的理解。她在極其困難的條件下出色地召開了反帝大會。而她一旦成為黨員,她就會失去其特有的價值了。」

以上可以看出宋慶齡確實是加入了共產黨,加入時間應從1931年7月從德國回國參加母親的葬禮,至1933年5月跟廖承志談話之前這段時間。

宋慶齡要求加入蘇聯共產黨領導的秘密組織───共產國際

周幼馬在文章裡詳細講述了宋慶齡是自己要求加入共產國際的。這是一個不甘寂寞的女人。

1931年4月2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顧順章在武漢被捕,後叛變。顧順章是周恩來在中央特科的主要助手,是專門負責處決內部叛徒和間諜的所謂「打狗隊」隊長。他的叛變使中共包括上海的地下黨損失巨大,差點造成了中共地下黨的「滅頂之災」。徐恩曾的機要秘書錢壯飛是打入中統的共產黨員,他在第一時間獲取了顧順章叛變的情報,並及時通知地下組織機關轉移。周恩來、錢壯飛、陳賡等領導全部撤離白區,中共地下工作基本停了下來。

不過,在上海還有蘇聯共產黨領導的秘密組織───共產國際。共產國際是共產黨的國際聯合組織,也就是不管哪個國家有共產黨組織,它都有權插一腳。中國共產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召開時就有共產國際代表參加。共產國際還為中國共產黨提供經濟上的支持,每年向中共地下黨提供25000美元經費。紅軍軍事顧問、德國人李德也是共產國際派去的。顧順章叛變後,供出了共產國際遠東情報局負責人、波蘭籍的牛蘭夫婦。隨後,牛蘭夫婦在上海租界被捕。牛蘭是蘇聯十月革命中攻打「冬宮」的指揮員,是1930年後共產國際在上海管理遠東幾國情報、秘密電臺、經費的領導人。他的被捕震動了蘇共中央和共產國際的最高層。牛蘭手中掌握著各國共產黨的機密情報,更要命的是,牛蘭還有大量的絕密文件,不知存放何處。如果他叛變,那麼共產國際在各國的地下黨也將有「滅頂之災」。所以,共產國際在莫斯科的最高領導指示「不計一切代價營救牛蘭夫婦」,並派蘇聯紅軍參謀總部的特工、號稱「紅色諜王」的德國人佐爾格親自參與營救行動。

佐爾格用3萬美元的重金收買國民黨官員後,僅從牛蘭那裏拿到了一張用俄文寫的報平安的字條。在30年代初期,3萬美元無疑是一個天文數字。看來諜王佐爾格只有這麼大的本事了。共產國際的最高層又想到用扣押在蘇聯的蔣介石愛子蔣經國交換牛蘭。命令下達給了共產國際駐上海代表。

此時,國民黨統治區正在全面清除共產黨,中共地下黨都跑到江西,哪裏顧的上共產國際。那麼,誰有條件去找蔣介石呢?宋慶齡無疑是當時最合適的人選。在牛蘭被捕的兩個月後,宋慶齡恰巧經蘇聯回國安葬母親。那時的宋慶齡是孫中山的夫人,是國母,她出身名門,是典雅文靜、嬌小玲瓏的貴夫人。弟弟宋子文是國民黨政府行政院副院長、財長,妹夫蔣介石是國民黨的元首,她自己也是國民黨中央委員會的執行委員。

宋慶齡是一個喜歡光環的人,也喜歡別人往自己頭上戴光環,這是她之所以不顧一切而成為孫夫人的原因。

就在這時,共產國際政治代表找到了宋慶齡。當共產國際派來的代表轉達了交換人質的指示後,宋慶齡表示答應幫助,並試探性地表達了自己願意加入共產黨、從事秘密工作的請求。這名代表向莫斯科共產國際領導人季米特洛夫作了匯報。在季米特洛夫的回憶錄裡有這樣的記載:宋慶齡「已近乎是共產黨員」。也就是說宋慶齡是自己趕著要當共產國際的特務,主動上賊船。

周幼馬的文章說,據此推斷,正是在1931年,為了營救牛蘭夫婦,共產國際在這一年年末突擊發展了宋慶齡,為共產國際從事秘密(特務)工作。

蔣介石決不願以害國之罪犯以換親子

1931年12月,宋慶齡按共產國際「用蔣經國交換牛蘭」的指示找到蔣介石。

蔣介石在1931年12月16日的日記裡寫道:「孫夫人欲釋放蘇俄共黨東方部長。其罪狀已甚彰明,而強余釋放,又以經國交還相誘。余寧使經國不還,或任蘇俄殘殺,而決不願以害國之罪犯以換親子也。絕種亡國,乃數也,余何能希冀幸免!但求法不由我而犯,國不由我而賣,以保全我父母之令名,使無忝此生則幾矣。」

周幼馬的文章說,宋慶齡雖然沒能說服蔣介石去交換人質,但使牛蘭由死刑改判為無期徒刑。她在上海組織成立了「營救牛蘭」的委員會,並設法安排獄中的牛蘭到南京鼓樓醫院就醫,還將他們的兒子接到自己家中。 1937年12月,日軍攻打南京之時,牛蘭夫婦趁亂逃跑。

周幼馬誇讚說:「其間,牛蘭始終沒有暴露過共產國際的秘密,共產黨員宋慶齡功不可沒。」

1943年5月15日,共產國際執行委員會主席團作出《關於提議解散共產國際的決定》,並於5月25日公開宣布《解散共產國際的決議》,聲言這是為了適應反法西斯戰爭的發展,便於各國共產黨獨立處理問題。1943年5月26日,共產中央發表決定,完全同意解散共產國際。

共產國際解散了,共產國際的共產黨員宋慶齡就沒有黨可當成員了。接下去宋慶齡又繼續站在中華民國的對立面,按照馬海德兒子周幼馬的話說「為中國共產主義事業奉獻終生」。

「於國未盡忠,於民不稱仁」,助共為虐的宋慶齡

周幼馬在紀念宋慶齡去世30周年時寫的文章竭力讚美如何如何為中共效力。其中一個小標題是「為中國共產主義事業奉獻終生」,這種讚美恰恰落實了宋慶齡是如何於國未盡忠,於民不稱仁,助共為虐的。

文章說:宋慶齡與在上海的中共地下黨員、江西中華蘇維埃共和國的共產黨員一樣,都是在共產國際指導下為中國人民革命事業去戰鬥的先進份子。由於共產國際和宋慶齡本人的警惕性都非常高,宋慶齡的身份一直沒有暴露。

30年代初期,宋慶齡曾解救出陳賡、廖承志、陳獨秀等許多中共要人和革命者。 1936年初,馮雪峰到上海領導地下黨工作,宋慶齡請馮雪峰和潘漢年派一位中共黨員在自己身邊做秘書,負責她和中共地下黨之間的聯繫,傳遞她為中共提供的南京國民黨高層的情報。於是,中共派給她一個叫李雲的聯絡人。

這豈不是主動當內鬼助共為虐嗎?「國母」成了敵人的幫兇,國民政府豈能不輸!

周幼馬的文章說,潘漢年是中共地下黨的著名領導人之一,他在1937年對宋慶齡有過這樣的評價:「孫夫人堅定不移地與我黨合作,她用她特殊身份、特殊地位,起了特殊的作用,任何人也替代不了。」

據李雲回憶,地下黨由於電臺被破獲,無法和陜北的毛澤東及中央紅軍取得聯繫。宋慶齡幫助找來了張學良簽發的特別通行證,並提供路費,地下黨派號稱「紅色牧師」的董健吾前往陜北,由此接通了上海地下黨和陜北紅軍的聯繫。

1936年3月,應毛澤東的請求,宋慶齡派去了美國醫生馬海德;6月又派去美國記者斯諾。 11月,毛澤東又向宋慶齡借了5萬美元。為了這5萬美元,宋慶齡的身份差點暴露。在宋慶齡1937年1月給中共駐共產國際最高領導王明的信中寫道:「親愛的同志:我必須向您報告以下情況,這些情況有可能威脅我的工作和損害我將來在中國可能與之有聯繫的任何運動。」由此可以看出,王明是知道宋慶齡(共產國際)共產黨員身份的人之一。(未完待續)(文/姜青)△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