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奇帆,你站在那兒,算是哪頭大瓣蒜(多圖)
 
林立
 
2017-5-29
 



黃奇帆與這位歹毒的重慶大閻王薄熙來一起才感覺「如魚得水」。

【人民報消息】原重慶市長黃奇帆的名句是:與薄書記一起工作「如魚得水」。魚沒有水就得死,無水的魚突然被放入水中,那就是重生啊!

按照黃奇帆的履歷來看,這個人在仕途上不得煙兒抽,還真是遇到「重慶大閻王」薄熙來才「重生」的。

黃奇帆升遷緩慢

黃奇帆初中一年級那年趕上文革,全國的學校都停課鬧革命,「一句頂一萬句」煞不住閘了,趕快命令「知識青年到農村去,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只有極少數留在工廠。1968年9月,16歲的黃奇帆去了上海市焦化廠,在焦爐車間當工人,這是一個非常苦的活兒,無論嚴寒酷暑,工人始終根植在火熱的焦爐上,對焦爐進行日常維護。

22歲那年全國復課,他被工廠推薦到原上海機械學院(今上海理工大學)儀器儀表系自動化儀表專業學習。學3年後畢業,工農兵大學生黃奇帆又回到上海焦化廠,從設備科任技術員做起,6年後,1983年7月被提升為上海市焦化廠副廠長,12月他離開工廠,到上海市委下屬企業工作。有人鼓吹說他由此步入政界,其實差的沒譜兒,因為那些單位和他所擔任的職務都是「邊角料」。

和江澤民的有夫之婦姘頭陳至立相比,黃奇帆慘透了,綽號「婊子陳」的陳至立與時任上海市委書記江澤民在床上滾來滾去,竟滾成個副國級,極具中共國的社會主義特色。黃奇帆離開工廠後,玩兒命11年,才任上海浦東新區管委會副主任。

2001年,江澤民被政治局確認在十六大交權給胡錦濤,10月黃奇帆被調到重慶市任副市長;2002年5月,黃奇帆升為重慶市委常委。自2002年10月起,他主要分管工業、教育、財稅、金融等方面的工作。如果沒有薄熙來,黃奇帆的副市長會一直默默無聞的做到退休。

重慶市腥風血雨,黃奇帆「如魚得水」

2007年1月薄熙來的老爸薄一波咽氣,11月召開的十七大,薄熙來被提升為政治局委員,外派重慶當市委書記。直到12月底薄熙來才不得不走馬上任。重慶官場對薄熙來的政治醜聞和性醜聞早就了解的一清二楚,所以轟不走他,也不尿他。

薄熙來是誰啊?按照他兒子薄瓜瓜的話:「對某一氣功團體和異議人士進行器官摘取和屍體加工的指控,不能讓父母獨自承擔!那是當時上面高層有相應政策,特別是得到了某首長(江澤民)的支持,是當時大氣候下進行的!全國各地許多部門都在做,公檢法部門、軍隊、醫院都在參與!只不過他倆開了頭。」薄熙來夫婦倆是靠活摘無辜者器官和販賣其屍體得到江澤民賞識的。於是薄熙來決定把用在佛法修煉者身上的那些酷刑用在重慶市政府的那些本地幹部身上。

2008年6月,也就是薄熙來到重慶半年的時間,就把遼寧省錦州市(地級市)公安局局長王立軍連升三級,調到直轄市重慶任公安局局長、武警第一政委。薄熙來原是遼寧省省長,對王立軍的以往惡行很了解、很欣賞。

自2009年7月10日開始,重慶市就腥風血雨。市委幹部裡,時任重慶市公安局常務局長、司法局局長文強判處死刑;時任市高級法院副院長張弢,時任市公安局副局長、政治部主任、渝中區公安局局長彭長健,時任經偵總隊總隊長趙利明,時任市交管局局長陳洪剛,時任市煤監局副局長王西平等均酷刑。彭長健被判無期徒刑,妻子被抓。其他人的命運可想而知。




重慶市長黃奇帆對市委書記薄熙來畢恭畢敬!

這個時候,黃奇帆做了什麼?做過什麼?外界只知道他的日子反倒好過了,不但沒受酷刑,反而撈到個重慶市長職位!

2009年秋天,時任重慶市長王鴻舉被薄熙來掌控的媒體暗示是重慶黑社會的「黑後臺」。隨後,中共黨網人民網以《中央決定王鴻舉不再任重慶市長 黃奇帆擬接任 》為題報導,「11月30日下午,重慶市召開全市領導幹部大會,宣布中共中央決定,王鴻舉同志不再擔任中共重慶市委副書記,常委,委員職務,不再擔任重慶市市長。任命黃奇帆同志為中共重慶市委副書記,提名黃奇帆同志為重慶市市長候選人。」

薄熙來下面的戲碼是抓捕王鴻舉,酷刑逼他認罪,然後送監獄。任期還有一年的本土幹部王鴻舉不得不想計策逃命。2009年12月10日人民報網站以《和王鴻舉交手 薄熙來慘敗》為題,刊登了一篇署名文章,詳細的描述了王鴻舉是如何逃脫這場臨頭大禍的。

2009年11月30日,黃奇帆被任命為重慶市委副書記,提名為重慶市市長候選人。

2010年是薄熙來和周永康最瘋狂的時期,2010年1月,黃奇帆如願以償的當上直轄市重慶的市長。3月兩會,3月4日當中新社記者問到黃奇帆與(重慶大閻王)薄熙來搭擋執掌重慶的感受時,他脫口而出「如魚得水」,並表示「相處起來非常愉快,非常來勁」。

黃奇帆包圍成都美領館成「網紅」

黃奇帆的市長剛當兩年就遇到「重慶二閻王」王立軍逃跑,2012年2月6日黃奇帆被薄熙來命令帶隊去包圍成都美領事館。從此,黃奇帆的「網紅」角色無人可替。

又過了一個月零幾天,2012年3月15日,薄熙來被解除重慶市委書記職務,同年4月10日撤銷政治局委員職務,接受中紀委調查,同年9月28日被開除黨籍、公職,被移送司法機關處理。同年10月26日,立案偵查。

2012年11月十八大召開,習近平任黨總書記,兩個月後,重慶人大召開,2013年1月31日,黃奇帆連任重慶市長。但誰都知道,作為薄熙來的親信和奴才,黃奇帆不會有好果子吃。

正因為此,親江媒體使勁造輿論,說曾與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一起工作的重慶市長黃奇帆要高升了,進國務院當這個角兒、當那個角兒。這純粹是「拔苗助長」,最後連黃奇帆自己臉上都掛不住了,出面否認。

黃奇帆仕途終止

2015年9月,習近平國事訪問美國,龐大的政府隨員中有黃奇帆。江系媒體又是一陣鼓噪,說黃奇帆十九大將高升。

2016年12月30日,重慶傳出確切消息:「市四屆人大常委會第三十二次會議經表決決定接受黃奇帆辭去重慶市人民政府市長職務的請求」。凡是明白事兒的都知道,「辭去」職務的,都是讓他辭職的,也就是辭也得辭,不辭也得辭。

思量了近兩個月,2017年2月24日,新華社授權宣布「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六次會議24日下午經表決,任命杜德印為全國人大民族委員會副主任委員,任命黃奇帆、朱小丹、楊雄、劉昆為全國人大財政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委員,任命黃龍雲為全國人大華僑委員會副主任委員。」

這幾個人中最醒目的是重慶市長黃奇帆和上海市長楊雄,因為黃奇帆是薄熙來最順手的搭襠,楊雄是江綿恒最信任的幫手。全國人大已經被中國網友定性為「待收拾的貪官污吏垃圾場」。其實,對黃奇帆和楊雄的處理是不是習近平的意思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習近平的決定必須符合歷史的需要。

黃奇帆精神錯亂




2017年5月3日,16年來黃奇帆首次亮相上海,參加退休已25年的上海原紀委書記張定鴻遺體告別儀式,給江當槍使!

2017年2月24日,從上海到重慶赴任15年零4個月的黃奇帆終於在一片泡沫之中被落定在北京,任全國人大的財政經濟委員會的副主任。

江氏嫡親網多維新聞網5月28日報導,北京時間5月26日晚,退居二線的重慶原市長黃奇帆現身上海復旦大學,這是其本月內第二次在上海公開亮相。

幹麼去了?黃奇帆在復旦大學進行了以房地產為主題的萬字演講。「黃奇帆認為,目前房地產存在的10大失衡分別為土地供應失衡、土地價格失衡、房地產占用的社會資源、綁架金融、稅收失衡、銷售租賃比例失衡、房價收入比失衡、房地產內部結構失衡、市場秩序失衡、調控方向失衡。」

多維綜編的這個新聞下面只有一個網友帖子:「找問題誰都會,有解決辦法嗎?重慶負債多少?八大投負債多少?薄王遺毒多少?是誰的責任、咋就只字不提呢?」

報導說,「5月3日,黃奇帆在上海參加了中共上海原紀委書記張定鴻遺體告別儀式。」說這是黃奇帆首度在上海公開亮相。

想當初,江澤民離開上海去北京當總書記時,首先想到的是曾慶紅和陳至立,連全北京市所有文工團都考不上的宋祖英也去了世界頂級的劇場玩「個唱」。曾慶紅當上了國家副主席,陳至立當上教育部長、國務委員、人大副委員長、全國婦聯主席。黃麗滿當上深圳市委書記。

黃奇帆,江有權給你職務的時候,什麼職務也沒給你,那時候就是江一句話的事,但江就是沒給你這一句話。

到江澤民用送花圈來證明自己還沒被抓的時候,到江的兒子江綿恒失去中科院副院長、中科院上海分院院長職位的時候,當江綿恒的馬弁、上海市長楊雄被解職的時候,上海幫只剩上海市委書記韓正的時候,黃奇帆被想起來了,讓他去上海向退休已經25年的張定鴻遺體「告別」,讓他去復旦大學進行以房地產為主題的萬字演講。實質是讓他在最後的最後,給江當炮灰。黃奇帆的年紀夠爺爺輩兒,但智力還在幼稚園。

黃奇帆,「遺體告別專業戶」曾是老江的專利。現在上海幫散架子了,你這個曾經姥姥不疼、舅舅不愛的,才被召回上海,站在根本不熟悉的人的遺體前,彎腰、鞠躬、哭喪臉。你這算是充的哪頭大瓣蒜?!(文/林立)△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