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太陽」陰影!呆傻毛新宇十九大沒份兒(多圖)
 
姜青
 
2017-9-8
 



在中共八一建軍節酒會上,習近平端著酒杯走過來,毛新宇期待著……



習近平與一位女軍人笑談,並沒有兼顧向毛少將點一下頭。



當習近平繼續向前走時,毛新宇已經在習的背後,他失望的低下頭……



當習近平走過去時,毛新宇徹底沒有與習碰杯、說話的機會了,他深深的把頭低了下去。毛的妻子站在對面一直關注著這一切。

【人民報消息】近日網上流傳的一段視頻顯示,在8月1日的一個軍方酒會上,習近平和李克強拿著酒杯,在人群中邊走邊向各桌軍人碰杯、寒暄。當習近平經過毛新宇的身邊時,轉身向旁邊的一名女軍人碰杯,並沒有兼顧向毛少將點一下頭,然後背對著毛新宇擦身而過。毛新宇一臉茫然與失落,頭越來越低,表情越來越難以用語言形容。李克強跟隨在習的後面,也沒有和毛孫碰杯便離開了。在周圍的人看來,這是不祥之兆。

十九大在10月18日召開。軍網9月6日公布了軍方和武警部隊出席「十九大」代表的名單,共有303人。擁有少將軍銜的毛孫毛新宇落選,被踢出「十九大」代表名單外。

現年47歲的毛新宇是中共十八大代表,是毛澤東次子毛岸青與邵華的唯一孩子,曾任中共軍事科學院戰爭理論和戰略研究部副部長、全國政協委員、全國青年聯合會常委等職務。

毛岸青因為精神有問題,無法人道,所以毛新宇到底是毛岸青與邵華生的,還是毛澤東與邵華生的,至今也沒人較真兒,因為這牽扯到中共是否偉光正的問題。

毛澤東名正言順的兒子有三個,長子毛岸英,朝鮮戰爭鍍金,剛去了不到一個月就因為違規燒火做飯,被美軍發現目標投擲炸彈炸死了。次子毛岸青,1951年秋與領導發生口角,毛澤東下令他寫檢討,把兒子逼瘋,毛岸青數度住院,成為一個廢人,亦沒有生育能力。第三個兒子毛岸龍的下落有多種說法,反正從小就離散了。

北大文革的神秘一幕

1966年6月,毛為了把在黨內威望日益高漲的劉少奇打倒而發動了「觸及每個人靈魂的文化大革命」,北京大學聶元梓的第一張大字報「炮打司令部」成為整個運動的點火撚子。毛指派的中央文革小組組長陳伯達、副組長江青等去了北大,召開萬人大會,北大附中全校師生也全部到齊。當人們期待已久的「紅太陽」的妻子發言時,江青的發言讓全場驚到一片寂靜,領著喊口號的紅衛兵頭頭不知道應該喊什麼合適。

江青一開始的發言就說,邵華是北大二年級的學生,她媽媽張文秋很壞,江青帶著哭腔道:張文秋有野心,我不同意邵華和毛岸青結婚,……他們……就結婚了!」說到此,江青哭出了聲,全場傻掉了,不知該喊什麼口號才是。會後邵華嚇的跑掉了,她不跑恐怕連骨頭都得被紅衛兵砸成渣子。

按理來說,毛岸青不是自己的親生孩子,中南海又那麼大,婆婆不待見兒媳婦,可以不碰面,江青犯不著在邵華和毛岸青已經結婚6年後,還如此耿耿於懷。原來她們之間有不共戴天之仇。

江青阻止邵華成為毛的兒媳是有原因的

按照江青的話,毛澤東和張文秋早年時就有一腿,張文秋確實有野心,她自己心願未了,就想和「紅太陽」聯姻,於是撮合大女兒劉思齊和毛岸英結婚,沒想到結婚剛一年,毛岸英死在朝鮮,劉思齊也沒給毛家留下香火。丈夫死了,劉思齊也不離開中南海,介紹多好條件的男人她也不要,整天在毛身邊轉悠,江青最後忍無可忍,不嫁人也不許她再繼續住下去,非要趕劉思齊出去,毛無奈,才讓她改了嫁。

張文秋母女相當有心計,劉思齊改嫁前夕,她的同母異父的妹妹邵華已經和老毛不清不楚了,但名義上是嫁給性無能的毛岸青。

但毛岸青是張家與毛澤東掛上鉤的唯一機會,於是張文秋表示「傻子我們也要」。

江青在延安就知道爛貨張文秋與毛勾勾搭搭,也知道邵華與毛岸青結婚是「來者不善」,於是撒潑打滾的反對。面對江青的強勢反對,張文秋無法硬頂,只是尋找機會。




1960年,毛岸青在青島治精神病時,被結婚。邵華與他手不碰手,他不知結婚是啥玩意兒!

1960年,毛岸青犯病在青島住院,在毛澤東的鼓勵下,邵華跑去偷著結了婚,在法律上成為了毛岸青名義上的妻子,毛澤東正式的兒媳婦。當時醫院提出,按照法律這種病人不能結婚,但毛同意,毛要的人,誰敢管呢?

亂倫出來的毛新宇給黨抹黑

毛岸青因為生病導致性無能,但邵華卻生出了一個傻肥傻呆的兒子毛新宇。 毛新宇說,「有人說母親的攝影事業的起點是很高的,因為她第一次攝影是給領袖拍照。母親是如何去給爺爺照相的呢?當時,岸英伯父從蘇聯回來帶了一個在當時比較高級的照相機。母親很喜歡,就用這個照相機給爺爺『偷』拍了很多生活照片。但是,後來爺爺知道了這件事情以後,就提出了很嚴格的要求:第一、不能把爺爺的照片拿出去發表,第二、膠卷也不能拿到街上去沖洗。所以我母親在中南海自己搞一個暗房來沖洗爺爺的照片。」毛新宇在這段話中泄露了多少黨和國家的最高機密!

除了死的、遺失的、抵押換錢的(毛岸龍抵押給上海大亨黃金榮),毛活在世上公開的孩子有三個,一個是被毛整瘋了的楊開慧次子毛岸青,還有賀子珍生的女兒李敏,江青生的女兒李納。江青不能隨便見丈夫,想見毛得攏絡他身邊的侍妾;李敏、李納也都無法隨意去見父親,到了中南海門口卻不批准進去,李敏生的女兒孔東梅長到4歲,直到毛去世竟沒有見過外公。但毛岸青的妻子邵華(原名張少華)沒成兒媳婦前就可以隨時接近老毛,並且可以在中南海搞一個屬於自己的暗房。毛澤東是不是陰謀陽謀一起來?!

據身邊人透露,毛岸青一生過的並不舒坦,邵華時常向他揮拳頭,並且專打他的頭,可見邵華是多麼的厭惡這塊遮羞布。官方報導說,「一起生活四十多年,直到晚年邵華才知道他一生都幹了些什麼。」但邵華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對毛澤東的讚美卻溢於言表,超出了兒媳對老公公的情感,更象是老婆對丈夫的讚美。

毛澤東與二兒媳邵華十指緊扣




1962年春,毛澤東與二兒子兒媳合影,與邵華偷偷十指緊扣!毛邵像是蜜月中的老少配,岸青站在那裏倒像是「電燈泡」。

毛澤東與二兒子毛岸青、二兒媳邵華在1962年春天的合照非常蹊蹺:毛澤東與兒子沒有任何身體上的親情接觸,甚至表情都完全「不徇私情」,但卻和二兒媳邵華十指緊扣!!!

圖片上,在毛的左邊,毛岸青看起來像偶有機會站在「紅太陽」身邊拍照的那些人一樣,誠惶誠恐、渾身的不自在。從毛父子的表情來看,完全沒有親情關係,像兩個陌生的人一樣。

這讓人想起一個毛岸青不要姓毛的新聞。1997年9月1日《大地》刊登的文章《在毛岸青、邵華家做客(2)》中寫道:54歲的毛岸青在1977年去韶山時,熟悉的景物才使他想起一件與「父親」有關的故事:小時候自己打碎了一個瓷杯,遭父親訓斥。母親,在他心中的印象深多了,幼年時代,他一直在開慧媽媽的身邊成長,曾用名叫「楊永壽」。當幾十年後,他含著熱淚來為媽媽掃墓,來到板倉舊居,他在簽名簿上寫下了「楊岸青」三個字。當時在場的人都以為他神經失常,所以寫錯了姓,哪裏知道他比誰都明白!

再看看這張圖片,毛的右手邊,兒媳邵華小鳥依人的緊傍著老公公,倆人之間沒有一毫米的空間,毛的右手……乍看,與左手沒有多大的區別,也是下垂,但仔細看就發現有本質上的區別,毛的左臂包括左手完全垂直下垂,可以清晰看到毛的左手與毛岸青的右手之間有一段距離。而毛的右手臂到達了手部卻不垂直,右手向身體方向彎曲。放大圖片後才恍然大悟,原來這個奇怪的現像是毛的右手握著兒媳邵華的左手所致!

邵華與毛岸青1960年結婚,這是1962年春天的事。

十九大毛新宇在家看電視




9月9日,毛澤東之孫毛新宇和妻子劉濱及兩個試管孩子到北京毛紀念堂緬懷毛澤東。

從沒見過老毛的毛新宇受訪時說:「我不能給爺爺和母親抹黑」,但這位毛少將的存在就是給他的爺爺和母親抹黑,更是給「偉大光榮正確的」中國共產黨抹黑!

2010年7月,毛新宇被授予少將軍銜。隨後,有聲音質疑他晉升少將是因為家庭因素。2010年8月,毛新宇就此事回應稱:「肯定有,這是客觀事實,你不能回避。」2011年兩會期間,毛新宇被媒體再追問此事時回應稱 :「少將問題,我不回避有老人家影響……」

按中共慣例,中共黨代表一般至少可任兩屆,況且毛新宇是中共「紅太陽」的唯一「嫡孫」。但是,毛新宇不再是十九大代表,十九大他將在家中看電視。(文/姜青)△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