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离中共周年 陈用林的感慨和期望(图)
 
2006-6-2
 

陈用林
【人民报消息】听众朋友您好,这里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人物专访节目,我是雨晴。今天到我们节目里来作客的是在去年出逃悉尼中领馆的前外交官陈用林先生。

联结收听

陈用林在2005年5月26日放弃了他在悉尼中领馆一等秘书的职位,向澳洲移民局寻求政治避难,同年八月,获得了澳洲永久居留。

风风雨雨一年过去了。

陈用林:这一年过来是有很多感慨。回想去年这个时间对于我来说是最艰难的时候。

回顾一年来的成就。

陈用林:最佳的成就我就觉得找到了自我,特别是找到了个人精神上一种解脱。

畅谈他对平淡生活的向往。

陈用林:过一个平淡生活实际上是我一生的最大的追求,不需要有任何的精神的束缚。

谈他对法轮功的了解和印象。

陈用林:法轮功对拯救目前中国灭绝人性、这种彻底的道德沦丧局面,无疑是一支特效药。所以我觉得评价一个中国人有没有良知,可以看他对法轮功是什么态度。

就美国官员在中共的安排下,参观苏家屯的评论。

陈用林:就是犯罪分子带着调查人员去取证,最后美国人说没有发现什么证据,本身这种巡视一圈是完全不可靠的。

最后藉着我们的电波对大陆朋友的期望。

陈用林:所以我建议他们都能够看一遍《九评共产党》这一本划时代的书。

详细内容

主持人:您好像是去年这个时候从中领馆出来的,现在是正好一年了,谈谈您的体会吧!

陈用林:对,确实是,时间过的非常快,这一年过来是有很多感慨。回想去年这个时间,对于我来说是最艰难的时候。

主持人:我记得您当时出来的时候蛮紧张、蛮焦虑的,现在我觉得跟您见面那种感觉真的是完全不同了。您这一年是怎么样走过这样的一个心理路程的呢?

陈用林:当时是感到极度的不安全。第一,本身对从中国大陆出来的人,对于人与人之间的这种理解都是以“恶”的原则来对待的,所以对澳洲政府的制度没有信心。第二个就是知道中共在澳洲有大批的特务网络,并且我已经明显感觉到它准备对我下手了,所以当时是在极度不安全的情况下,所以当时实际上也是挺紧张的。

主持人:那您现在感觉如何?

陈用林:现在不一样。因为我是追求精神上的自由,是我多年以来的追求。现在感觉到环境是一个很宽松的一个环境。现在我在澳洲这个土地上,自由的这种地方,我能够想说什么我就可以说什么,用不着忌讳共产党怎么说。

主持人:这一年来您怎么样评价您自己,您觉得您最大的成就是什么?

陈用林:最佳的成就我就觉得找到了自我,特别是找到了个人精神上一种解脱,像我经过这一段时间,我感觉到起码觉得我自己恢复了这种有良知的这种感觉,就是做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

后来拿到签证,有很多人说你不要跟民运团体混在一起,更不要跟法轮功搅在一起,好好生活。我的回答就是我出来为了保存我的良知的完整,追求我的精神上的自由,我不能因为我成功的出逃,最后从新再失去良知。

所以出逃以后包括去美国、去澳洲参议院做证,还有去欧盟和英国、比利时等这些地方,就中国人权问题进行做证和演讲,那是凭我的良知我觉得应该去为在国内仍然遭受共产党迫害那一批人,特别是法轮功学员进行一些呼喊,觉得是我的良知驱使我,我做为一个中国人应该尽的义务。

起码我们要在国际上把共产党在国际上它虚假的宣传造出来的合法性,我们要把它去打破,让更多的人知道,正在中国发生着另一个除了经济繁荣增长的这种虚假的故事之外的真实面猊。

主持人:刚才您也提到是说一直为国内的维权人士和法轮功呼吁,而且您一开始是做监视法轮功的,然后出来又跟法轮功这些修炼者有了很多的接触,那您从现在看您对法轮功的印象。

陈用林:对法轮功的印象是这样,法轮功是严重受迫害的,被中共彻底抹黑的这么一个信仰团体,他主张「真善忍」,对中国社会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他现在所进行的反迫害运动实际上是一场历史空前的运动,特别是对中共在中国进行五十多年对中国人民进行精神上的洗脑,人都变成了驯服甘愿受奴役这种动物,就是等于是没有脑子了这种情况下,法轮功对拯救目前中国灭绝人性、这种彻底的道德沦丧局面,无疑是一支特效药。所以我觉得评价一个中国人有没有良知,可以看他对法轮功是什么态度,他是同情还是冷漠,是支持还是反对,可以看出他这个人有没有良心。

主持人:最近有报导就是关于在大陆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然后做交易的事情。我知道明慧网成立了真相调查委员会,您也是调查委员的成员之一是吧?

陈用林:做为调查委员会的成员,我即使人去不了,但是我在道义上我完全支持,我要在很多的方面,我会提供力所能及的协助。我完全相信共产党利用法轮功(学员)进行活体器官移植这种事。共产党完全做的出来。因为它本身就是一个邪恶的组织,无所不用其极,可以看看历史在“大跃进”、“文革”,多少中国人死于共产党手中,可以看出来特别是广西这种吃人的现象。“六四”又发生屠杀事件,让共产党在台上,那么这些灭绝人性的事情都完全有可能发生。

自从有报导说,美国人听中共的安排到苏家屯那个地方去转了一圈,就是说犯罪分子带着调查人员去取证,最后美国人说没有发现什么证据,本身这种巡视一圈是完全不可靠的。当年纳粹还对国际红十字会还开放,说:没有存在这种屠杀的集中营。红十字会去考察以后,做出的结论也没有发现证据。那么中共一个历史的最狡猾的一个邪恶的一个党,它做的事情会更干净俐落,它消赃灭迹做的更干净俐落,所以我是很相信存在这么一个器官移植的事。

主持人:那您除了做这些人权方面的活动,您平常现在还在做什么呢?

陈用林:当然还是要生活了。过一种平淡的生活,实际上是我一生最大的追求,不需要有任何的精神的束缚,但是做为一个中国人,因为上千万、上亿的中国人,在国内遭受这种严重的迫害,这些上访人士、法轮功严重受迫害的学员,这些触击着我的良心,我觉得我不得不要出来。如果我能发挥一点影响,我就会希望能够为这些人多说几句话,让更多的人知道中共所犯下的反人类的罪恶。

主持人:经过这一年,我想您出来这一段时间,各界无论是澳洲的议员也好、朋友、民众还有中国的人,其实我想会得到很多很多的帮助,您最想感谢的人是谁?

陈用林:我最要感谢的首先是澳洲的人民,澳洲的有良知的人民,他们对中国人权问题的这种关注,不光是澳洲还有美国,我去美国感觉到美国人对民主和人权的这种信念,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人民都要强。同时特别是要感谢法轮功学员,对我从对待人性方面的改变,法轮功学员对我的影响也很大,特别是他「真善忍」的思想。

主持人:那您知道我们这个台在中国大陆每天有11个小时大陆广播,有很多在大陆的听众也可以听到我们的台,还有网上的广播,世界各地的人也都可以听到,您有没有就是说藉着这个机会,向大陆的听众还有其它地方的听众最后讲两句话呢?

陈用林:对大陆的听众我要说是,希望我能够看到中国共产党专制的社会有很快结束的一天。中国只有实行了民主,中国人才有真正的精神自由、真正的言论自由、真正的信仰自由。

只有有了这些特别是精神上的自由,那才是真正的人,都有脑子,为什么要光听共产党的指挥,自己有嘴巴为什么不说话?自己有脑子为什么不去用?这个都是最基本的人权,共产党把我们这些权利给剥夺了。

所以在国内,现在有一大批的人,为了追求自由、追求民主在坐牢,在不断的为整个民族在受难,所以大陆的人应该支持这些人,应该真正的反省,特别要反省共产党在五十多年,对中国人进行的这种精神的洗脑,所以我建议他们都能够看一遍《九评共产党》这一本划时代的书,应该看一下他们就明白了。

他们为什么会这样?这个社会为什么彻底的道德沦丧?为什么政府官员会全面腐败?为什么整个中国的环境都遭到了污染?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有毒的食品、假药?为什么那么多的上访人员,他们的冤情得不到解决?

为什么共产党会在文化大革命期间、文化大革命期间以前,屠杀了或者造成非正常的八千万人的死亡?还有共产党为什么会对六四,向学生开枪?为什么人民子弟兵成了刽子手?为什么现在的警察成了人民的公敌?

为什么共产党会迫害这种和平集会、和平的宣扬「真善忍」的法轮功团体?为什么共产党会镇压地下教会和教徒?为什么共产党会控制宗教团体组织?为什么共产党它自己制定了宪法它自己不去遵守?所以这些问题是值得中国人去进行思考。

每一个中国人都应该看一看《九评共产党》这本书。所以这本书确实是一本奇书,是多少人付出心血、精力甚至自由而出的这么一本书。希望每个人都能看一眼,就看一遍,他们应该会明白很多。

主持人:听众朋友,感谢您收听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人物专访》节目。我是雨晴,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据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人物专访》节目录音整理)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