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用林揭示策划谋杀高智晟的主谋
 
作者:陈用林
 
2006-2-3
 
【人民报消息】在11月20日晚高律师开车去见联合国酷刑报告人曼弗雷德.诺瓦克途中,中共便开始以逼车的方式进行制造车祸预演。今年1月17日在夜色掩护下的罪恶行动是中共正式对高律师实施谋杀。智慧和勇气使高律师又一次死里逃生,这一次比上一次更加凶险。

这是一起有预谋的杀人案件,整个过程十分诡秘,设计巧妙、精致。便衣的车急刹时,若高律师没系安全带,身体必定飞出车外。在该车急速撞向高律师时,神秘军车也扑了上来。高律师若未及时跳离路面,那么等待他的又将是什么结果?中共实施这种见不得光的谋杀行动,必然挑选最精干的人来做,所以现场只有两辆车,其中一辆是军车,牌照号码都用报纸糊上。当时已是晚上 10点20分,目击证人即使有也不会多。在巧妙的杀人之后,当局多半会伪造车祸现场,这一伎俩在汕尾血案等用过无数次,驾轻就熟,或者干脆毁尸灭迹。中共企图以这种绝顶流氓的手段蒙骗世界、愚弄百姓,自以为高明,自以为得计,实在是利令智昏。幸而高律师有神相助。

这起谋杀未遂事件的主谋必是中共高层。

高律师作为国际闻名的维权律师,不是一般的公众人物,而是个重量级政治敏感人物,受到中共20多个便衣的一天24小时不间断的“保护”,迄今为止已经持续80多天。根据中共的办事规则,高律师的小命是百分之百的“国家安全”大事,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级别以下的官员都无权置喙。不可否认,小卒娄罗也有个别双目无珠,恨高律师的,但都不是深仇大恨;没有中央的指示,他吃了豹子胆也不敢下手。

我出走叛党,揭露中共严重人权问题,海外舆论因此沸沸扬扬,中共党魁感到丢尽颜面,还打开了高级官员出逃的“洪水闸门”。对我实施所谓“斩首行动”正是中共高层下达的指令,外交、公安、国安、610等都参与了。依中共处理重要政治敏感问题的操作程序,对高律师的谋杀令必定也从中共高层发出。杀人动机不言自明。

这起谋杀未遂事件表明,中共对付高律师已经机关算尽,黔驴技穷,决意一不作二不休,杀人灭口,一了百了。针对高律师,公检法党政军齐上阵,通过长期的监控和暗中调查,已经将高律师的所有个人资讯搜集完毕,解决的多种方案也制订出来了。从查帐,利诱,翻历史,诬陷毁誉,吊销执照,设美人计,贴身跟踪,寻衅斗殴,到恐吓亲友访民等上下三滥的招术全都试了,都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反而造就了高律师的高大形象。这让中共党魁很灰心,妒忌之心、危机意识一天天在升高。其它招术也都几乎不可行。

若是栽赃,高律师品格高尚、一身洁白举世皆知,与外界保持紧密沟通。不像“防弹衣书记”黄金高与中共单挑,任由中共颠倒黑白,暂时真相难明。若说入狱,高律师依中共自订的宪法维权,为民请命,不趟中共雷区,何“罪”之有?看来,唯有谋杀这一招了,它是中共黑手党发家的手段、看家的本领,屡试屡爽。此招已经深入国人膏肓,颇有人气。

去年我在墨尔本大学演讲时,一个中国留学生瞪眼问道:“你说共产党杀了很多人。美国在伊拉克也杀了很多人,我们为什么就不能杀人?”杀人对于“我们”国人来说太稀疏平常了,列次政治运动总计才害死8000万,就连朱成虎都觉得不过瘾。杀你一个高智晟,只当擦拭一下刀刃罢了。没料到人算不如天算,高律师命不该绝。

许多人对胡温抱有幻想,如同要求中共狼素食一样不切实际。如果说汕尾血案是中共假面具的跌落,那么谋杀高律师未遂事件就是中共从伪善走向公开暴政的起步标志。

(略有删改)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