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接受英国卫报采访
 
2006-2-1
 
【人民报消息】中国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日前对英国卫报表示,我是不在乎生死的战士。如果我的牺牲能加速中共独裁专制的灭亡,这样的牺牲对我而言将什么也不是。他还表示,政治上的自由将会自动随着逐渐增加的经济成长而来的言论,只是一些西方国家与中共这个人权恶棍做生意的藉口。它们将来有一天会为此付出代价。

据英国卫报1月29日报导,曾为数百名遭酷刑迫害的受害者辩护的高智晟说,共产党杀的人比纳粹还多,但是西方国家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它们抢着要和中国这个世界上成长最快的经济体做生意。

他说:“当纳粹屠杀犹太人时,外界谴责他们,但是共产党已经夺走了8千万中国人的性命,比死亡的犹太人多13倍,然而全世界却置之不理。”

因为高智晟住在北京,所以他的言论格外容易引起注意。他说,他的电话被窃听,他12岁的女儿被跟踪至学校,他的一举一动被30几个特务监视着。上个月,他的律师事务所被勒令停业;上周,他被警告会遭逮捕。而在10天前,一辆无牌照的车子试图撞倒他。但是,他藐视这一切。

41 岁的高智晟已经是他这一代中最突出的律师之一,他支持在中国受迫害最严重的群体并藉由网路取得社会大众的支持,这些群体包括:民运人士、宗教信仰迫害的受害者、矿难事故的遗孀以及土地被地方政府抢夺的农民等。他说:“共产党已经做了太多邪恶和残忍的事”,我必须对它进行抗争。

高智晟的办公室位于北京市朝阳区的一个大型住宅区里,来找他的人很多,以至于门卫都不用告诉来访者他在哪里。他说,室外零度以下的低温也无法阻挡跟踪他的国安特务,而能使他们退缩的是他的摄影机。他说:“他们对我进行窃听,我不在乎。他们是最怕曝光的人。当我把摄影机对向他们时,他们试图把脸遮住。他们知道将来有一天他们必须为此负责。”

当情况紧急时,高智晟的典型策略是将敌人的武器转向他们自己。去年,他前往陕西省调查私人油田被政府没收案。他在途中听到中共当局等着拘禁他,于是他租车直接开到警察局并且对警察局长说:我替你们省了很多麻烦,所以你至少应该付给我交通费。高智晟说:“结果他给了我租车费,并安排警车送我回家。”

高智晟到中国各省的不毛之地察访通常都是私底下进行的。上个月,他摆脱特务前往吉林省省会长春调查法轮功学员被警方刑求以及性侵犯案,当他抵达时,很多人已经死亡。

他说:“一对母子分别在被警方监禁10天内死亡。警方告诉这个男孩的父亲说,他从窗户跳下自杀,但是警方不让他看死亡现场或是尸体,他们在一个多月后仍扣着他的尸体。这真可耻。”

高智晟曾写了三封公开信给胡锦涛以及温家宝。他说:“我建议他们脱离共产党,共产党已经无法改革了。历史告诉我们,专制独裁无法永远延续。将来有一天,那些双手沾满血迹的人将面对人民的审判。”

与2003年相比,他的严厉论点现在有更多人接受,胡温当时开始执政,众人对其抱持改革的希望。但是,自从那时候起,中共却加强了对自由倡议人士、记者、网路异议人士以及律师的压迫。

很多外界的人主张说,政治上的自由将会自动随着逐渐增加的经济成长而来。英国首相布莱尔就是其中一个,他认为挡不住的动力正朝着较大的政治自由而来。高智晟说,如此的言论只是一些西方国家与中共这样的人权恶棍做生意的藉口。

他说:“很多中国人认为法国和德国政府与我们的政府一样可怕。他们只着眼于自身利益并利用中国人的苦难赚大钱。这些与中共交好的所谓的文明外国政府将来有一天会为此付出代价。我希望外界的人们了解在中国的处境,我们面对的是一个拥有几百万人军队的政党。每天有数十名便衣警察在我家附近监视,我很难用理解或是宽恕他们这样的话来形容。”

对于其本人还能够处在半自由状态,高智晟相信,这是因为中共当局担心,如果逮捕他会引发国内的抗议以及国际上的声援。他说:“他们威胁要逮捕我,我说:‘请便’,我是不在乎生死的战士。如果我的牺牲能加速这个独裁专制的灭亡,这样的牺牲对我而言将什么也不是。”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