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揭小短!“联动”头头薄熙来又要高升(多图)
 
林凌
 
2006-6-2
 

1966年8月,清华大学红卫兵砸毁校园门
上“清华园”的题字。(人民报)
【人民报消息】中共说文革期间的“三种人”不能重用,说是说,可挑来拣去,就这种人可党疼爱,所以现在越是这帮人越受重用。

文革期间的三种人

中共十二届二中全会的文件《关于整党问题的决议》的草案中明确提出要在党内清理“三种人”。什么是“三种人”?

这“三种人”中的第一种便是“造反起家的人”,是指那些在“文化大革命”期间,拉帮结派,造反夺权,升了官,干了坏事,情节严重的人;

第二种人是“帮派思想严重的人”,是指那些在“文化大革命”期间拉帮结派干坏事,粉碎“四人帮”以后,明里暗里继续进行帮派活动的人;

第三种便是“打砸抢分子”。

越是三种人中共越当宝

今天在新华网上看到薄熙来作为中共的商务部长在日本发言,不禁想到中共在文革后期曾经定下,在文革期间的三种人不能重用,薄熙来文革期间曾是“联动”头头,按中共自己的文件属“三种人”范畴,不能重用,但江泽民和薄一波有私下黑交易,竟不顾各方面的反对,不断提拔这个自诩是辽宁省人民“父亲”的流氓省长薄熙来。中共还准备十七大再把他提拔提拔,让他担任副总理。

广东省委书记李长春也是文革期间的“三种人”,是专搞“打、砸、抢”的核心人物,就因为给江泽民及其姘头马屁拍的响,一路官运亨通,到了广东不久就又把文革拉帮结派的那一套拿出来了,造成了极坏的影响。正因为此,符合了中共提拔干部的标准,十六大被塞进中共最高决策层,当政治局常委。

不止是李长春、薄熙来,中共现在高层的很多人都是文革期间的三种人,所以中共定下什么条条儿并不重要,看的就是什么样的人被中共提拔了、越提越高,那才是中共真正用人的标准。

一泡尿把他救了

记的有一篇回忆录最精采的是,反右引蛇出洞的关键时刻,他由于有三急打算回来再发言“帮助党”,结果从厕所回来时局面大变,右派份子已定,一泡尿把他救了。

还记的有一篇报导西南王李井泉是怎么整治四川人民的。李井泉开了庐山会议回四川后,召开省委大会传达庐山会议精神,竟不把中央已将彭德怀定为「右倾机会主义份子」的决议告诉与会干部,而是把彭德怀的万言书交给不明真相的干部,让大家发言表态,结果许多干部中招,说他们与彭德怀的看法一致,也认为大跃进政策失误。待白纸黑字记录在案,李井泉才铁青着脸将中央决议抛出来,在会上当场就有发了言的干部吓昏过去。

文革到底死了多少人,到现在也没有个准确数字。动向杂志5月刊报导,文革期间武斗伤亡一百二十三万多人,失踪二十七万多人。这仅仅是上报的人数,没有上报的不知还有多少。

武斗伤亡人数不完全档案


文革时红卫兵和贫下中农狠批刘少奇。(人民报)
根据一九七九年四月,全国各地公安、民政部门、各地驻军的不完全档案,上报汇总的文化大革命武斗伤亡人数仅仅是:一百二十三万四千七百人。这怎么可能呢?就像中共解密的大饥荒人数仅仅是18个县的人数,中国有多少个县?就是饿死18个县的人数,中共还是把牙花子嘬出血,哼唧了四十多年才说出来。

中共说,文革死亡群众、干部、学生十四万三千七百二十人,公安民警死亡八千四百六十七人,军人三万一千八十六人。另有失踪者二十七万四千五百多人。

有人说光四川成都、重庆和武汉一次武斗就死伤无数,怎么可能全国才死这么点儿人?

官方报导的文革期间最早几次武斗情况

一九六六年十月二十一日,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发生了第一次群众组织的武斗事件,造成二死九十一人受伤。

一九六六年十一月八日,在辽宁省沈阳机械厂发生了第一次企业民兵动用枪支参加武斗事件,造成十五死、一百七十多人伤残。

一九六七年七月十七日,在湖北省武汉,发生了第一次驻军大规模介入地方武斗情况,造成七死、二十五人失踪、近三百人受伤。

官方报导的文革期间其它情况

根据1979年5月10日,总参、总后关于文化大革命期间军事装备非正常耗损及失窃等情况报告如下:(一)各种机动车辆损毁、流失3415辆(编者按:六十年代中期至七十年代初,中国大陆载重车辆年产为4千辆至6500辆);(二)各种长短手携式枪支,损毁、流失共227万6千600多枝;(三)各类型炸药、手榴弹、手雷等流失16万2千250多枚(件)。

据不完全统计,武斗伤亡超过五万人以上的省区有十二个: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河南省、四川省、黑龙江省、河北省、贵州省、广西壮族自治区、湖南省、湖北省、山东省、陕西省、山西省。

官方报导文革期间武斗伤亡超过五千人以上的城市有四十二个,里面居然没有武斗非常厉害的成都。

关于文革期间若干情况的档案

1980年11月10日至12月5日,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中共中央政治局不同寻常的连续召开了九次会议,主要是讨论、修改、定论《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讨论稿)》。

历史的真实要多次讨论修改,那还叫历史吗?中共不要历史,连一张“开国大典”的油画都要根据现实的需要改动了好几次。连胡锦涛见邓小平的照片都要有几个版本。所以中共自己公布的历史没有一次真实的。中共本身就是一部撒谎的机器。它唯一的真实就是“撒谎”。

几件没有包括在中共统计中的命案


自诩是辽宁省人民“父亲”的
薄熙来坏事干绝!(人民报)
听山西工厂的人说,一次两派武斗,其中一派的一人被另一派打死了,于是要用命抵命,在场的三个人中,出身地主的那人并没有开枪,结果把他给枪毙了。

在北京,一位女朋友说,她们在学校里往地主出身的老看门人身上浇开水,那老人跪在地上求饶也没有用,老人奄奄一息时自己上吊自杀未成,又接着被折磨,往他那浇熟的肉上撒盐,直到老人被折磨死。那些杀人犯可都是些女孩子啊,她们今天有的成了“党和国家的领导人”。

一位在清华大学上学的朋友,他的父母当年受不了共产党延安的整人生活,跑去上海。文革时说他们逃避革命,于是强迫这位朋友用皮带活活抽死他的亲生父母。

这样的事情还有多少,还有多少?!

文革一共死多少人是中共永远的秘密

当我们看到中共公布的这些蜻蜓点水的数字感到实在诧异,文革仅仅是「武斗」死人吗?武斗死的人只是非常少非常少的一部份,而中共公布的那三种人,例如薄熙来们有多少条人命?全国被逼死的有多少人?文革中文革后枪毙的人又有多少?

这是中共永远不肯也不敢解密的秘密。所以薄熙来在当辽宁省长时,在活体摘除器官和SARS爆发时,才敢不断欠下人命,还不止一条两条。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