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脱裤子放屁多费一道手续的新闻(多图)
 
戚思
 
2006-5-25
 

在展览中唯一不许拍照的
人塑标本:母子双亡!
【人民报消息】前两天看到一个消息,武汉市黄陂区蔡店乡计生服务站的工作人员,将一太婆从厕所捡来的超生男婴,当众先往地上摔,再用脚踢,最后竟公然按在稻田地用水淹死。

报导说,5月15日下午5时左右,刘太婆听到街坊说,乡财政所后面的厕所里有小孩子的哭声。刘太婆赶忙循着哭声找去,一个小孩在男厕所的便池里,除头部外全身都浸在粪便里。刘太婆急忙将孩子捞起,简单地清洗后,马上抱到隔壁的诊所,处理妥当后,刘太婆用包被将孩子包好,坐在门口给他喂水喝。这时,蔡店乡计生办的5个人出现在刘太婆家门口。计生办的任某某一把从刘太婆怀中夺过孩子,掼在地上。据刘太婆的女儿说,当时摔得一声闷响,孩子痛得四肢抽动,它们还不罢休,又上前踢了孩子一脚。之后,一伙人将小孩拎走,老远还听到孩子的哭声。计生办的人将孩子拿走后,放在水稻田里淹死。

读了这个消息,我的心在颤抖,是什么原因使得这些人如此漠视生命,把杀人作为工作的一部分?难道就因为这是“政府”规定的政策,就没有人敢管,没有人想管,哪怕它违背天理?!

后来,我愤怒的对一位朋友说起共产党的这件丑闻,他也觉得太残忍了,但他接着又说“那没办法。”意思是说中共制定了什么政策都得执行,都不能违背,因为它是“政府”啊,“政府”说什么就得照着做。

一个人两个人这样想没有关系,如果大家都这样想,岂不助长了中共的邪气!


杀死了多少孩子?!
还有一个骇人听闻的消息,2002年10月9日,浙江省绍兴市村民董铁丰(音)的妻子怀孕九个月行将分娩之际,被送往新昌县计划生育指导站分娩。由于是第二胎没有准生证明,当天凌晨1点40分左右,新昌县城关计划生育办公室20多人冲进产房,将陪产的董铁丰母亲及岳母拖出产房,并按住在外等候的董铁丰。当董铁丰母子两人极力挣脱冲进产房时,他们看到一名护士正在拔出刺进婴后脑的剪刀,伤口很深,剪刀上粘满了鲜血直至没柄,婴儿脑浆迸出!

这个毫无抵御能力的小生命,还没有睁开眼看看中共血腥政权统治的罪恶世界,还没有来得及发出一声啼哭,就被活生生的扼杀了。别忘记,是用剪刀刺出脑浆的方式!

中国怎么啦?为何“白衣天使”到了中共统治下就被调教成杀人不眨眼的白狼?

记者打电话到负责手术的新昌县计划生育指导站了解情况,一名白狼型护士说:“这是开颅手术,一般婴儿在引产时为了减少损伤就用这手术。”──脑浆迸出是为了“减少损伤”!

记者问:“要做引产手术不是也要得父母的同意?”护士说:“父母不同意引产,难道就让他生下来吗?”──这是共产党的理论。连县级医院的护士都能毫不通融的、不折不扣的利用自己手中那点可怜的权力去执行中共的屠杀命令。共产党就是这样把人变成鬼的,大权力变大鬼,小权力变小鬼。

董铁丰的母亲当时在现场,她向记者说:“那小孩已经抱出来了。”婴儿的亲属表示孩子已经出生,有关人员涉嫌谋杀。这些亲属在向社会公开事件始末时受到恐吓,以致被迫逃亡。──这是一个是非、黑白、善恶、好坏颠倒的世界,逃亡的必然是受伤害者。

这种情况不会维持太长久,因为极少数刽子手当政,欺压15亿中国人,年复一年,大部份人在不同时期遭遇不同的灾难,都被整的活不下去时,一年上百万次的示威抗议就自然而然的发生了。有人注意到,中共统治不稳定时,就要下个什么文件,树立个什么标兵,宣传个社会上什么人做的好事,反正是好的都往自己身上揽,给自己脸上再加厚一层脂粉。

下面就有个典型的例子。


婴儿的存活是中共的胭脂。
江苏法制报5月26日报导,5月9日5月9日早上7时30分许,徐州市商业机械厂门卫老王和老朱正在院内打扫卫生,突然听到女厕所里有婴儿凄惨的哭声。他们开始以为是有人带孩子一起上厕所,但20多分钟过后,他们还是听到有孩子在哭,听不到有大人的动静。于是,他们站在女厕所外朝里面喊人,却不见有人应声。

报导说,他俩小心翼翼地试探着走进去,不禁大吃一惊:厕所里根本就没有人,而婴儿的哭声是从便槽里发出的,可是便槽里也不见有孩子。他们仔细观察,便槽里和北墙上有大量血迹,槽上有一只手提塑料袋。两人立即又跑到隔壁的男厕所里,也不见有婴儿,二人断定这个婴儿掉到便槽底下了。

据中共报导说,一场惊动了社会上声名狼籍的「110」、「派出所」、「120」等单位的营救工作开始了,而且消防队都加入了厕所的婴儿保卫战。结果是令人满意的,经过两个小时的搜救,砸槽破坑,在厕所下水道内终于将一名新生男婴成功救出。

让人匪夷所思的是,为何数千万的婴儿就因为没有中共发的出生证都被处死,而这个注定不合法的婴儿要从茅坑里救出来呢?有人说这是善心所致。这我们相信,是老百姓自己自发做的。但按照中共的规矩,救出来没有出生证还是要再处死的,何必脱裤子放屁多费一道手续?

不过为了中共的需要,这道手续不但要费,而且脱裤子的动作一定要加大再加大!

有人说,为了这事,平日里老爷似的「110」等全肯麻利的出动,就显的不那么自然、不那么真实了,太夸张那就是虚假。瞧,大照片就是好几张,一看动机就不纯。明眼人说:这不明摆着告诉咱们,救婴儿事小救共产党事大,最近中共又危机啦!

确实是这样,最近中共最解不开套儿的是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群体灭绝罪行。这个套儿中共用尽浑身解数也解不开,而且只能越挣扎越紧。现在中共想用从厕所里掏出的婴儿来为自己做美容,给自己延缓生命,那岂不是和坐着轮椅的江癞蛤蟆想跳探戈一样可笑吗?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