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凭这 中共也完了(图)
 
萧愚
 
2006-5-17
 

原江西省赣州市公路局局长李国蔚。
【人民报消息】今天在新华网上看到一篇报道,题目是:看贪官藏钱有多“辛苦”。看后真是颇感慨!

文章说,“近日,原赣州市公路局局长李国蔚因受贿197万元、367万多元财产来源不明被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无期徒刑。令人称奇的是,在查处过程中,办案人员获得一条信息:李国蔚家里有一个煤气罐,是李国蔚请人精心制作,专门用来窝藏赃款的。在这个煤气罐底下的夹层里,办案人员起获了大量赃款,而这个煤气罐居然还能正常使用。除此之外,他还把大量钱财放进密码箱后藏到垃圾堆里。”

您是不是也觉得这个李国蔚的智慧也真是了得,招数很专业呀!不过还有一个画面同时在俺的脑海里出现,李国蔚和那些大贪官比还是太小气!

再有些“本事”的贪官都是利用各种手段将钱都弄到国外去了,买房置地,存起来。最高级的贪官,是公私合营一把抓,不过两手是有轻重的,不是“两手抓,两手都要硬”。象罗干,前些日子,以公干为名,跑到阿根廷,瞅不冷子,给自己把矿山买下了,为自己留条后路。

中共体制都是“官大一级压死人”,不但是指权力,还包括财富。官大者路子就开阔,霸占财富,转移财富的能力就强,这是党官公认的。

比如前段时间有人就调查过,说中共部长级以上的干部的子女没有中国人,当然这些人都是以各种手段移民到国外的“外国人”或“准外国人”。可是再看江泽民,那就明显不同了,让自己的儿子拥有几本护照,可以随时来去自由,要紧的是,弄出个美国本地出产的孙子,那可是地道的美国人。这样一来,名正言顺的转移、偷盗国家的金库就成了顺水推舟的容易。

报道中又说,“真是让人瞠目结舌,贪官竟然把钱藏到了改装后的煤气罐里,而这个煤气罐还能正常使用。这怎么看,都像是贩毒分子惯用的手段。类似的事情我们在媒体上没少看到,不法分子大动干戈,将车辆或船只改装,在夹层里携带毒品。或许这个李国蔚也是从中受到了启发,觉得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灵机一动,将煤气罐进行了改装,指望瞒天过海。”

看看这个揭露出的贩毒分子的作为,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曾经有个朋友说过,海军是用军舰走私,贩毒的,都是专业的装备,不但走私毒品,还将活着的法轮功人士通过中领馆,走私到国外,进行活体移植,卖大价钱。这些谁敢查,谁又能查得出来?所以咱们看到的这些被中共抓住的贪官,都是后台不够硬,本事不够横的,或者是中共体制中权利斗争的牺牲品,拍成电视,给咱们做的障眼法,骗咱们,说:别说共产党腐败,你看我们惩治腐败是颇有成效的。


杀李真为保党命。
共产党前院后院圈养的都是贪官,都是共产党用来作为稳定剂的必需品。要不那些被抓的贪官为啥都不服呢?河北省贪腐省长程维高的秘书李真,本是个本分人,自从当了程的秘书,耳濡目染程和他儿子女儿的贪污腐败,日久天长出了贪心,但是和程维高比,还是小巫。可是结果怎么样,小巫成了死鬼,而大巫程维高照样活得好好的。李真死前表露心迹:罪该当死,但是不服。因为比自己更贪更坏的家伙还逍遥自在。

报道中还说,“看看近年来落马的一些贪官,其藏钱手段是五花八门,令人‘叹为观止’:将钱或存单放在花盆里、席梦思内,埋在院子内的泥土里、院外的垃圾山下,密封包装后放在抽水马桶里,有的干脆是随身携带,如将存单放在特制的皮带内等等。如原贵州省长顺县政协副主席、县发展计划局局长胡方瑜就是因为藏有巨额存单的皮带连同裤子被小偷盗走后又扔掉才东窗事发。”

“这些贪官的业余生活中或许还有一项重要内容,就是博览古今中外的侦探、间谍故事,从中吸取‘经验’,制定多套方案并不断翻新,思考如何藏钱才最为安全和隐蔽。”

最精辟的就是这些招数,看后令俺明白一个道理,贪官们“博览古今中外的侦探、间谍故事,从中吸取‘经验’,制定多套方案并不断翻新,”因为他们从共产党那里得到了精髓——共产党靠抢、骗、杀人起家并维持政权的邪恶方式,古今中外也找不到超越者。贪官们再贪,也只是掌握了中共邪恶的毫厘而已。

人们都说,共产党不完,天理不容。

于是,神授人写,《九评共产党》出世,把共产党的老黑底抖落的彻彻底底。现在已经有一千万人告别了共产党,而且每天都有几万人在脱离这个罪恶的组织。

就凭这,中共心里也明白,它完了。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