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菊自杀未遂的内幕(多图)
 
姜青
 
2006-5-21
 

黄菊跟着江泽民干了很多坏事
【人民报消息】黄菊和周恩来,一个胰腺癌,一个前列腺癌,两个人在临死前都遭受难以言表的痛苦。原因是这两种癌症到最后的时刻,都是剧痛不已,止痛剂用多了,不但有副作用,而且几乎没有什么实质的作用。

周恩来,这个给中国人民带来巨大灾难的伪君子,因为和江青骑马时调情,从马上摔下,一个胳膊终身残废。他决没有想到,在他生命最后的时刻,江青多次大闹病房,不让医生给他应有的治疗,致使周被已经扩散的癌症折磨得死去活来,在医院中瘦得体重只有61斤,死时瘦成一把骨头,胡子、头发很长。

江青受审后,这些事情才披露出来。有人说,表面上看是江青干的,实际上周干的坏事罄竹难书,所以总得找个人来整治他,如果不是“江青”,也会用其他什么人。总之老天爷决不能便宜了这小子。

当面是人背后是鬼的周恩来

周恩来当面是人背后是鬼。大家最熟悉的周恩来的故事有几个,其中一个是孙维世之死。一个是顾顺章灭门血案。

周恩来和孙炳文是一个战壕的战友,孙炳文临死把女儿孙维世托付给周,其女儿被周恩来认作干女儿,看起来周很讲义气啊。文革后有人披露,孙维世在文革挨整,在她的逮捕书上签字同意的竟是周恩来。孙维世的家人在她死后发现她头上被钉进了一根长钉子。

因为顾顺章背叛了共产党,于是屠杀他全家的任务就由周恩来亲自带队,康生(赵容)也直接参与。闯进顾家时,顾顺章十几个家人和亲友正在打麻将,其中周恩来的救命恩人斯励也在场。斯励是周恩来在黄埔军校的学生,他的哥哥是国民党将领,斯励在“四一二”清党中借着哥哥的特殊地位曾将周从国民党手里救出,但正因为他认得周恩来,所以周索性把恩人一起杀掉。

中共对黄菊和任长霞的处理不同


黄菊此时要为彼时的疯狂付出代价!
黄菊所处的时代不同了,尽管中共拼命封锁互联网,但中共内部、尤其是高层内幕还是丑闻臭味到处散发,挡都挡不住。黄菊紧拍江泽民马屁,借着江给他的权力干了天大的坏事,连女儿婆家都见共产党黑钱眼开的跟着一块儿干了不可饶恕的大坏事。中共通过黄菊的关系把坏水儿流到美国去了,占领了旧金山的英文舆论领地,占领了旧金山唐人街数条街面,并借华裔选票达到威胁控制旧金山市政府的要员。

黄菊的女婿方以伟还居然放肆的在1月12日的《亚洲人周刊》(Asian Week)封面上,把反对中共立场的旧金山市参事戴立的额头印上“滚出去”(Butt out)的字眼。三天以后的1月15日黄菊最后一次公开露面,从此以后他就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了。

所以,像河南省登封市公安局长任长霞那样坐在最安全的地方又是唯一被撞死的死法还不行,因为她再怎么坏,也就是个县公安局长,而黄菊不同,他是中共最高决策层政治局常委。所以,中共对待他们两人的处理方法有所不同,但要达到的目地都是一个:维护和巩固共产党的独裁统治。

中共为何树立任长霞

对待任长霞,中共是采取大肆歌颂的态度,一直炒到树立成全国「榜样」的火候,因为当地警察对她的所作所为最清楚,他们都知道是被「报应」了,再派迫害无辜的任务,谁都不去了。据公安内部反映,采访的反馈使中共非常紧张,底下警察不敢干坏事了,那上面再制定什么邪恶的决定又有什么用呢?所以中央高层才决定把她炒成「光辉形像」。


任长霞用这种姿势办案!
新华网确实有些张任长霞生前艺术照,那是因为她恶事做的太多,受到过流氓公安部长周永康的接见(有照片为证),所以有机会和条件存留些专业摄影记者的“作品”,而真实的任长霞是个什么样呢?新华网刊登出一张来,一个女人审案时竟然双手插腰,一副泼妇样,谁看了都会知道,这个案子不会在理智的思考中做出判决。当地一位冤民郑二妮写诉状说:任长霞当公安局长「登封无晴日」。

黄菊自杀未遂的原因

而政治局常委黄菊的情况就有所不同了,大坏有大坏的处置方法,要车祸瞬时间撞死岂不便宜了他?为了警示高层的那些作恶者,给他们一个机会,所以他所遭的罪是「生不如死」── 晚期胰腺癌。

医学杂志上说,胰腺癌危害性大,特点是治疗费高,患者痛苦大。对于黄菊来说,反正是老百姓买单,治疗费高不高他不在意,但“痛苦大”可就是别人替代不了,非身体力行了。

医学杂志上还说,「患者超过40岁者占40%,发病隐袭,发病时多为晚期,手术切除率低,且该病晚期对患者具有很强的摧残性,患者极为痛苦,生存质量极差,彻底丧失劳动能力。」这也就是中共为何过一阶段就要出一篇报导说黄菊又下什么指示了。

黄菊的晚期胰腺癌发现时是严重腰背疼痛,病变已经累及腹腔神经丛,而且照片上看到他的消瘦也是典型的病变特徵之一。最糟糕的是「手术常难以切除」。但为了让他保留一口气,中共下命令给他多次手术切除。

据看护他的医护人员家属透露,黄菊整天惨叫不断,并且央求大夫让他安乐死。主治医生哪里有胆儿私自决定让他「安乐」。于是几次向中央请示,一般病人到了这个时候,家属不忍看到病人遭受如此的痛苦,都要求顺其自然。黄菊比他们多做了几次手术,罪遭的更大,临要咽气又抢救过来,抢救过来又面临咽气,是否请中央考虑,也让他「顺其自然」。


因为党的生存需要,黄菊欲死不能!
中央回复:黄菊身为政治局常委,他的去世会引起人心波动,为了不让“反华势力”抓任何口实,要尽量延长他的生命。

黄菊知道了中央的指示后大哭,他说:「当初就不是我要当常委的,是江泽民非让我当。现在我没法卖命了,谁也不来看我了,最后还决定要我这样为党继续做贡献!我不要活了,让我死吧,求求你们,让我快点死吧……」

主治医生请辞,说自己压力太大,快得神经病了,要求换人。黄菊趁医护人员不备,努力自杀但技术不纯熟未遂。

由于影响太坏,中央决定把黄菊转到一个不被人关注的医院去,并指示加强监护,尽一切努力维持黄菊的生命。医院领导指示,黄菊在谁当班时自杀,不但开除,而且法律制裁。


(人民报首发)

相关文章:

黄菊快呜呼了(图)
中共收拾海军司令副司令的深层内幕(多图)
咋的啦?副总理也被中共甩出一个(多图)
今日江家奴!黄菊病危通知似雪片(多图)
黄菊哭爹喊妈生不如死 新华网取消这张图片(多图)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