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永不褪色的记忆解答了很多疑惑
 
梁新
 
2006-5-27
 
【人民报消息】1994年现居北美的林雄义(音)刚16岁,他在94年12月参加了法轮功创始人在中国举办的最后一期法轮功学习班。

一个未成年的孩子是如何走上信奉「真善忍」的修炼道路,林雄义在5 月27日接受了明慧记者的采访,尽管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几年,但他谈起当时的情况,种种感受还历历在目。

这,是一段刻骨铭心、永不褪色的回忆。

看了这个采访报导以后,我确实感觉解答了很多人的疑惑,例如,为什么法轮功修炼者被中共折磨至残、致死也不肯放弃法轮功?修炼法轮功后对社会对家庭对个人是大好事,为何中共要镇压法轮功?为何江泽民去山东,山东省委吓的命令把公园墙上的「真善忍」三字涂抹掉?害怕「真善忍」的独裁政权想把中国送到哪里去?

下面让我们看看现年28岁的林雄义12年前是怎样让妈妈大吃一惊的。

(明慧记者根据录音整理)

记者:林先生你好,每一个法轮功学员都有一个如何开始修炼的故事,你当时是怎么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呢?

林:我是九四年九月份得法的,那时候我刚十六岁。我上中学的时候,当时是气功热,我就对气功很有兴趣,包括武术气功呀,硬气功呀,我试过好多种。九四年去广州读书的时候,我的学校正好有一个气功协会,我就参加了气功协会。当时有三种功,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选择,后来我是一个个去试的。

最后我去了法轮功,一進去,哇,几百人在那儿,我说这么多人。当时我们的辅导员教我们动作。我以前学过的一些硬气功,武术气功,我觉的那个动作挺复杂的。可这个法轮功才几个动作,一下子就学会了,很简单,我就很有兴趣了。

过了一个星期,辅导员就给了我们《中国法轮功(修订本)》。我当时看了之后,世界观整个都转变了,因为修订本中写了怎么修佛呀,做人真正的需要返本归真呀,做一个好人。整个是我以前从小时候到青少年的过程,一直都没有遇到的一个道理。所以当时对我触动很大。

记者:你炼了法轮功之后,最大的改变是什么呢?

林:我以前脾气很大的,我喜欢跟人家吵架,谁跟我吵都不怕,反正是拉下脸就吵。但是炼了法轮功之后,我知道我得忍。开始的时候也忍不住,但是老师说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不管怎么样也得忍。有时候,他们骂了我之后,我本来张嘴想要还口的,但想到老师这句话,也就骂不出去了,但是心里还不服气。

但是呢,经过了一个过程之后,一次一次的忍之后,再经过了学法,或者是听老师的讲课,就走过了一个过程,就是开始的时候,你会强忍,但你就会慢慢的觉的,其实忍一忍对自己有很大的好处。比如你跟别人打架,两个拳头碰起来,两个都疼,但是呢,你忍一下,你让一让他,你自己没碰到他的拳头,他也没碰到你的拳头,那么大家都好,这些道理是自己在炼法轮功之后提升的过程中认识到的。

记者:那你的家人发现你的变化了吗?

林:当时我妈他们在乡下,我暑假回去的时候,我妈就觉的奇怪,因为平时我妈一说我,我就跟她吵,那次回去了之后,我妈就觉得我很奇怪,怎么也不跟她吵了。后来我跟她说了我炼法轮功,慢慢的改变了自己。

记者:连妈妈都很惊讶。

林:嗯,连妈妈都惊讶,因为她从来没想到儿子会变成这样。以前我都是顶嘴的,所以我妈都习惯了,她说一句话,我还她十句话。

当然这只是一点点的改变了。因为真正的修炼还有好多好多的心要去呀,小故事也是很多的。比如以前我们在学校打饭的时候都喜欢占便宜嘛,看到同学在前面排队,马上就把饭盒给他,让他去帮自己打饭。但是学了法轮功之后就觉的这个不行,因为你会占别人便宜,后面的人一大堆,人家排了半个小时,一个小时了才拿到饭,你这么占便宜就觉的很不对劲。还有比如说话要和气一点,遇到问题也不能马上就跟人吵架,要多想想别人。

记者:你参加过李老师在中国办的最后一期九天讲法班,具体是什么时候?

林:1994年12月21号,老师在广州举行了学习班。十一月份的时候,辅导员跟我们说,李老师准备十二月底在广州举办学习班,有可能是最后一次了。我是从来没参加过学习班的,很希望去参加,所以很快就报名了。

记者:你估计这个法轮功学习班上大概一共有多少人呢?

林:总共進场的有大概四千到五千人。在外面的可能有接近一千人左右。

记者:能不能描述一下当时的情景?

林:里面是一个篮球场,台子是搭在篮球场的一边。我跟一些同学坐在篮球场的正面,所以离讲台不是很远,看的很清楚。周围好多好多人,老年的,中年的,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都非常非常多。好多人慕名来治病呀,所以我也看到很多有病的人。

正好是七点钟的时候,突然间大家站起来拍掌了,我就看到有一个一米八高的中年人,从篮球场的中间那个门走出来。我一看,啊呀这个人又高大又慈悲,还很英俊,老师围着场地转了一圈,跟大家致意。

记者:这四五千人都第一次参加李老师的讲法班吗?

林:我当时不知道情况,我以为很多人是第一次参加的。后来我听辅导员说,有一半人,起码是两千人到三千人都是从外地赶来的,有的是从黑龙江过来的,他们中很多人都是上过很多次法轮功学习班了。

广州是消费很贵的地方,他们为了听这个法,吃的都是方便面。我听辅导员说,其实在门外的,好多進不去的都是从外地来的,他们买不到票,真的是很难过。后来老师也知道他们也很辛苦,真的是得法不容易,所以在厅外面放了一个大电视,差不多有一千人在外面就围着看了。

记者:你当时觉的讲课内容好理解吗?

林:因为我看过了《中国法轮功(修订本)》,所以基本上老师讲的一些东西我是没有任何抵触的。老师讲的内容真的是我在中学的时候学的那些气功无法比的。当时我们学的一些硬气功,武术气功,只教你练动作,或者是撩起你的欲望,比如告诉你,你练了硬气功之后,你能够刀枪不入,或者是你用手可以砍石头,或者是你用手把石头碾一下就可以把它给粉碎了。

记者:这些对青少年诱惑很大啊。

林:对。我们是很热爱这些东西了,显示心嘛。李老师讲的呢,我就觉的很奇怪—因为我当时年轻嘛,执著心很多—我就觉的很奇怪,为什么老师没有教我们用手把石头碾碎,而是教我们做人的道理,怎么真正做一个好人,在困难当中怎么能够想别人,在矛盾当中怎么提高自己心性呀,这个真的是给我很大的触动。我觉的,这是和一般的气功师很大的区别。因为他们只是教你得到什么东西就完事了,练练动作就完事了。但是呢,老师真的是教我们如何修炼,如何真正走回家的路。

记者:你有一些(中学)同学也参加了这期讲法班,他们当时是不是也像你一样决定炼下去呢?

林:我的好多同学也觉的法轮功很好。我记的从这个学习班之后,我们经常学法呀,然后一起讨论。晚上,我们每天都有炼功,炼功点我们都去炼功。还有我们在广州,每个月有一个大型的几千人一起炼功。就是在广州天河(音)体育馆。有几千人早上在那里炼功。

那个场非常的慈悲,能量非常的大,非常祥和。去到那里,从来没见到一个人会愁着脸,苦着脸,你不会见到不好的眼神。每个人都是带着笑容,脸色都是粉红粉红的。给我一个感觉就是这些人简直是太好了。

记者:谢谢林先生接受采访。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