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明的对比!残酷的现实!(多图)
 
清源
 
2006-4-24
 
【人民报消息】来美国多年,我在这个异乡感觉到的是安全、和谐和友善,哪怕这里可能有中共特务的窃听、拍照等等骚扰,我也不怕;回想在大陆,亲人的不安、居委会防贼似的防范以及国安的丑恶嘴脸,占据我的大部分回忆;朋友们基本都知道我是法轮功学员,想见我又怕给自己招惹麻烦,见次面,就像做特工似的,说会话,心里都是哆哆嗦嗦的。

前天看到王文怡博士大智大勇的喊话,我没有兴奋,反而感到悲壮!如果这个世界敢于早日直面这个没有丝毫人性的中共政权,王博士还会在那个场合呛声吗?其实,那个时候我就想到了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的这张照片,今天总算找到了,因此才写出来。


左:被捂住嘴的法轮功学员;右:王文怡博士

同样的种族,同为女子,一个在中国,一个在美国,一个在国家广场,一个在总统府,前者被“人民”警察反剪双手捂住嘴巴,后者可以喊出自己的心声,前者现在哪里?按照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情况而看,她可能已经被劳教或者判刑过甚至已经是多次了,笔者不愿意推测这位着装朴素的阿姨可能已经成为苏家屯似的灭绝集中营中的受害者(做为一个“人”,清源不能接受任何同胞受到如此非人性的迫害!)。而后者呢!?据现在的报道推测,至多会受到6个月的监禁以及5000多美元的罚款而已,到底会什么样的结果,还要看法院以及律师之间的较量,至少王博士已经在保释之后出席了一个新闻发布会,在大陆可能会有这样的结果吗!?


左:高辉和她的儿子黄润;右:戴志珍和她的女儿法度

2006 年4月17日上午,就在胡锦涛带着订单访美的前一天,长沙市开福区法院以搜出1850张“九评”光盘为由,当庭非法判处法轮功学员高辉7年监禁。可以明确的是,如果中共政权可以维持7年的话,那么高辉的儿子黄润将7年不得和他的妈妈在一起,原因仅仅是因为妈妈发了“九评”光盘,原因仅仅是他的妈妈通过自己的方式向他人介绍一个政党的真面目而已。

戴志珍女士在全世界做着同样的事情,但是因为身在自由世界,不但没有受到监禁迫害反而得到的掌声和忠心的祝福,她7岁的女儿法度,健康活泼、开朗大方,然而如果她们母女还继续生活大陆会如何呢?


左:被迫害致死的高蓉蓉女士;右:逃到美国获得自由的李伟勋女士

两位美丽的女士,同样鲜艳的笑容,两位同样受到过中共残酷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前者的笑容已经永远成为了家人和朋友的记忆,而后者因为在自由世界就可以开心的笑着。或许李伟勋女士还会有其它的烦恼,但是她从此不用再担心冒着火花的电棍,以及恶人们无休止的通缉和骚扰!

请看高蓉蓉父母的控诉“在恶警六、七个小时的电击下,高蓉蓉的脸、耳朵、脖子、后背、脚踝等处皮肉被烧焦得隆起大泡、焦糊,脸肿得高出一拳,眼睛仅剩一条缝,豆大的黄水不断从脸上渗出。当天值班院长方金凯、卫生科长张晓秋,管理科的管教们都看到了唐玉宝施暴的恶行,却无人阻止,二大队管教曾小平还拿一面小镜子让高蓉蓉看她自己被电的走形了的脸。他们如此惨无人道,连最起码的一点人的良知都没有了。”

“为什么人到医院一个礼拜之后,等人完全昏迷了才通知家属。如果一、二个月前就让家属见,就让亲人给她一些宽慰,也不至于到了今天这种地步!退一步说,如果6月6日高蓉蓉到医大抢救,就让家属见,就让亲人的力量呼唤她,也能有所缓解,也可能还有一条生路,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是什么人在幕后指示,才让这些人敢联手谋杀高蓉蓉的?我们的女儿,弱小的高蓉蓉,只因信真、善、忍就遭受如此惨烈的迫害,那些迫害者究竟怕什么?非要致高蓉蓉于死地?”


左:被揪住头发殴打的法轮功学员;右:没有后顾之忧的陈用林先生

不知道图中的法轮功学员是谁,但是谁都可以看出他正在被两个大汉殴打,那痛苦的表情……为何在自己祖国的首都喊几句就受到如此待遇!是什么让那两个中共打手如此丧心病狂的狂暴的对待自己的同胞?它们害怕,因为它们不能在阳光下生存,只能苟延于它们全力营造的黑暗之中。

同样在阳光之下,陈用林先生的笑容可以说灿烂!那是因为不用担心在说真话之后被几个大汉纠正头颅打翻在地,那是因为在脚下的那片土地上可以痛快的表达自己的心声!

有人可能会说,你说的这些我们都知道。知道就可以了吗?当鸵鸟把头埋在沙里的时候,每个都认为恶狼的下一个目标不会是自己,那并不代表恶狼的下一个就不会是你或者你的亲人。虽然有人用金钱来掩盖道德和正义,但是那并不能表明道德和正义就不存在了。在面对暴政的沉默中,人人都可以为自己找千万个沉默的理由,但是谁也不能否认一个心怀良知、崇尚道德的人是无法沉默的,那样的沉默就好比在杀害他自己,在摧残他自己的心!谁也不能否认,用于判断这一切的只能是良知和人性,除此之外的都是无耻的借口和苍白的狡辩!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