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为什么推出那么多清朝电视剧?(图)
 
————悉尼《九评》沙龙发言稿
 
作者:马恒隽
 
2006-5-24
 

马恒隽先生在悉尼九评沙龙上发言。
【人民报消息】说中共是以暴政统治中国,相信任何有良心的中国人都不会否认这一点。中共建政不到六十年,就害死了六千万至八千万人,超过了人类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和。然而,对中共的认识仅仅停留在暴政层面上还是不够的,今天的中共就是有意将中国人的思想往这方面去引导。因为中共也知道自己的暴政无法再掩盖了,于是就将它的暴政和中国历史上的暴政混在一起谈,从而掩盖中共真正不想让中国人知道的实情。

大家知道,最近中共推出不少关于清朝时代的电视连续剧,大讲清代官场上的腐败和冤案。正如《九评》中所讲,今天中共的欺骗手段已经非常精细和专业化了。实际上,中共是在向中国人灌输一种观念:暴政、腐败和冤假错案自古就有,并不是中共才有。今天中共的暴政、腐败和冤假错案是中国人的劣根性造成的,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错,而不是中共的错。中共要中国人形成一种错觉,就是中共的本意是好的,毛泽东搞“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的出发点也是想让中国快些强大,只是中国人的素质太差了才造成中共犯错误。

另外又拍了几部关于秦始王的电影,还特别来几个镜头,让秦始王杀人无数夺取天下后,跪在大香炉面前对天痛哭。言外之意是告诉中国人,为了夺取政权和维护权力,中共杀那么多人也是无奈之举,哪个朝代不杀人?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中共这种声东击西的做法,还真是欺骗了不少的中国人,致使这些中国人谈及中共的杀人暴政时,往往都示以不以为然的态度。

其实,中国历史上任何暴政都比不上中共。中共除了用暴政给中国人带来痛苦之外,更重要的是,中共还将邪恶带到了中国人当中。历史上施以暴政的统治者往往会断送了自己的前程,是因为中国人都知道暴政是非常的不好。可是中共的暴政不一样,中共通过暴政将邪恶带到中国人之中后,中国人就产生了一种思想上的变异,并不觉得中共的暴政有什么不好了。

同时,中共将邪恶渗入暴政中之后,暴政的形式也发生了改变。巳经不仅仅是统治者和被压迫人民之间的关系,而是让每一个人都参与到暴政当中去,既迫害别人,自己又成为被迫害的对象。在这过程当中,每一个参与的人都不曾察觉到自己是在做伤天害理的事情,这就是中共带给中国人的邪恶!这种邪恶能够毁掉整个中华民族的未来。

那么中共是怎样通过暴政将邪恶带给中国人的呢?由于时间关系,我只谈两点:

第一,中共从理论上肯定它暴政的合法性。这个理论就是臭名昭著的阶级斗争理论,以及由此派生的无产阶级专政理论。值得注意的是:虽然中国人吃够了阶级斗争理论的苦头,很多人并没有搞明白这个理论到底错在哪里。而且,中共至今仍然强调这个理论的正确性,说以往的错误只是阶级斗争搞扩大化了。而搞扩大化了的原因是像毛泽东那样的个人行为造成的,和阶级斗争理论本身没有关系。

由于许多人对中共的这一说法似信非信的,所以思想上依然保留着对这个理论的认同,中共也就有机会变着花样去让中国人继续参与它的暴政。只是中共的说法上有了改变,变成了“反华势力”和西方强国亡我之心不灭的“和平演变”了。如果有谁一旦被中共扣上这个帽子,今天的中国人仍然会像当初斗地、富、反、坏、右那样,站在中共的一边去盲目迫害别人。

为什么说阶级斗争理论是错的呢?首先是在确定善恶与好坏的衡量标准上,有钱财不等于是罪恶。好人和坏人的标准是由一个人的道德水平来决定的,而不是由经济因素来决定。人发财没有错,但要取之有道。而且有钱和贫穷也不是固定不变的,人行善积德,通过自己的勤垦劳动能够改变这一状态。如果这个人真的变坏了,也只是人心变坏了,和经济因素没有关系。

其次,人类社会本身就像一个机体一样,只要人的道德保持在较高的水平,一切就会表现得和谐融洽。人与人之间发生冲突,是人的道德出现问题,应该从提升人的道德入手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否则,冲突继续发展下去,就会破坏了社会自身的和谐平衡,从而导致社会产生改变,社会就要被迫进行自我修补。但修补后的社会同原来的社会巳经不一样了,就是说社会被变异了。在马克思主义理论中,这种社会变异被叫做生产关系发生了改变,而造成这种社会变异的人间冲突被称作阶级斗争。然后马克思主义理论就说:阶级斗争是推动人类社会发展的动力。这个结论是十足的偷梁换柱的假理。

人们互相之间打架导致社会产生变异,解决的办法是叫人停止打架,并且告诉人们打架不对的道理。可是马克思却倒过来理解,他对人们说:你们看,打架导致社会发生变化,因此打架是推动社会向前发展的动力,要社会向前发展,就要提倡打架——阶级斗争。阶级斗争会促使社会发生变化,这一点马克思没有说错。但是马克思掩盖了另一个很关键的地方,就是这种社会变化(他所指的社会发展)到底是人类社会的进步还是败坏呢?其实是人类社会的败坏。

马克思关于社会发展的理论向人们灌输了一个很错误的观点:只要社会向前推进了,就意味着社会是在进步。因此,凡是能够促使社会向前推进的因素就应该是人类社会进步的先进代表了。既然阶级斗争可以导致社会发生变化,那么提倡阶级斗争自然就成为社会进步的代表;既然生产力的发展会导致生产关系发生变化,那么只要马克思说无产阶级代表了先进生产力,共产党在全世界搞共产主义运动就变成了推动人类社会进步的伟大动作了。

但实际情况是怎样呢,社会向前发展的方向可能是进步的,也可能是败坏的。判断社会进步与败坏的标准是道德,而不是马克思所讲的生产力。全面的人心向善,道德回升才是真正的社会进步。人类的私心、欲望和贪婪,导致了人们为争夺利益而互相伤害。为满足私欲去掠夺自然,破坏了自己的生存环境。所有这一切,都是人性邪恶一面展现出来的结果。也就是说,阶级斗争理论实际上是维护和宣扬邪恶的理论,是推动人类社会走向败坏的假理。实践证明,阶级斗争理论带给人类的就是空前的血腥灾难。

古人不会干这种愚蠢的事情,而是提倡无为而治的思想。统治者不过多的干预社会,只是以身作则,宣德于天下。人人敬神明,遵天理,每个人无论在哪个阶层,都自觉的从内心提升自己的道德水平,端正外在行为,社会自然盛世太平,生机勃勃。

正如《九评》中所讲:中共用“杀地主”的办法解决农村的生产关系;“杀资产阶级”解决城市的生产关系;“杀知识份子”解决上层建筑的问题;“杀会道门”解决宗教问题;“文革杀人”解决文化上和政治上党的绝对领导权问题;“六四”杀人逃避政治危机,解决民主诉求问题;“迫害法轮功”解决信仰和健身运动的问题。不管站在哪一个角度去看,杀人都是错的。由于受阶级斗争理论的毒害,使得我们自身充满了邪恶,当中国人参与到中共的暴政中去帮助中共做伤天害理之事时,巳经没有了任何罪恶的感觉,这是很可怕的事情。

第二,中共每次的暴政行为,都要大搞群众运动,让所有人都参与其中。不少人对中共很惧怕,是因为中共能够动员很多的人来围攻你。然而,中共的可怕之处,并不是因为中共有这样大的手段去动员很多人,而是中共把邪恶渗入其中去形成一股强大的邪恶力量,高效率的瞬间摧毁一切中华传统与道德,让邪恶迅速充斥中华大地。每一次全民参与的暴政行为,都是中共鼓励人性邪恶的一次大放纵。越是残忍邪恶的人越会受到中共的器重;越有道德良知的人就越苦难深重。

毛泽东搞的“富田事变”,除二人跑脱外,红二十军排长以上的军官全被杀光。许多人死前被严刑拷打,哭声震天,不绝于耳。军官的妻子们来探监时,被剥光衣服,用种种常人无法想像和忍受的酷刑折磨她们。

延安整风大搞冤假错案,强迫每一个人都要昧着良心说假活,去冤枉别人。中共头目陶铸也因此被整成“叛徒”。但陶铸以后在广东搞土改,“村村流血,户户斗争”,每县平均死五千人。别人迫害他,他也迫害别人。

江泽民踩着“六四”的鲜血爬了上去。罗干私自扣压朱镕基总理给法轮功的批示,欺上瞒下,制造是非而得宠。李长春、薄熙来因残酷杀害法轮功学员而升官。在中共头目们的示范下,下面的人也跟着一起胡作非为。土改、镇反、三反、五反、大饥荒、文革、六四、迫害法轮功。中共每一次的暴政行为都把很多的中国人变异成人性全无的魔鬼,无恶不做。杀人、吃人、强奸、抢劫、栽赃、酷刑、撒谎、抛弃亲情、活体摘取器官,这些丧尽天良的行为都得到了中共的培养。

中共今天巳经不怕别人说它腐败了,它也天天大喊要反腐败。是因为中共知道腐败巳经溶进了中国人的灵魂。无官不贪,无人不想贪,只是没有机会贪。中共开始不怕别人说它是暴政了,是因为它灌输的邪恶巳经在人们的心灵中开始发酵。良心的麻木与抛弃,心灵的阴暗与堕落,对生命的冷漠与残忍,对道德的无知与反叛构成了当今中华大地全民道德大崩溃后的邪恶黑潮。

当苏家屯活体摘取器官的邪恶罪行被曝光后,冒着生命危险勇敢站出来揭露邪恶的证人却惊讶的发现,中国人的反应竟是如此的冷谈。我们应该冷静的去思考这样的问题了,一个暴政的政权,可以用一个新的政权去取代它;而一个邪恶的民族,却是永远都不会再有未来了!中共为什么要将邪恶灌输给中国人?就是要彻底的毁灭中华民族的未来。《九评共产党》并不是一场号召中国人起来推翻中共的政治斗争,而是中国人对自己文化、人性与道德的深刻反思,只有这样,中华民族才能有自己的未来。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