掐起來了!武警司令炮轟周永康 胡兩手掰不開蒜(多圖)
 
蕭良量
 
2006-2-6
 

武警司令和公安部長互毆!(爭鳴)

【人民報消息】 武警司令吳雙戰和公安部長周永康掐起來了,武警政委隋明太也協同作了戰!

公安、武警系統是中共維持「和諧」 社會的兩大必不可少的工具,連這倆大工具都和諧不了,中共的命運危矣。

武警是後娘養的,公安是心頭肉

在中共裡,除了胡錦濤對付不了的羅幹外,還有一個耍橫的,是政治局委員、公安部長、流氓強姦犯周永康,周自稱是江澤民老婆的親侄,所以武警是後娘養的,公安是中共正房的心頭肉。奇怪的是公安部長周永康兼任武警最大的官兒「第一政委」,自己的手心手背還有什麼可區別對待的嗎?可見武警地盤周永康玩不轉,就像胡錦濤20天對軍隊發五令還等於沒發一樣。


公安部長周永康和武警司令吳雙戰互罵(爭鳴)
武警司令吳雙戰憤怒指出,武警部隊在公安、警察把事態惡化或把局面搞失控時,揩屁股的事就交給武警做惡人,當所在地方黨委、政府下令出動維持秩序時,武警就要奉命出動。例如2005年,武警部隊被命令出動了二萬一千零七十六次維持秩序,在執行任務中傷亡八百十八人。

而在待遇上,武警部隊的待遇和地方部隊和公安部隊享受的公職人員待遇相差天壤之別。武警士兵月津貼僅五十元、八十元,公安警察月薪加津貼為二千五百至六千元。公安警察還另有獎金、補貼和「非正常」收入(老百姓稱警察比黑社會還黑)。

例如,去年九月中旬,溫家寶、曾慶紅先後到深圳視察期間,深圳公安以此為藉口連續搞了十天掃黃打黑,搜查了一千七百多間桑那、酒吧、夜總會,下令「不能出命案,其它小心辦」。有些老板們又向公安進貢「關照費」一萬至二十萬,以求照顧。

又例如,深圳市桑那浴室已突破2000家,有十五萬名按摩小姐,註冊的只有一百家左右。每天顧客六十萬至八十萬。每間桑那浴室要生存,就得向主管派出所警察送上三至十萬元慰勞金。2000家桑那浴室得送多少錢?撐死那些警察!

據爭鳴雜誌2月刊報導,一月十四日,中山市三角鎮五百多名村民抗議當局侵吞徵地補償金,堵塞京珠公路南山路段,中山市公安局出動百名警察驅散不果,駐當地武警二大隊三中隊拒到現場,堅持要省武警總隊有指示才出動。去年武警部隊在執行任務時和公安發生衝突一百二十多次;武警部隊官兵,因各種原因脫隊的有七千三百多人。武警司令認為周永康欺人太甚,中央一碗水端的太邪。

武警司令炮轟周永康

因為江澤民把周永康提拔為國務委員、公安部長、武警第一政委,橫跨公安武警兩個領域,權力壓著武警司令員吳雙戰和武警政委隋明太,所以兩位對頂頭上司周永康的貪腐問題和強姦醜聞更是耿耿於懷。

2005年12月6日汕尾濺血,12月中旬,中央軍委召開擴大會議。周永康不敢提他的頂頭上司羅幹去親自指揮鎮壓,專揀軟的捏,一上來首先指責武警在處置突發事件時犯了三大錯誤:(一)沒有正確把握處置的方針:(二)沒有和地方黨委、政府建立好情況通報關係;(三)沒有和地方公安、保衛部門協調好,分工合作執行任務。

周永康把轟動世界的汕尾流血慘劇責任完全算到武警頭上,也就是放在吳雙戰和隋明太頭上。難道周流氓不是武警最大的頭兒嗎?早就憋了一肚子火兒的武警司令員、政委立即對周永康反擊。


吳雙戰和隋明太向周永康開炮(爭鳴)
周永康話音剛落,武警司令員吳雙戰氣的拍桌子,當即對著周永康開炮,句句命中目標:(一)身為公安部長、公安警察,你的職責是幹什麼的?(二)社會治安惡劣,公安警察在幹什麼?(三)社會各界對公安的劣評,你有沒有反省?(四)當年你向人大承諾嚴治公安,現在已經三年了,拿出什麼向人民交待?(五)當前社會矛盾,群體抗爭事件的複雜性、突發性,有多少能掌握?(六)如果武警在處置群體抗爭、騷亂中有大失誤、大失責,你身為武警第一政委,要承擔政治責任,要向組織有個責任交待!

在周永康張嘴舌短時,武警政委隋明太騰的站起來協同作戰,他質問道:「黑社會勢力猖獗,公安部長不掌握嗎?一千萬人在色情場所,三千萬人在吸毒,五千萬人參賭(社會上對此簡稱為「一、三、五」),公安部長在幹什麼?」說到這裏,他差一點噴出來兩個字──公安部長在「強姦」!

最後,氣糊塗的武警司令吳雙戰才想起翻出周永康任中國石油天然氣公司總經理和國土資源部部長時的貪污舊賬。主持會議的中央軍委副主席曹剛川對周永康的臭事也早有所聞,所以客客氣氣勸阻雙方「熄火」。所有與會者都斜眼看周永康,一位事後說:這小子的臉居然沒有紅一陣白一陣,顏色還挺正常咧。

吳雙戰、隋明太雙雙請辭

會後不久,吳雙戰、隋明太兩人雙雙提出請辭報告,說沒法在周永康的領導下工作。中央軍委副主席郭伯雄、曹剛川親自做工作,要求吳、隋收回請辭報告。曹剛川勸說他們要堅守地盤。郭伯雄說,你們不幹,正好稱了周永康的心,他趁機派上自己人,勢力再大了就更不好對付了。

矛頭對著羅幹


屠夫羅幹(djy)
武警司令員吳雙戰表示:面對規模性群眾各種訴求和抗爭事件,基本上是人民內部矛盾,是受到不公正、不合理對待,是因為受到壓制,而爭取行使憲法權利、爭取合法利益。基本上,群眾抗爭活動,社會上大多數人是同情、支持的。如果政府在第一時間不作出正確判斷、不處理好,矛盾激化、失控,武警在處置上就很被動。矛頭直指羅幹。

會後半個月,2006年1月5日,吳雙戰、隋明太在中共黨刊《求是》雜誌上發表文章,其中談到讓武警用動刀動槍等極端做法去處置人民內部矛盾反而使「各種群體性事件數量明顯增多,規模不斷擴大。」文章還說,「群體性事件往往各種矛盾相互交織,情況複雜,處置難度大。」實際上否定了羅幹的血腥鎮壓做法,和說明為何有時拒絕配合公安行動。

據知,吳雙戰、隋明太的文章是經國防部長曹剛川看過,再由溫家寶、胡錦濤看過後才發表的。

解不開的死結

這樣的文章發表,武警能有希望了吧?沒那回事。12月中旬,中央軍委為汕尾濺血召開的這次擴大會議打成了一鍋粥,怎麼樣?解決了什麼問題?殺了人該負責的沒負責,一切保持原樣,下次再殺人、再動用坦克車、衝鋒槍,再開會掐架,再辭職、再挽留……。這是中共的本質決定的。這個問題永遠也解決不了。

鎮壓人民的責任是誰的呢?應不應該鎮壓呢?鎮壓的後果是什麼呢?這個問題胡錦濤心裡明鏡兒似的,但他決不敢觸及,因為還想十七大上當被世界唾棄的中共的總書記。進了狼窩人還有逃生的欲望,當上頭狼恐怕就忘記當人是什麼滋味了。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