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不克這堡壘!中共決策層準備外逃(多圖)
 
林立
 
2006-2-1
 

包袱太重,無法廉政!
【人民報消息】新華網在2004年10月12日的頭版頭條《貫徹四中全會精神特稿:中國共產黨人的歷史選擇》裡就有這樣一段話:「中國共產黨歷來就是一個勇於追求真理、敢於修正錯誤,善於總結經驗、不斷完善自己的黨,也歷來是一個高度重視自身建設的黨。」

到現在我也不明白,到底中國共產黨勇於追求的「真理」,敢於修正的「錯誤」具體是什麼,用什麼具體措施去不斷「完善」共產黨?

不過,政法委書記羅幹倒是身體力行給了民眾一些答案。他在2005年12月初出現在汕尾,指揮著坦克車衝鋒槍去「完善自己的黨」,而第二天就利用海關免檢、外交豁免權,帶著驚人數額的現金去了阿根廷搞私人投資,不愧是「高度重視自身建設」。

整體來說呢,中共從上至下,都「高度重視自身建設」,前面潛逃的膽子還沒有那麼大,攜帶的贓款數額相對有限,後走的就敢於修正前輩的「錯誤」,果斷的行動,所以收獲甚豐。這就體現了共產黨人「善於總結經驗、不斷完善自己的」特點。

婊子遮羞布下的經驗談


江澤民父子的貪腐要立案審查
雖然對國庫下手如此狠,但畢竟法律、憲法還是塊婊子的遮羞布,在底下怎麼折騰都行,但不能掀開,所以胡耀邦等在八五年二月的中央政治局會議上提出的公開個人和家屬經濟收入的提議,到現在已經21年了,發多少次「廉政文件」都沒人搭理。自從黃金高被判無期徒刑之後,當官的都偷著笑,說這才是上面的條文,自己找門子、蓋章子、開條子、占房子、摟裙子、擲骰子、叼杯子、啃盤子、對上裝孫子、對下當老子,都沒有問題,只有反貪廉政、拒絕受賄、官場跟錯主子,那才會丟位子、進局子。

爭鳴雜誌曾撰文報導,2004年10月15日、16日兩天之內,中共發出了三份有關廉政的文件,包括備受關注的責成幹部公開個人和配偶經濟利益的文件。

貪官在往外擠「牙膏」

2004年10月16日,中紀委、中組部、監察部發出的《關於黨政、公安、司法機關幹部上交、登記收受、轉送的財產、錢財、證券、貴重物品等》的通知文件,自一九九五年三月以來,這已是第五次發出類似的文件了。

自1995年3月第一次下文後,至2004年九年時間,主動上交了僅僅7435萬餘元,外幣合計五百二十二萬七千多美元、證券價值三億三千一百六十餘萬元,各種機動車輛二百二十七輛、金銀珠寶飾物二萬八千三百多件、高檔手錶一萬二千三百七十多塊,住宅九百十七幢。

擠出來的這些「牙膏」還不夠江澤民一次貪污盜竊的多,中共好清廉哪!上交的可不是現金,而是人家送的吃不了喝不完的酒、煙、補品之類的。這在涮老百姓玩兒嗎?

看看人民公僕都幹了些什麼

下面有部分省區上交的財物情況,別笑,您比較一下僅僅2003年至2004年六月底這一年半貪官污吏上交的財物和攜款外逃資金之間有多大差異,您就能回答「中國沒有了中共是更好還是更壞」的問題了。

福建省:上交一百十五萬元人民幣;外幣合計三十五萬美元;機動車二輛,金銀珠寶飾物七十五件。(外逃攜帶資金:365億元)

廣東省:上交三百O五萬元人民幣;外幣合計五十五萬美元;機動車五輛,金銀珠寶飾物四十二件:高檔手錶二十二塊;住宅二幢;獵槍(德國制)一枝。(外逃攜帶資金:1550億元)

江蘇省:上交八十五萬元人民幣;外幣合計八十二萬美元;證券價值二十八萬元;機動車四輛;金銀珠寶飾物四十四件;住宅五幢;俱樂部會員卡十二張。(外逃攜帶資金:140億元)

河南省:上交一百一十萬元人民幣;外幣合計十五萬美元;機動車十輛;住宅十一幢。(外逃攜帶資金:50億元)

山東省:上交七十萬元人民幣;外幣合計九萬五千美元;證券價值二百萬元;機動車二輛;住宅十七幢,遊艇一艘。(外逃攜帶資金:150億元)

河北省:上交一百二十七萬元人民幣,外幣合計二十萬美元;機動車七輛;住宅二十二幢。(外逃攜帶資金:31億元)

今年中秋、國慶節,廣州市黨政幹部上交:月餅一千二百五十多盒;香煙二千條;進口洋煙四百條:紅包(現金)六萬五千元。深圳市黨政幹部上交:月餅六百二十二盒;香煙八百條;進口洋酒一百八十瓶;紅包(現金)五千元。

近期,廣東、福建、江西等省的政法委,竟然提出:凡被起訴貪官,如捐款數能超過所受賄款,即可考慮抵刑期或免予起訴,予以撤訴。其原因竟是該三省的貪污、受賄案積壓太多,致使政法機構壓力太大。而政法委最大的頭兒羅幹一邊在國內鎮壓百姓,一邊瘋狂搜刮民脂民膏,一邊在那些小國購買不動產和生產資源,準備外逃。

中共決策層準備外逃


胡錦濤這表情別對著老百姓!
最近有多個動向表明中共決策層準備外逃。

自從羅幹去阿根廷準備以個人名義購買礦山的消息暴光後,高層準備親自出馬的都不敢貿貿然了,居然讓外長李肇星1月12日左右以「找能源」為名進行非洲六國之行,他出訪的六個非洲國家包括佛得角、塞內加爾、馬裡、利比裡亞、尼日利亞和利比亞。哪兒有外交部長出去找能源的?有消息透露,其實李肇星此次出訪是去為主子鋪後路,找逃亡後的生活「能源」。

去年11月份,高官家屬在市場搶購黃金金條、金幣及九九含量的黃金飾物達五十噸,很多都已經利用各種途徑運出國境。

上海黃金地段住宅大多是公職高幹的福利房,當初他們購進時只付了三、五萬元,但是現在上海高官子女拋售上海黃金地段住宅,賺一千多萬或數千萬元不等,套成現金。上海是江澤民的老巢,過去誰往外跑,掌握著權力的江氏嫡親都不會跑,現在不同了,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初步定調到全國總工會,市長韓正被調到環保總局。政界都知道,除非是身兼數職,否則到這兩個地方都是明升暗降,想往上爬是沒有戲了,仕途就到了頭。

毫無疑問,這不是陳良宇、韓正本身怎麼樣,他們是江氏人馬,江主子不行了,奴才自然沒有飯吃;奴才發生危及了,那是主子出了問題,這是政界的常理。最近江澤民的死黨姘頭陳至立又要出境溜溜,這個動向不能不注意。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