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切!曾慶紅李長春對「新京報」動大手術(多圖)
 
林立
 
2006-1-24
 

中共用手銬扼殺真實的報導!(動向)

【人民報消息】把《新京報》改頭換面決不單純是整頓一份報紙那麼簡單,如果不是和中共的生死存亡能拉上關係,決不會驚動中共中央整個書記處,並有兩個政治局常委曾慶紅和李長春親自出馬。李長春竟然為此下了兩次指示!

去年12月28日,即將過年之時,在主管宣傳口的政治局常委李長春的命令下,中宣部高調宣布改組《新京報》高層班子,四天之後,2006年1月2日,還在過年的節假日期間,殺雞給猴兒看的中宣部就急匆匆向九家報紙提出「勸告」批評指令,並向全國各省宣傳部門,傳達曾慶紅把持的中共中央書記處的有關指示:宣傳部門主要負責人,要親自抓好報紙、電臺、電視臺的政治。出漏子就下臺!

什麼時候,中共這些高官才會在過節期間不忙著享受,而火燒屁股的下什麼指示和命令?難道那些燒屁股的原材料不是中共自己製造出來的嗎?

《新京報》被毀是制度問題

最近查出中央各部違規資金500億,連審計署長李金華都哀嘆是制度阻礙了審計工作。那麼《新京報》強行改組事件不也是制度問題嗎?

李長春負責的宣傳口,僅僅上海、南京、廣州、武漢等地的官方報紙、雜誌廣告回扣已從五成升到八成。保鮮的黨官們都排隊輪候拉廣告。一個版面的廣告回扣相等於二年的薪金。這個李長春地盤的醜聞不是《新京報》揭發出來的。但它是不是制度問題呢?在西方民主國家哪個官敢這麼幹,那是他當官當膩味了。

中共政權第一副主席、政治局常委曾慶紅主管的中共黨校,說是給高官進修用,但不知進的什麼修,反正妓女能在那裏充份利用自然資源。黨官們修來修去畢業時修出了各種症狀的性病。這些曾慶紅管轄內的醜聞可不是《新京報》透露出去的。


把嫖官從床上抓下來才是正事!
儘管曾慶紅高調批評鄧小平的「讓一部份人先富起來」,但是他主管的黨校還是先富了起來。例如,私有企業主可以報讀地方黨校,僅江蘇、浙江、福建三省,就有2000名千萬富豪私企老板申報進省黨校進修。一張政工師職稱的文憑市價100萬元;高級政工師職稱的文憑,開價200萬元。曾本人沒有好處,黨校能如此繁榮娼盛、生意興隆嗎?曾慶紅不可能看著屬下一個個肥肉猛啃,自己餓成瘦幹兒狼。

曾慶紅下令抓《新京報》幹什麼,把黨校那些嫖官都從床上抓下來才是正事,一年也可省下相當數額的民脂民膏。為什麼他不但不做好事,而且還不許別人批評呢?如果不是仗著獨裁制度耍橫,在法制強的國家他敢這麼胡來嗎?借他兩箱尿布!

正因為中共的暴力和謊言是從娘胎裡帶來的,所以講真話的本身就被認為是要「偉光正」的命。很多人困惑不解,「《新京報》的新聞並沒有揭露的非常尖刻啊,只不過在打擦邊球。為什麼往死了整他們呢?」就是因為他們報導了些真事,說了些真話,而真話是可以解體中共的,所以誰說真話都被中共看作是顛覆它的政權。

撤銷《新京報》總編內幕

動向雜誌1月刊透露了撤銷《新京報》總編的內幕。

曾慶紅把持的中共中央書記處下指示:宣傳部門主要負責人,要親自抓好報紙、電臺、電視臺的政治。

李長春就《新京報》事件做了二次批示:《新京報》是哪家報?不能一再出軌道;《新京報》是整頓、解決的時候了,重點是編輯班子。

2005年12月中旬,中宣部找《新京報》總編輯楊斌談話,說了一堆理由,逼他「從新京報整體利益考慮、從個人前途抉擇考慮」,即日提出請辭,另作安排。楊斌當即提出三點反駁:(一)很突然,沒有思想準備,所以不提出請辭;(二)要求組織就不適宜在新聞系統工作及擔任總編輯,能提供原因;(三)我將就事件發展提出申訴。

幾天後,12月22日,中宣部第二次找楊斌談話,對楊斌說:時間不多了,今年一定要解決的。一是自己請辭;如要堅持,則組織來宣布罷免總編輯職務。中宣部把中共的底都給泄了,原來新華網上凡是高官請辭被接受的新聞統統都是假的。


(左起)新京報原總編輯楊斌,副總編孫雪東
和李多鈺(開放)
中宣部又對楊斌說:再給三天時間考慮,也是最後一次機會。在說的眾多理由被楊斌駁回後,中宣部派遣來的人無奈說了一句實話:「《新京報》的問題,主要還是政治方向問題。」並告訴楊斌「中宣部討論研究過幾次,請示了中央領導(指李長春),是鄭重的,立場是鮮明的。」也就是沒有商量的餘地。楊斌是個杠子頭,怎麼啟發都不開竅。

離過新年還剩三天之時,2005年12月28日下午,中宣部副部長李東生,在新京報報社黨組擴大會議上,宣布了三項決定:(一)撤銷《新京報》總編輯楊斌的職務,接受審查,即時生效;(二)停止副總編輯孫雪東、副總編輯李多鈺的職務,接受審查,即時生效;(三)授權《光明日報》編輯部負責《新京報》的正常業務工作,即日生效。

更卑鄙的是,過了十幾個小時之後,12月29日上午,公安部門強行收走了楊斌、孫雪東、李多鈺三位主編、副主編的出境、出國護照和證件!

這不是神經病又是什麼?中共自認非常強大,軍隊也控制在手中,動不動就出動坦克和衝鋒槍殺人,為何面對它管轄下報社的三個手無寸鐵,只擁有筆桿子的文人,會嚇的如此丟魂兒呢?

中共搞分化瓦解

近來,受讀者歡迎的《新京報》分三個階段遭整肅。

12月28日,先整治三位主編副主編,29日《新京報》即有三百多名記者、編輯、職員怠工、罷工、休假,30日,工潮進一步擴大。

再「施恩」給兩位副主編,給他們復職,孤立了主編,並讓聲援他們的全國眾多媒體編輯記者松一口氣,認為中共還沒狠到斬盡殺絕。

隨後在2005年的最後一天,12月31日,中宣部、《光明日報》以工作組的名義,派八十多人進駐新京報報社,找報社的人談話,做分化瓦解的工作。同一天,中宣部下令:禁止各種形式的聲援活動,並要求「警惕外界煽動搞事」。這說明中共的神經依然繃的要斷,你放鬆了不抗議了,它可不敢放鬆。

最後一步,也是預料之中的一步,2006年1月16日,《新京報》召開員工大會,正式宣布新的人事任命案,原「南方報業集團」出身的「新京報」高層人馬,均遭 「掃地出門」,其中包括那兩位復職的副主編,由中共中宣部直接控制的《光明日報》人馬全面接替。《新京報》已經不存在了,雖然那份報還叫《新京報》。隨後,整治全國媒體的高潮開始了。那些以為自己身在其外的人,都面臨「自律」還是丟掉飯碗的問題。每個筆桿子的靈魂都在經受道德和良知的考驗。

這種「打擊一小撮」,最後全體被傷害的手法,幾十年來中共在歷次運動中不斷重覆使用。中共利用人保護自己不想受到傷害的心理,不斷發展這一手法。每個人都想成為95%,不想成為5%的風險人物,甚至還有人想從中漁利而成為中共的幫兇。這在汕尾血案後,中共收買村裡人協助抓捕同鄉的新聞中找到證據。

和高智晟一起返鄉祭母的朋友說了這樣一段令人深思的話:與其你看這一塊盾豎在這裏被那麼多的矛刺,不如多豎起來幾塊,幫他遮擋一下、幫他加加固,才是正理。讓他更堅定的在那兒立著,哪怕能做到這點也就足以了,哪怕您自己不便成為一塊盾牌,但是也不要還反著使勁啊!

偉大民族必須具備偉大的人格

中華民族是個有著五千年悠久文明歷史的偉大民族,之所以偉大是因為在歷史的長河中出現過像岳飛、文天祥等那樣正氣凜然的民族英雄,這些歷史都令世界對這個民族仰視。

而中共的官方最大的網站新華網就在直接出文章,談論讓陷害死民族英雄岳飛的賣國賊秦檜站起來,讓岳飛跪下去的問題。而中共的「三個代表」、賣國賊江澤民盤踞的地方裡,上海藝術館已經讓跪著的秦檜站起來了!這不單純是藝術範疇的問題了,這是對這個民族的定位問題。


上麵人多還是下麵人多?掀翻它!
伴隨高律師回到黃土高坡的朋友們在採訪中留給同胞幾句問話:怎樣來保護高律師?怎樣來保護一個忠魂?怎樣讓我們中華的又一個良心不再遭受像岳飛那樣的迫害?咱們也別談政治,就是一個道義,真的有一天高律師碰到了什麼事情,今天還保持沉默的人我們是不是等於在協同呢?沉默難道不也是殺人麼?

《南方週末》消失了,《新京報》也變成了謊言的喉舌,14億人民怎麼能夠在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上沒有一個說話的地方呢?人民用血汗養活了中共,怎麼倒沒有立錐之地了呢?堅持迫害百姓的中共邪黨才占全國總人口的幾分之幾?!

高律師在《今天的中國需要有聖人心態的人》這篇文章中說:未來的希望還是每個人從自身做起,因為它是一個很大的概念,但是呢,你期望誰去做,你期望誰去做……,最成功的做法就是你期望你自己開始做。

讓我們從自我做起,使中華民族在炎黃子孫純淨自己的過程中再次成為世界仰視的偉大民族!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