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兒看!《同一首歌》售票精彩紀實
 
鄂新
 
2006-1-21
 
【人民報消息】現在《同一首歌》售票處特別忙碌,售票員改行任接電話員,除了退票的就是詢問的。

目前最新情況,原計劃參與23日演出的演員有35多位歌星,但現在只約有5位。

下面是三位網友打電話給《同一首歌》訂票處的。您看看,1月23日殃視的晚會還能不能開成。

第一位是網友「美氏」給俺透露的情況

電話響了兩下,便有一位男售票員接:餵……

美氏態度和藹、聲音悅耳:請問是《同一首歌》訂票處嗎?

這句話應該沒威脅到誰吧?

不知為什麼,售票員突然氣短,語無倫次的說:不是……是,是。

天底下有售票處這麼答話的嗎?

美氏繼續以優雅的語氣問:我想買票,可網上說票已經賣完了,請問還有嗎?

售票員回過神兒來,大喘了一口氣說:有,有啊。

美氏困惑的問:為什麼有票,網上卻說票已經賣完了?

售票員的神經又繃緊了:你是要訂票,還是要談政治?要談政治請找我們老總談,我只是工人。

美氏說:我要訂票,不談政……

喀喳,售票員掛了電話。

第二位是正在學習中文,對中華民族文化很有興趣的西人薩迪婭給《同一首歌》訂票處打電話的情況。

薩迪婭操著不生不熟的國語:喂,逆嚎(你好)。

售票員聲音有點緊張:喂,你好。

薩迪婭:嫌省,誘沒誘嫖(先生,有沒有票)?

售票員松馳下來:女士,聽你的聲音好像不是中國人?

薩迪婭認真的說:是,我不是中國人。我學過中文。我喜歡中國文化。

售票員聲音裡略帶笑意:哦,有票,你預訂幾張票?

薩迪婭:我要預定兩張。

售票員:你要多少錢一張的?

薩迪婭突然想起什麼:噢,對了,我聽到了,有關《同一首歌》的負面消息。是真的嗎?

售票員聲音立刻慌張起來:沒,沒有這種事兒!

薩迪婭:你……

只聽得電話喀喳,掛了!

第三網友「小草」也公開了與《同一首歌》售票處的部份通話記錄

小草:《同一首歌》訂票處嗎?

操有東北口音的售票員警惕的問:你的電話不是本地的。你是哪裏來的?

小草:我是外州的,想訂票。和幾個朋友一起來。

都是哪裏的朋友,是中國人嗎?──售票員不趕緊賣票,當起了偵查員。

小草沒有被鎮住,喘氣還順溜兒,說:這麼大的事情哪能只邀請中國人,還有幾個老美。給他們上點中國文化課,要不然他們不知道中國政府是什麼樣的?

售票員沒聽出最後一句話的弦外之音,用招攬生意的誇大口氣說:這次來了好多大腕。你要訂幾張票?

小草緩緩的說:不多,最少也得十來個人,老美看新聞說FBI要調查你們,就特感興趣,非要看看FBI是不是會在演出時抓人,說這機會可不能錯過……

售票員聲調陡然提高了八度:我是工人,不是老板。這事和我沒關係,他欠我們工資沒有發,我們恨他。我是臨時找來工作,根本不了解情況。

小草不緊不慢:我沒說什麼,也沒問你,你別急。

售票員自語的說:報紙和電視我都看了,這裏也亂套了,他們和我無關,我只是工人,今天都是問這事的,都100多通電話了。這次是完了!

小草勸慰道:怎麼完了?沒事。FBI 和 IRS不會抓你,頂多是找你問個情況,把你當個證人,主要犯罪嫌疑還是主辦人。你擔心什麼?

售票員顯然安心多了:不擔心,我是個工人,臨時找工作剛來的。

小草:票賣了多少了,還能賣出去嗎?

售票員悄聲說:今天都是退票的,要不就是問情況的。

緊接著,他低聲急迫的問:大哥,看你挺懂法律的,我問個事,FBI 不會先抓我吧,我是個工人。工資還沒領吶!

小草思索了一下,說:實話說,這個我真的也不懂,不過估計你沒什麼大事情,FBI 找你也是詢問情況,只要你如實坦白就行,要是你說謊,萬一被別人揭露了,你就有做假證的罪行了。那時候就不好說了。

售票員著急起來:他們吵架的事也問嗎?我記不住那麼多。

小草在美國時間久了,一動就想到律師:美國這事都沒準,問什麼誰也不知道,不過你需要先找律師,讓律師幫你。

售票員差點兒沒哭出來:我還沒賺到錢,還要花錢找律師?

小草謹慎的說:你自己決定,我只是在電話上和你談談個人看法,至於怎麼辦……你怎麼辦都行,自己去決定吧。

售票員聲音帶著感激:知道,知道,謝謝大哥!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