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點豈能溶化?中國的問題不是反貪問題(圖)
 
青晴
 
2006-2-1
 



勇士智斬赤龍(瓦塔納/美國)

【人民報消息】《新京報》的靈魂被抽走了,剩下的不只是一個空殼,比空殼更可怕的是鑽進去了一個專說瞎話的惡魔。《冰點》大受讀者歡迎的原因是因為人民渴望聽到真話,哪怕一點點也好,所以中國青年報要求想訂閱《冰點》周刊的客戶必須訂閱中國青年報。靠著《冰點》這個周刊招攬客戶,沒有人感到慚愧和不安,因為「偉光正」從來沒有生產過任何一件東西,整個政權機器卻把握在它手裡,它動輒還使用坦克車和達姆彈炸子兒對付養活它的老百姓,這就是中國的冰點。

《新京報》沒有了靈魂,1月25日《冰點》乾脆被勒令停刊,哪怕留一個軀殼給民眾一點點幻想呢,中共都不給留下。中共不倒,人民心中的冰點豈能溶化?

中國的問題不是反貪問題

在剛剛過去的2005年,年度的三十九次政治局全會中,有十次是有關黨的建設和反腐敗斗爭工作。

胡錦濤在會上說:黨的工作面臨著若干嚴峻問題和危機,最突出、最複雜的是黨的建設、反腐敗斗爭工作和「三農」工作。

胡錦濤還說:從源頭上卡住腐敗,是黨在社會主義建設時期能不能得到人民擁護的原則大問題,不能回避,也無法回避,黨的建設和反腐敗斗爭工作正處於生死存亡的關口。

其實,不是「反腐敗斗爭工作處於生死存亡關口」,而是中共處於生死存亡關口,中國的問題不是反貪問題,而是鏟除中共的問題,消滅共產獨裁專政的問題。這個問題胡錦濤不是解決不了,他可以另立新黨,但讓一個「狼孩」恢復人的思維和行為狀態,那是真難哪,更何況他已經經過幾輪廝殺成了狼窩裡的頭狼!

陳至立是一條惡狼

《冰點》停刊的導火線與中山大學哲學系教授袁偉時最近發表的的文章直接相關。袁偉時在文章中說,「20世紀70年代末,在經歷了反右派、大躍進和文化大革命三大災難後,人們沉痛地發覺,這些災難的根源之一是:「我們是吃狼奶長大的。」20多年過去了,偶然翻閱一下我們的中學歷史教科書,令我大吃一驚的是:我們的青少年還在繼續吃狼奶! 」

中學歷史教科書是陳至立管轄的範圍,前年就要在中學歷史教科書裡加上江氏賣國貨色,把岳飛、文天祥從民族英雄裡除掉,並且要把賣國賊秦檜樹立起來。袁教授說的一點也不錯,我們的青少年還在繼續吃狼奶!

翻翻中共的建黨史、和當政後的各次整人運動,就知道袁教授一針見血,戳到了中共的痛處。中共叫起來像狼,走起路來像狼,吃起人來連骨頭渣都吞進去,它就是狼!

中共揮刀斬斷自己喉嚨

中共五中全會前後,中共管制媒體、封鎖網絡、鎮壓基層維權等等,其中《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管理規定》就把政治、經濟、軍事、外交等等一切社會公共事務的信息和評論都一律歸為「新聞」,而新聞被中共規定不准各網站撰寫,也不許發表任何評論,只許轉載中共自己為自己寫的讚美文章,如此一來,每個人刊登的任何一個字都被視為「違法」,所以《冰點》被封殺時,人們的心情降到了冰點。

在中國大陸,因敢於報導一些官方媒體從不報導的腐敗、上訪等案件,而在民間享有盛名的多家媒體均遭整肅。從《南方週末報》、《河南商報》到《百姓雜誌》、《新京報》,均被換血或攔腰斬斷。每次的事件都使部份受蒙蔽的人憤慨、覺醒,他們發現中共不是越來越有希望了,而是越來越壞、越惡了。所以,中共的整肅是對自己的一次次重殘,製造了自己生存的一次次危機!

中國問題不是反貪問題

為了迷惑,中共豎起了反貪的大旗,時不時丟出一個貪官去,讓人們對它產生一點點希望,以為中共是可以改好的,要給它一些時間。其實中國問題不是反貪這麼簡單的問題,而是社會制度的問題,是要獨裁還是反獨裁的問題。是要思想自由還是把思想交給中共去擺布。

正像高智晟律師所指出的那樣:它們正在「測驗」著我們,確確實實在測驗著我們,它們一刻不停的、在我們想不到的地方、想不到的過程中測驗著我們的底線。中共目前赤裸裸的擺出:要麼你死,要麼你閉嘴!瘋狂到如此程度,中共的路豈不走到了頭?

揭露中共是解決中國問題的最好辦法

無論中共用何種卑鄙無恥的手段去恐嚇、利誘,都不要溶化你心中的冰點,與之同流合污。為了不再有《新京報》被換魂,《冰點》被砍殺,唯一的做法就是把中共所有的罪惡都暴露在陽光下,這是和平解決中國問題的最好最有效的辦法。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