掐起来了!武警司令炮轰周永康 胡两手掰不开蒜(多图)
 
萧良量
 
2006-2-6
 

武警司令和公安部长互殴!(争鸣)

【人民报消息】 武警司令吴双战和公安部长周永康掐起来了,武警政委隋明太也协同作了战!

公安、武警系统是中共维持“和谐” 社会的两大必不可少的工具,连这俩大工具都和谐不了,中共的命运危矣。

武警是后娘养的,公安是心头肉

在中共里,除了胡锦涛对付不了的罗干外,还有一个耍横的,是政治局委员、公安部长、流氓强奸犯周永康,周自称是江泽民老婆的亲侄,所以武警是后娘养的,公安是中共正房的心头肉。奇怪的是公安部长周永康兼任武警最大的官儿「第一政委」,自己的手心手背还有什么可区别对待的吗?可见武警地盘周永康玩不转,就象胡锦涛20天对军队发五令还等于没发一样。


公安部长周永康和武警司令吴双战互骂(争鸣)
武警司令吴双战愤怒指出,武警部队在公安、警察把事态恶化或把局面搞失控时,揩屁股的事就交给武警做恶人,当所在地方党委、政府下令出动维持秩序时,武警就要奉命出动。例如2005年,武警部队被命令出动了二万一千零七十六次维持秩序,在执行任务中伤亡八百十八人。

而在待遇上,武警部队的待遇和地方部队和公安部队享受的公职人员待遇相差天壤之别。武警士兵月津贴仅五十元、八十元,公安警察月薪加津贴为二千五百至六千元。公安警察还另有奖金、补贴和“非正常”收入(老百姓称警察比黑社会还黑)。

例如,去年九月中旬,温家宝、曾庆红先后到深圳视察期间,深圳公安以此为借口连续搞了十天扫黄打黑,搜查了一千七百多间桑那、酒吧、夜总会,下令「不能出命案,其它小心办」。有些老板们又向公安进贡「关照费」一万至二十万,以求照顾。

又例如,深圳市桑那浴室已突破2000家,有十五万名按摩小姐,注册的只有一百家左右。每天顾客六十万至八十万。每间桑那浴室要生存,就得向主管派出所警察送上三至十万元慰劳金。2000家桑那浴室得送多少钱?撑死那些警察!

据争鸣杂志2月刊报导,一月十四日,中山市三角镇五百多名村民抗议当局侵吞徵地补偿金,堵塞京珠公路南山路段,中山市公安局出动百名警察驱散不果,驻当地武警二大队三中队拒到现场,坚持要省武警总队有指示才出动。去年武警部队在执行任务时和公安发生冲突一百二十多次;武警部队官兵,因各种原因脱队的有七千三百多人。武警司令认为周永康欺人太甚,中央一碗水端的太邪。

武警司令炮轰周永康

因为江泽民把周永康提拔为国务委员、公安部长、武警第一政委,横跨公安武警两个领域,权力压着武警司令员吴双战和武警政委隋明太,所以两位对顶头上司周永康的贪腐问题和强奸丑闻更是耿耿于怀。

2005年12月6日汕尾溅血,12月中旬,中央军委召开扩大会议。周永康不敢提他的顶头上司罗干去亲自指挥镇压,专拣软的捏,一上来首先指责武警在处置突发事件时犯了三大错误:(一)没有正确把握处置的方针:(二)没有和地方党委、政府建立好情况通报关系;(三)没有和地方公安、保卫部门协调好,分工合作执行任务。

周永康把轰动世界的汕尾流血惨剧责任完全算到武警头上,也就是放在吴双战和隋明太头上。难道周流氓不是武警最大的头儿吗?早就憋了一肚子火儿的武警司令员、政委立即对周永康反击。


吴双战和隋明太向周永康开炮(争鸣)
周永康话音刚落,武警司令员吴双战气的拍桌子,当即对着周永康开炮,句句命中目标:(一)身为公安部长、公安警察,你的职责是干什么的?(二)社会治安恶劣,公安警察在干什么?(三)社会各界对公安的劣评,你有没有反省?(四)当年你向人大承诺严治公安,现在已经三年了,拿出什么向人民交待?(五)当前社会矛盾,群体抗争事件的复杂性、突发性,有多少能掌握?(六)如果武警在处置群体抗争、骚乱中有大失误、大失责,你身为武警第一政委,要承担政治责任,要向组织有个责任交待!

在周永康张嘴舌短时,武警政委隋明太腾的站起来协同作战,他质问道:「黑社会势力猖獗,公安部长不掌握吗?一千万人在色情场所,三千万人在吸毒,五千万人参赌(社会上对此简称为「一、三、五」),公安部长在干什么?」说到这里,他差一点喷出来两个字──公安部长在「强奸」!

最后,气糊涂的武警司令吴双战才想起翻出周永康任中国石油天然气公司总经理和国土资源部部长时的贪污旧账。主持会议的中央军委副主席曹刚川对周永康的臭事也早有所闻,所以客客气气劝阻双方「熄火」。所有与会者都斜眼看周永康,一位事后说:这小子的脸居然没有红一阵白一阵,颜色还挺正常咧。

吴双战、隋明太双双请辞

会后不久,吴双战、隋明太两人双双提出请辞报告,说没法在周永康的领导下工作。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曹刚川亲自做工作,要求吴、隋收回请辞报告。曹刚川劝说他们要坚守地盘。郭伯雄说,你们不干,正好称了周永康的心,他趁机派上自己人,势力再大了就更不好对付了。

矛头对着罗干


屠夫罗干(djy)
武警司令员吴双战表示:面对规模性群众各种诉求和抗争事件,基本上是人民内部矛盾,是受到不公正、不合理对待,是因为受到压制,而争取行使宪法权利、争取合法利益。基本上,群众抗争活动,社会上大多数人是同情、支持的。如果政府在第一时间不作出正确判断、不处理好,矛盾激化、失控,武警在处置上就很被动。矛头直指罗干。

会后半个月,2006年1月5日,吴双战、隋明太在中共党刊《求是》杂志上发表文章,其中谈到让武警用动刀动枪等极端做法去处置人民内部矛盾反而使「各种群体性事件数量明显增多,规模不断扩大。」文章还说,「群体性事件往往各种矛盾相互交织,情况复杂,处置难度大。」实际上否定了罗干的血腥镇压做法,和说明为何有时拒绝配合公安行动。

据知,吴双战、隋明太的文章是经国防部长曹刚川看过,再由温家宝、胡锦涛看过后才发表的。

解不开的死结

这样的文章发表,武警能有希望了吧?没那回事。12月中旬,中央军委为汕尾溅血召开的这次扩大会议打成了一锅粥,怎么样?解决了什么问题?杀了人该负责的没负责,一切保持原样,下次再杀人、再动用坦克车、冲锋枪,再开会掐架,再辞职、再挽留……。这是中共的本质决定的。这个问题永远也解决不了。

镇压人民的责任是谁的呢?应不应该镇压呢?镇压的后果是什么呢?这个问题胡锦涛心里明镜儿似的,但他决不敢触及,因为还想十七大上当被世界唾弃的中共的总书记。进了狼窝人还有逃生的欲望,当上头狼恐怕就忘记当人是什么滋味了。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