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清」大揭密!十幾億人口的疑問壓死毛澤東(多圖)
 
林立
 
2006-2-7
 

毛澤東自稱皇帝(爭鳴)
【人民報消息】從那個年代走過來的人誰能想到,毛澤東發起一棍子打死一大片的「四清」運動,其實僅僅是為了搞掉威望高於自己的劉少奇,鞏固自己在黨內的絕對權威,而這卻是以五百多萬人遭殃、死亡為代價的。

自從共產黨在中國落地,中華大地有了這個叫「中國」共產黨的癌瘤後,中華民族的災難接踵而來。內斗外斗、與天斗與地斗與人斗,中共掌握了政權以後,就開始了殘酷的斗爭。

常常聽見有人說,共產黨開始還是挺好的,只是後來那些幹部貪污了、腐敗了、淫亂了,現在變壞了。其實是因為中共一直在掩蓋著它的罪惡發家史,人民根本不知道中共到底幹過什麼。如果那些事情都抖落出來,還原歷史的真實,人們會大吃一驚:原來中共沒有哪個時期好哪個時期壞,它生下來就是個壞種兒。

例如60年代,毛澤東的《為人民服務》《紀念白求恩》和《愚公移山》人人背的滾瓜爛熟,誰會想到給毛修建14個豪華行宮的建築師、設計師和工人們一個沒逃過,都在最後一次的「慶功會」上被毒死。還有,被美化成「人民的好總理」的周恩來簡直被渲染成「完美」的化身,其實他連自己的救命恩人,以及朋友臨終托的孤兒都下令殺害,誰會想到周恩來竟是個殺人不眨眼的魔鬼。


批斗和尚,和尚被迫拉起侮辱佛經的字幅!
從中共目前「解密」的材料來看,也不過是撓皮噌癢,例如餓死人的年代,解密的只是「18個縣」餓死3000余萬人,這可不是全部餓死人數,中國有多少縣哪,到底全國死了多少人,中共政權不敢統計,底下官員不敢上報,所以永遠是迷!

爭鳴雜誌2月刊羅冰撰文披露了中共解密的另一次運動,也就是所謂的「社會主義教育運動」,起初農村叫作「四清」和城市叫作「五反」。後來統稱「社會主義教育運動」。簡稱「四清」(清經濟,清政治,清組織,清思想)。

誰會知道,這次有532萬7千3百50多人接受批判、「幫助」和自我檢查;在城市有4128人被迫害致死;在農村有7萬3千4百32人被迫害致死的「四清」運動,竟是中共總書記毛澤東要整倒時任中共政權主席的劉少奇!

那時,黨政分開,不象現在這樣一個人手握黨政軍三大權,而且那時主席比總書記、省長比省委書記、市長比市委書記職權大。

毛澤東地位危機引發動亂

1958年毛澤東發動「大躍進」失敗,造成1959至1961年中國空前的大饑荒,餓死三千萬人。1962年1月中共中央召開7000人大會,此時劉少奇的權勢上升和毛澤東的地位危機成了正比。因此毛決心利用運動搞掉劉少奇。

為了掩飾自己的陰謀,運動從基層開始,整的是基層幹部。但逐漸人們就發現,重點變成了是抓「黨內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並且要從下往上層層抓後臺。為了抓出劉少奇,毛澤東煞費苦心,把整個民族都拋進了攪肉機。

從1962年下半年起,毛處心積慮,通過他平空臆造社會上的「階級斗爭」清除和他分庭抗禮並有可能取代他領導地位的劉少奇。這就是毛一手發動的「社會主義教育運動」的根本目的。

為搞掉劉少奇進行了三年「四清」

為搞倒劉少奇的「四清」運動,進行了整整三年,毛澤東使中國農村(包括部份城市)斗得道德淪喪,而這正是每個民族賴以生存的根本和靈魂。

據中共已解密的社會主義教育運動檔案摘要:

1962年9月24日至27日,中共八屆十中全會在北京召開。

毛澤東在會上作了《關於階級、形勢、矛盾和黨內團結的問題》的講話,他指出:「在整個社會主義歷史階段中,資產階級都將存在,並存在資本主義復辟的危險。階級斗爭必須年年講、月月講、天天講。」「我請同志們要清醒地看到,單幹風、翻案風、黑暗風,三股黑風正向無產階級發動進攻。三股黑風都有後臺。」說的就是劉少奇。

在多數人提出:「不要因強調階級斗爭而放鬆經濟工作」時,毛澤東又提出:「要保護少數。在複雜的政治氣候下,少數是受壓的,受壓的往往是馬克思主義真理。」說的少數就是自己。

1963年2月11日至28日,中共中央在北京舉行了中央工作會議期間,討論了城市「五反」運動(反貪污盜竊、反對投機倒把、反對鋪張浪費、反對分散主義、反對官僚主義運動)。


階級斗爭,一抓就靈!(爭鳴)
會上,毛澤東說:「共產黨的哲學是斗爭的哲學。我們生活在階級社會。」「階級斗爭,一抓就靈!」3月毛澤東批示:「階級斗爭有分黨內外嗎?注意:右傾正搶占陣地。」拒絕暫緩在非黨員和機關、團體中開展「五反」運動的建議。

5月2日至12日,毛澤東開會制訂了《關於目前農村工作中若干問題的決定(草案),簡稱「前十條」。5月20日發表時指出:「當前中國社會中出現了嚴重的尖銳的階級斗爭情況」,「資本主義勢力和封建主義勢力正在對我們猖狂進攻」。要求:「重新組織革命的階級隊伍」,「開展大規模的群眾運動,堅決打退資本主義和封建主義勢力的進攻」,「在嚴重的尖銳的階級斗爭第一線,選拔和培養黨的優秀幹部。」

各地發生自殺事件

1963年8月、9月、10月,各地都發生了自殺事件。機關、企業、公社、大隊都搞「專政」隔離室、拘留所。山西、陜西、安徽、江西、湖北等地都發生了地主、富農子女全家自殺事件。機關、企業的「五反」運動,抄家面已擴散。但離理解毛澤東整劉少奇的本意相差何等遙遠!

1964年5月15日至6月17日,毛澤東提出:「農村、城市搞四、五年,不要急急忙忙收。城市五反,要增加劃階級的內容,是階級社會就有階級區分。」毛實際上指劉少奇是資產階級總代表。但當時沒有幾個人理解。


「四清」運動500多萬人無辜遭殃!
7月15日,毛澤東在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說.「不要提收,政治上批判嚴,火燒一下怕什麼?你是正的、清的,火燒一下也有好處。在文化、文藝、學術、教育、理論界,我們提倡要引火燒身。」此時毛已經急到理智不清了,不但要批判,還要求被批判者自己玩自焚。自己燒死自己那省毛澤東多少事!

1964年12月5日和12日,毛澤東在「四清工作組」的蹲點報告上分別批示,矛頭都對向劉少奇,批示說:「我們的工業究竟有多少在經營管理方面已經資本主義化了?我看不止二分之一,要一個一個地清查改造,主要根源來自上邊。」「官僚主義者階級與工人階級和貧下中農是二個尖銳對立的階級。這些走資本主義道路的領導人,是已經變成或正在變成吸工人血的資產階級分子。」「這些人是斗爭對象,社教運動絕對不能依靠他們。」當時正蹲點的王光美是「四清工作組」組長。

毛澤東憋瘋了

毛澤東根本不在乎誰清不清,他要搞倒的是劉少奇,到了1964年劉少奇依然安然無恙,威望上依然遠遠高過毛,這讓毛澤東憋瘋了。12月24日,毛澤東沒辦法只好把話說的不能再明的地步:「首先要解決領導權問題,然後再解決經濟上的四不清問題。」下面的話說的就更白了:「凡是敵人操縱或篡奪了領導權的地方,被蛻化變質分子把持了領導權的地方,都必須進行奪權的斗爭,要堅持發動群眾。」

三年倒劉的「戰果」

從1963年持續到1965年5月7日,毛澤東三年倒劉的結果由中央書記處向中央政治局提交了總結匯總報告,該報告內容如下:

中央和地方、部門,先後派出工作團(組)13萬5千2百15個,到機關、企業、基層、學校、農村、公社,初步整頓、改組了17萬1千6百20個黨組織班子。

地方機關、企業、基層、學校清查出反黨反社會主義性質聯盟、集體,5千7百60個。組織結論.定性為敵我矛盾的27萬6千2百56人,定性敵我矛盾作人民內部矛盾處理的,55萬8千2百20人。

為了整倒政治對手劉少奇竟牽連了500多萬人遭殃,不,是500多萬戶人家遭殃,說出來誰會相信呢?但毛澤東的目的還沒有達到。於是中國陷入了更大的災難,1965年底毛澤東又發動一場「觸及每個人靈魂的」「文化大革命」,取代了這個從1963年持續到1965年的「四清」運動。

劉少奇之死


劉少奇被批斗
1966年,「文革」開始,一夜之間,劉少奇被打倒了,夫人王光美脖子上戴著乒乓球串成的「資產階級項鏈」,兩人被多次押到萬人批斗會上批斗和毆打。

1967年9月,劉少奇被新築的高墻禁閉在中南海原住處。王光美被關進監獄,子女被趕出家門。同年,劉少奇42歲的大兒子因不堪淩辱臥軌自殺。五歲的小兒子劉源被保姆帶回農村,逃過一劫。

1968年11月24日,病重的劉少奇收到了一個來自中央的特別生日禮物:一個半導體收音機。讓他收聽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反覆播放著的中共中央八屆十二中全會公報。宣布他是「叛徒內奸工賊」,把他「永遠開除出黨」。並把「莫須有」的罪名變得看上去 「鐵證如山」。劉少奇渾身顫抖,頻頻嘔吐,從此,他再也沒有說過一句話。

在最後的六個月裡,癱瘓的劉少奇仍然被綁在木板床上,沒有人幫他換洗衣服,沒有人扶他上廁所,肌肉萎縮,枯瘦如柴,1969年10月,奄奄一息劉少奇被秘密押送到河南開封繼續監禁。11月13日悄然去世。死時白髮蓬亂有二尺長,嘴和鼻子都變了形,火葬按烈性傳染病處理。死者名字是「劉衛黃」,職業「無」。

十幾億人口的疑問壓死毛澤東

一夜之間,劉少奇的靈魂就被毛髮動起來的「群眾」觸及了,從中共政權最高位置成了階下死囚,劉少奇喊道:「我是國家主席!」但後來他沉默了,直到1969年11月13日在河南開封悄然咽下最後一口氣,因為沒有法制的獨裁政權是可怕的,它可以把所有人運動到失去人性。

在「文革」中,毛大大的舒了一口氣,幾年了終於見到了效果,劉少奇被「打翻在地再踏上一隻腳」,再把個人崇拜搞到無以復加的程度, 沒有了對手,毛澤東走上了神壇。誰不小心用刊登毛頭像的報紙包了東西,立刻就被檢舉揭發打成反革命,可那時幾乎每張報紙上都是毛的大幅照片。人們生活在恐懼之中,不是對毛的敬愛之中!


毛把自己捧為「神明」有副作用(爭鳴)
毛澤東的死因竟是那麼富有戲劇性,是因為選中的接班人林彪外逃墜機,無法自圓其說,最後身體迅速垮掉──「紅太陽」怎麼會看走眼呢?十幾億人口的疑問壓死了「高瞻遠矚」的毛澤東。這個難堪讓毛比劉少奇僅僅多活了六年多。毛把自己捧為「神明」,最後群眾用「神明」的尺子衡量毛,把毛衡量死了。這是毛搞個人崇拜之前決沒有想到的「副作用」。

毛澤東的存在使中國上億人民不存在,幾千萬家庭支離破碎。毛匪頭之所以可以這樣運動人民是獨裁專政制度所決定的。毛早已經不在了,但中共的鎮壓運動沒有斷過,而且更加殘忍和公開,這是制度和屬性決定的。現在中共動輒就使用坦克和衝鋒槍與手無寸鐵的冤民說話。所以,盼著中共改變的幻想是天真的,想被中共招安分得一瓢民肉血羹的動機更是卑鄙和殘忍的。

中共自詡是「偉光正」,人民就用「偉光正」的尺子去衡量它,中共豈能不亡?!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