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月十美元 一年供不起一个大学生(图)
 
作者:萧育
 
2006-2-20
 
【人民报消息】从2005年底到2006年初,中共多次出动武警、坦克、冲锋枪镇压大陆各地农民的维权活动,仅以广东省为例,太石村、汕尾东洲村、中山三角镇、云浮县等都出动了武警和枪械镇压农民。

中国的农民是非常温顺,最能逆来顺受的,要不是中共把农民逼得毫无活路可走,农民怎么会起来维权!


陈至立的教育产业化,害苦了孩子和家长们
今年的寒假,大陆有五十多所高校、三千多学生在对农村的社会调查中发现,一个种粮农户就算不吃不喝,一年的收入只有人民币五千多元,而供给一个大学生一年的费用需要一万二千多元,农民一年辛苦劳作的收获,都解决不了一个大学生一年花费的一半。

据南方都市报报导,今年寒假,中国有五十所高校、三千多名学生参加中国扶贫基金会组织的千村万户调查活动,为建立一份「村庄档案」收集材料,学生在调查过程发现真实情况。

一位大学生林永晓在家乡广东汕尾市陆丰县上铺村,选择五种不同职业的家庭作为调查对像,包括教师、干部、菜农、田农及主要以从事副业为主的家庭。

他发现以种粮为主的田农的家境最困难,「完全可以用一贫如洗来形容」。

他算了一笔账,去年家乡的水稻五十公斤是八十五元,如果一亩产五百公斤,一亩地能收入八百五十元,家乡的人均耕地面积比较少,一户平均三亩地左右,一年两季的收入才五千一百元,这还不算生产成本和生活开支,所以对于一些以种田为主要经济来源的农民来说,刚够温饱,更不要说教育投资了。

报导说,一个大学生一年的花费要一万两千元左右。对于汕尾很多农户来说,就算全家人一年都不吃不喝,都解决不了一个大学生一年的花费的一半。

五千元年收入,以一家四口人为例,平均每人一年才一千二百元,一个月才一百人民币,合计十元美元。农民如此一贫如洗,可是中共的官员们却贪污、霸占和无度挥霍人民的血汗钱。


“挣点学费,请点歌吧!”两个四川辍学女童为了
能够上学,在街头献艺
据南方网2004年7月7日讯,广东省吴川市教育局及原17个镇(街)教办仅在02-03年,一年内共挪用挤占挥霍教育经费683.71万元。而广东省化州市教育局截留挪用教育经费1600多万元,滥发奖金,请客送礼。

这只是广东省里二个城市的教育部门的情况,而中共政权从上到下已经烂透,无论哪个级别、那个部门、哪个省份,各级大小官员们都象蛀虫一样毫无顾忌、想方设法贪污、挥霍、霸占人民的血汗钱。中共的高官用公款到境外赌城一掷千金,让日本、台湾的富豪都咋舌;中共一个军长家的厕所装修费就高达19万美元;潜逃海外的贪官污吏卷的款就不止几千万,上亿元的也很多,连美国纽约、洛杉矶等地的高级别墅的房地产价格都被中共贪官们用现金一次付清抢购而一翻再翻;上海现职省部级干部,在沪「休息」、「离退休」省部级或以上干部,仅322人,但每年公费保健、医疗费高达十二亿元,仅「补品」就值三亿五千万元……这还是媒体上报导出来的,不报导的还不知有多少。

而大陆民众因贫困、情感、生病无钱就医等原因自杀,年自杀身亡高达35万多人,平均90秒就有一个人自杀,其中农民占87%。

在大陆农民都是最穷困潦倒的一个群体。所以,农民抗议中共苛政暴政的维权活动不仅仅是广东有,全大陆各个省市地区都有。

温家宝曾在2003年11月的国务会议上说:农民的问题迟迟不能解决,中央是要负主要责任的,在很大程度上动摇了执政基础,冲击、动摇了全局的政治稳定。问题的实质,是农民在政治上、经济上并没有真正取得宪法上的地位。

温家宝说到了根子上,中共是贪官遍地的根源,是大陆老百姓贫穷的根源,是农民活不下去的根源。中共也是造成了国家的动乱的根源。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