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胡都爱不释手!为何张德江一个跟头栽下来(多图)
 
瞿咫
 
2006-2-14
 

为推卸责任,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和省长黄华华打起来了!(争鸣)

【人民报消息】 看了张德江的简历,对于他只有一步之遥就爬到官场峰顶,却来个倒栽葱的下场并不吃惊。

一个顺的不能再顺的履历

1946年11月在辽宁台安出生的张德江,汉族,中共建政时,他差一个月满三岁,到现在为止,受共产党的教育已有56个年头。也许张德江注定要在中共末朝末代时刻出中共的大丑,所以他的仕途顺利的惊人。

按照新华网的报导,1968年,张德江成为吉林省汪清县罗子沟公社太平大队“插队知青”,两年后,即为汪清县革委会宣传组干事、县委机关团支部书记,不但吃上了商品粮,而且掌握了权力。他在“文革”中的表现已经一目了然了。

又是个两年,他被送到延边大学朝鲜语系学习朝鲜语,1978年8月至80年8月被保送去朝鲜金日成综合大学经济系学习,任留学生党支部书记。在朝鲜学习两年毕业回国后,任延边大学朝鲜语系党总支副书记,校党委常委、革委会副主任。1985年4月任吉林省延边州委副书记,1990年10月(江泽民当政)任民政部副部长、党组副书记。

随后三年一跳两年一升,1995年6月任吉林省委书记,1998年任浙江省委书记(江泽民的地盘必须用江氏嫡亲人马),2002年11月接替拍黄丽满马屁的李长春,任中共广东省委书记。

张德江只在第十四届做了一届中央候补委员,十五届当了一届中央委员,十六届就被江泽民迫不及待的送进中央政治局当委员。曾庆红在十六大前当了几年政治局后补委员,上边讨论了五次都没把“候补”帽子去掉,张可比曾庆红牛太多了。

一进广东省就死定了

外边人想一进广东省就当指挥棒,那就死定了。

李长春去广东当省委书记时,广东省的头头们大为恼怒,认为江泽民根本不信任广东本地人,深圳已经让江把姘头黄丽满空降霸占了,广东省委书记还要从外面找,这纯粹是监视他们,恶心他们。


黄丽满疯头不再!
2002 年10月,在江泽民的授意下,时任广东省委书记的李长春在省委组织部管辖的刊物《广东支部生活》上刊出了一篇文章,大谈江泽民的假“遗孤”问题,这期杂志发行量竟高达近两百万册,远远超过当时发行最红火的《南方都市报》两倍。省委的人议论纷纷。一个月后,2002年11月中共十六大上,为江泽民漂白出身有功的李长春就被提拔进了政治局常委会。李长春离开广东后,《广东支部生活》干脆被宣布停刊。可见拍江马屁的人在广东不受欢迎。

广东省的地方主义非常严重,开会都说广东话,外省干部听不懂拉倒,没人搭理你。浙江省委书记张德江是2002年12月被江泽民点名去广东接替李长春留下的“乱班子”的。他一听去广东就两腿战战,表示有畏难情绪。但不能不去。

中共净搞笑

张德江注定不会把广东搞好。广东,尤其深圳是邓小平改革开发的试点,是中共让先富起来的地方,江泽民把派到北韩学经济的张德江安插到广东当第一把手,用北韩的办法统治西方模式的省份,真乃是名符其实的“南辕北辄”,因此张德江有了个溺称“张北韩”。

看了张德江的简历就知道,中共派到北韩学经济的还不只他一个,因为他是留学生支部书记。全世界都知道金日成活着时挥金如土,朝鲜人民穷到天天盼他过生日,因为那天每人可以分到两个鸡蛋!

这样靠中共豢养的独裁政权有什么“经济经验”可以传授呢?原来,北韩太难打进去了,所以只有用留学生的方式可以近距离侦察。说难听点,“张北韩”就是派遣的特务。别认为特务都是戴着墨镜满街晃的,那是孙子辈儿的小特务。

曾庆红给张德江下绊儿

派张到广东,是江泽民属意培养他为胡温后一代的核心层。当时江泽民对张德江说:中央重托,到新地方去熟悉锻炼;要打破广东省积压的山头主义、地方主义;用三年的时间,在“法治”上能有新气象,关系重大。

三年时间在“法治”上能有新气象?共产党独裁统治了56年多,哪里有过“法治”,这就是要把张德江吊到烤炉里烧成脆皮鸭!

2003年4月,不知曾庆红出于何居心,把江对张的三点要求,在广东省委常委会上捅了一下。把省委的人气的脸色发青:我们广东成了你们升官的垫脚石,坏的都是我们的,搞好了都是你的。那你就好好搞吧!

作恶多端 仕途嘎然而止


孙志刚在收容所被殴打致死
张德江从浙江调到广东的三年多,广东出了几件震惊世界的大事,例如整肃媒体,把《南方周末》和《21世纪环球报道》给砍了;把《南方都市报》的主编、总经理下狱;孙志刚被公安毒打致死,有人命的公安派出所居然被评为最佳派出所;随后是几次对要求合法权益的农民的镇压,其中太石、汕尾和中山的血案使张德江最抢媒体的风头。过去有几个中国人知道张德江的,后来可不得了,他成了政治明星,坏事越干越多。

据争鸣杂志2月刊报导,近期广东发生了数十宗的百姓抗争受到镇压并造成流血伤亡事件,在国内、国际造成了影响,如湛江事件、东莞事件、惠州事件、汕尾事件,以及一月十三日发生的中山事件,都造成了伤亡。

一月十五日,在广东省省委常委会上,张德江就广东省近年来发生若干社会、经济等特大事件,被迫作了自我检讨。虽然嘴上说要承担政治责任,但会议进行了长达五个多小时,都是把手电筒对准在座的其他省领导,张德江在会上愤愤不平的说:到广东工作三年,我接受广东问题非一日之寒的说法,但问题的要害在于省委。我们可以自问:为什么政策、措施不能有效贯彻、执行?为什么政治、社会突发事件不断发生?为什么领导干部队伍在社会评价中处于低点?为什么社会秩序、治安长期恶劣?为什么广东“三黑”能横行?

这些个为什么并没有使他逃脱责任,不但在广东挨批五个多小时,而且为了汕尾血案去北京做了口头检讨,但在政治局会议上未获通过。一月十七日,张德江正式递交了辞呈。

一路顺利爬上来的张德江眼看十七大要进中共最高决策层,结果突然一个跟头栽下来,结束了政治生命。这不是江泽民的本意,也不是胡锦涛的本意,那么到底是谁把张德江的仕途给堵死了呢?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