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月十美元 一年供不起一個大學生(圖)
 
作者:蕭育
 
2006-2-20
 
【人民報消息】從2005年底到2006年初,中共多次出動武警、坦克、衝鋒槍鎮壓大陸各地農民的維權活動,僅以廣東省為例,太石村、汕尾東洲村、中山三角鎮、雲浮縣等都出動了武警和槍械鎮壓農民。

中國的農民是非常溫順,最能逆來順受的,要不是中共把農民逼得毫無活路可走,農民怎麼會起來維權!


陳至立的教育產業化,害苦了孩子和家長們
今年的寒假,大陸有五十多所高校、三千多學生在對農村的社會調查中發現,一個種糧農戶就算不吃不喝,一年的收入只有人民幣五千多元,而供給一個大學生一年的費用需要一萬二千多元,農民一年辛苦勞作的收獲,都解決不了一個大學生一年花費的一半。

據南方都市報報導,今年寒假,中國有五十所高校、三千多名學生參加中國扶貧基金會組織的千村萬戶調查活動,為建立一份「村莊檔案」收集材料,學生在調查過程發現真實情況。

一位大學生林永曉在家鄉廣東汕尾市陸豐縣上鋪村,選擇五種不同職業的家庭作為調查對象,包括教師、幹部、菜農、田農及主要以從事副業為主的家庭。

他發現以種糧為主的田農的家境最困難,「完全可以用一貧如洗來形容」。

他算了一筆賬,去年家鄉的水稻五十公斤是八十五元,如果一畝產五百公斤,一畝地能收入八百五十元,家鄉的人均耕地面積比較少,一戶平均三畝地左右,一年兩季的收入才五千一百元,這還不算生產成本和生活開支,所以對於一些以種田為主要經濟來源的農民來說,剛夠溫飽,更不要說教育投資了。

報導說,一個大學生一年的花費要一萬兩千元左右。對於汕尾很多農戶來說,就算全家人一年都不吃不喝,都解決不了一個大學生一年的花費的一半。

五千元年收入,以一家四口人為例,平均每人一年才一千二百元,一個月才一百人民幣,合計十元美元。農民如此一貧如洗,可是中共的官員們卻貪污、霸占和無度揮霍人民的血汗錢。


「掙點學費,請點歌吧!」兩個四川輟學女童為了
能夠上學,在街頭獻藝
據南方網2004年7月7日訊,廣東省吳川市教育局及原17個鎮(街)教辦僅在02-03年,一年內共挪用擠占揮霍教育經費683.71萬元。而廣東省化州市教育局截留挪用教育經費1600多萬元,濫發獎金,請客送禮。

這只是廣東省裡二個城市的教育部門的情況,而中共政權從上到下已經爛透,無論哪個級別、那個部門、哪個省份,各級大小官員們都象蛀蟲一樣毫無顧忌、想方設法貪污、揮霍、霸占人民的血汗錢。中共的高官用公款到境外賭城一擲千金,讓日本、臺灣的富豪都咋舌;中共一個軍長家的廁所裝修費就高達19萬美元;潛逃海外的貪官污吏卷的款就不止幾千萬,上億元的也很多,連美國紐約、洛杉磯等地的高級別墅的房地產價格都被中共貪官們用現金一次付清搶購而一翻再翻;上海現職省部級幹部,在滬「休息」、「離退休」省部級或以上幹部,僅322人,但每年公費保健、醫療費高達十二億元,僅「補品」就值三億五千萬元……這還是媒體上報導出來的,不報導的還不知有多少。

而大陸民眾因貧困、情感、生病無錢就醫等原因自殺,年自殺身亡高達35萬多人,平均90秒就有一個人自殺,其中農民占87%。

在大陸農民都是最窮困潦倒的一個群體。所以,農民抗議中共苛政暴政的維權活動不僅僅是廣東有,全大陸各個省市地區都有。

溫家寶曾在2003年11月的國務會議上說:農民的問題遲遲不能解決,中央是要負主要責任的,在很大程度上動搖了執政基礎,衝擊、動搖了全局的政治穩定。問題的實質,是農民在政治上、經濟上並沒有真正取得憲法上的地位。

溫家寶說到了根子上,中共是貪官遍地的根源,是大陸老百姓貧窮的根源,是農民活不下去的根源。中共也是造成了國家的動亂的根源。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