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菊與其女婿親家相互殘殺(多圖)
 
姜青
 
2006-2-15
 
【人民報消息】中國有句富有哲理的話是「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從黃菊的女兒和方李邦琴的兒子結婚的11年來看,真應了這句話。這兩家的貪婪被中共利用到了極致。黃菊命在旦夕,親家被FBI調查,以後還不知會出什麼事。

1995年,黃菊在舊金山留學的女兒黃凡嫁給了1961年出生的方以偉。這一下方家在舊金山就抖起橫兒來了。

黃菊的窮親家整天淚水不斷


方李邦琴在中共的泥潭裡越陷越深
方以偉的父親方大川,是隨國民黨逃到臺灣去的上海人,於1952年前往美國加州大學柏克利分校學習新聞,後來轉學印刷。1960年與上海來的李邦琴結婚。1961年一生坎坷的方李邦琴,生下了長子方以偉。兩個窮對窮,一直在困苦中掙扎。婚後李邦琴與在臺灣長大的方大川都在外打工維持生活。

方大川曾經擔任過孫中山早年創辦的僑報《少年中國晨報》主編,但沒掙到幾個錢。結婚近20年,1979年專業印刷的方大川才在美國創辦了第一份英文的亞裔報刊──《亞洲人周刊》。因為付不起印刷費,方以偉回憶說,七歲他就幫助媽媽在家庭小作坊裡幫忙印報紙。

80年代末,方家依然窮苦,在唐人街開的一個餐館因為沒兩個人去吃飯也面臨倒閉,可餐館的房子租約沒到期,還得尋求接手的人。那時方大川身體欠佳,孩子還小,又缺錢,方李邦琴面對各種賬單整天淚水不斷。

1992年方大川去世,家裡的精神支柱沒有了,方李邦琴的日子更加艱難,她晚上哭,白天不能不四處鉆營,尋找出路。沒想到還真是「白貓黑貓,抓住黃菊這耗子的就是好貓」。現在報導說方李邦琴當年是「著名女強人」,那是因為她在舊金山抓住了上海市委書記黃菊的女兒。黃菊撐住了她的斷腰。其實黃凡沒嫁給方以偉之前,方李邦琴的名聲連舊金山唐人街都沒轉悠開。

一個黃方兩家都得便宜的機會

九十年代初期,江澤民剛從上海到北京上任,說是掌握了黨政軍大權,但鄧婆婆還在頭頂上任意拉屎撒尿。黃菊接替了江澤民的上海市委書記一職,再折騰也不敢出大圈兒,怕鄧小平的橋牌裡出沙塵暴。黃菊的女兒當年去舊金山留學,可不象現在的高官子女那樣帶著整箱現金去買別墅名車,生活還是相對艱苦的。

上海出來的方李邦琴無意中聽到上海市委書記的女兒來了的消息──媽媽耶,這機會誰要和她搶,她能玩兒了命!於是親不親,上海人,一口上海話先拉近了距離,她對黃凡無微不至的照顧讓人看了都有點兒肉麻。為了能和黃菊攀上親,儘管兒子有女朋友,而且正打算競選市議員,她還是要兒子從家庭的前途著想,把握這次機會。對於黃菊來說當然希望女兒可以長久居留美國,所以一拍即合。不過黃菊凡事都要請示江澤民,這也是他從副市長被提拔上來的原因。

中共踢開了舊金山的大門


黃菊跟著江澤民幹了很多壞事
也許,方李邦琴那時還沒有那麼大的野心,她不過是想從上海找生意容易點。1995年2月,黃菊在舊金山留學的女兒黃凡嫁給方以偉,中共在當地外交首領統統出席婚禮,上海市委幾位副書記暗示說此樁婚姻得到了江澤民總書記的首肯。中共高層子女嫁娶海外華人西人的不少,沒有一個象黃菊女兒結婚如此高調兒的。因為當黃方兩家在舊金山舉行盛大婚禮時,中共一直伸不進美國的腳已經踢開了舊金山的大門。

現在打開新華網,關於方李邦琴的新聞也還不少,而且篇篇報導是長篇累牘,連這個女人晚上躺在被窩兒裡想什麼都描寫的栩栩如生。不過讀者看完確實有一個疑問,如此困難的「佃戶」怎麼突然成的舊金山大戶?怎麼看不到過程呢?

與黃菊聯姻後,中共源源不斷的用各種方式把財源送到黃菊親家的口袋裡,表面看是方氏家族的實力陡然大增,其實是中共在美國的地盤大增。中共利用方氏家族,先是買下舊金山的七家英文地方報紙,然後派遣人員進入做主編,給西人和土生華人洗腦。1998年,方氏家族再把這七家英文地方報紙與舊金山的《獨立報》 (Independent)合併,使之成為全加州非日報的最大英文報系。專門替中共說話。

2000年,中共以方李邦琴為董事長的方氏企業「泛亞集團」名義再買下了舊金山地區兩大英文報紙之一、有135年歷史的英文《舊金山觀察家報》(San Francisco Examiner)。

中共用民族主義掩蓋滲透的企圖

在收購《舊金山觀察家報》時,中共用民族主義掩蓋了滲透的企圖。方李邦琴不過是一個可憐的傀儡。

新華網報導說,「她說,在收購《舊金山觀察報》時,是抱著志在必得的信心參加那場競標角逐的。白人社會中的一些人是很害怕方家收購《舊金山觀察家報》的,所以在方家中標之後,方家的白人對手們便結成一黨,一次次與方家對簿法庭。在打官司時壓力很大,她當時減壓的方法便是為自己家裡種的植物擦掉塵土,一點一點細細的擦,直到心裡平靜下來。」

方李邦琴為何要如此執著的購買這個英文報紙呢?她過去也不過只在唐人街轉悠。連新華網都透露「孩子稍大些,方李邦琴為了幫補家計,便也外出打工,她把英文單詞「send」拼成了「sent」」。

中共借方家打入了美國主流媒體,並故意說成是「民族的驕傲」,這成為當時美國西部最大的新聞,但沒有人發現這是共產黨對美國的最大一次滲透。

黃菊親家的罪惡

中共收買這些英文報紙是為了控制舊金山市政府要員以及更高的美國官員,誤導他們以為這報紙上說的就是民意。

新華網赤裸裸的說,「在美國有錢的華人很多,但是能像方李邦琴那樣辦報紙影響美國主流社會的,太少了。」 這裏我必須聲明一句,中共除了欺壓人民,什麼也不能生產,所以方家得到的巨款資金都是民脂民膏,而方家拿到人民的血汗錢卻幫助這個血腥惡黨延長壽命。

報導透露,在美國,很多政治人物競選希望拉到華人選票,「方李邦琴的哲學非常簡單:誰對華(中共)友好,支持中國(中共),就支持誰,反之亦然。」由於中共在背後使用巨大的財力,使她有機會影響美國政要,讓他們支持中共獨裁政權。

2002年底江澤民訪美不打算去舊金山,但黃菊的親家方李邦琴堅決一再邀請。甚至取消了原定在11月29日到12月8日組織的有四十多個大陸廠家參加的藝術節博覽會。這次廠家為到舊金山參展,已經交了錢,但方李邦琴為了全身心地接待江澤民而不惜毀約,使這些廠家怨聲載道。最後江澤民終於看在黃菊的面子上路過了舊金山,因為法輪功學員在機場外打橫幅標語,江在機場內停留了兩個小時沒敢出機場。

按理來說,方李邦琴應該有更多的朋友才對,但新華網透露說「衝破天花板後是孤獨」,她沒有朋友,因為她不敢與人交心,怕泄了中共的底。這時候的方李邦琴拿的出錢,但拿不出心,她缺的就是良心。

方家在中共的泥潭裡越陷越深


女婿和黃菊都要為此付出代價!
由於岳父黃菊與江澤民的關係,1998年方以偉被舊金山市長任命為舊金山-上海姐妹友好城市委員會主席;同時他按照中共的意圖,創辦舊金山「華裔選民教育委員會」,借華裔選票達到威脅控制舊金山市政府的要員;方以偉還擔任中共控制的《亞洲人周刊》主席,以及舊金山灣區捷運系統主席等職。並以「亞洲人周刊基金會」的名義,借主辦亞裔傳統擺街會等活動進行中共的滲透活動。方以偉並與中華總商會顧問白蘭等親共僑領多次聆聽中共駐舊金山總領事的具體授意。

《舊金山紀事報》2月1日報導指出,江澤民的好友、舊金山中華總商會的白蘭與《亞洲人周刊》的方氏家族長期不合,但在反對法輪功參加舊金山新年巡遊的事情上,華埠兩大政治勢力表現出前所未有的一致。一位不便透露姓名的政界人士說,華埠過去以臺灣人為中心,而現在成為中共的天下。他說,「五年前你可以看到華埠到處是中華民國國旗,而今則掛了很多共產政權的,他們是新興的政治勢力。」 為何中共在舊金山這麼橫呢?方家母子下的功夫不小。

最震撼舊金山的是中共政治局常委黃菊的女婿、「亞洲人周刊」社長方以偉的表現,他居然在1月12日的《亞洲人周刊》(Asian Week)封面上,把反對中共立場的舊金山市參事戴立的額頭印上「滾出去」(Butt out)的字眼。

這讓所有的人都震驚,這是在美國不是在中共淪陷區大陸哎,結婚11年,方以偉進了狼窩,也變成了惡狼,他竟然猖狂到忘記自己在哪裏!

黃菊最後一次公開露面

女婿辦的這期周刊出版四天以後,1月16日是黃菊最後一次公開露面。

新華網以《黃菊:堅持科學監管 開創銀行業監管工作新局面》為題報導說,2006年1月16日,黃菊與出席銀監會2006年工作會議代表舉行座談。 新華社記者高潔拍攝的照片說明是:1月16日,銀監會2006年工作會議在北京召開,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黃菊與出席會議的代表舉行座談。

短短幾年,想娶個高官女兒撈點油水的方李邦琴和她的兒子方以偉,在中共的泥潭裡越陷越深,即將沒頂。親家之間到底誰先把誰拖下水的?這咱們就別搗根兒了,反正現在黃菊連開會都不行了,舊金山那邊……知道消息的給大夥兒通個氣兒,都挺惦記的。


2006年1月16日黃菊最後一次公開露面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