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猴子挨揍看被洗脑者的悲哀(多图)
 
文智成
 
2005-9-4
 

猴子喜香蕉
【人民报消息】这是一个真实的实验。

研究人员把五只猴子关在一个笼子里,头上挂一串香蕉,他们装了一个自动装置,一旦侦测到有猴子要去拿香蕉,马上就会有水喷向笼子害得所有猴子一身湿。

首先,有只猴子想去拿香蕉,结果一只猴子的行为连累了所有的猴子,大家都被喷的哆里哆嗦的。之后每只猴子在几次的尝试后,发现下场相同。于是猴子们达成一个共识:谁也不许去拿香蕉,否则大家跟着遭殃。

后来实验人员把其中的一只猴子释放,换进去一只新猴子A,猴子A看到香蕉,欢天喜地马上想去拿,结果,其他四个老住户一拥而上把它狠揍了一顿──因为它们认为猴子A的行为简直就是坑害大家,因此必须武力制止。但是它们没有告诉猴子A是什么原因造成自己无理智的恐惧。几次之后,A一拿香蕉就被打的满头包,它产生了一种错觉,也误认为自己明白了一个真理:香蕉是绝对不许拿的,想拿者就挨揍。


猴子爱香蕉
此后实验人员再把另一个老住户释放,换上一只新猴子B。这猴子B看到香喷喷诱人的香蕉自然也要去拿,当然,一如A,它也被其他猴子狠狠的阻止了(其中包括猴子A)。实践告诉B,拿香蕉就被打,在惨痛的尝试后,B只好打消了享受香蕉的强烈愿望。

这样慢慢的一只一只的,所有的旧猴子都换成新猴子了,大家都自律的不敢去动那香蕉。大家都不知道为什么,只知道去动香蕉会被揍扁,潜移默化中这笼子里的文化就这样被继承延续了。

中共早在苏维埃时期打AB团时就已经实践并发展着这个试验,这就是「政治运动和洗脑术」。大纪元的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之二里对于这个问题阐述的非常深刻,文章说:「挑起一部份人仇恨和格杀另一部份人的手法是共产党运动的经典手段,“95% :5%”的阶级划分公式因此而来。共产党后来的系列政治运动充份运用、不断发展了这一手法。划进95%则安全无事,掉进5%则成为被斗争的敌人,争取能站进95%的行列成为大多数人在恐惧中的自我保护方法,落井下石也由此蔚然成风。」

猴子不知道导致自己受到不公正待遇的是控制喷水器的人,过于惊恐的大陆人在共产党的恶治下也为求自保而产生和猴子一样的错觉。运动最高涨时甚至父女、夫妻,一家人都互相告密、残杀!

从皇帝到平民的末代皇帝溥仪在中共的统治下写了《我的前半生》,歌颂血腥公司对自己的“思想改造”。溥仪就是患有美国杰弗逊大学综合医学中心精神和行为医学主治医生杨景端博士所说的典型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2004年3月上任的傅莹被澳洲称为流氓大使
中共除了对溥仪的生命进行威胁外,还让他看到很多随时可能被拉出去枪毙的人,其中包括他的旧日臣民。在这种情况下中共没有打死他,他就已经感激不尽了。不但如此,还给他饭吃。这下,在他心里,中共一下就像变成“神”似的。这就是为何溥仪写书批判自己和歌颂杀人魔王中共对自己的“思想改造”。

中共没有掌权之前在内部搞猴子与香蕉的实验,例如血洗AB团;掌权之后内外一起搞,镇压、平反、再镇压、再平反,今天这5%是一小撮,明天那5%是一小撮,每次被平反划出5%的人就感激涕零,甚至不少人成了中共的帮凶。和中共有杀父之仇的驻澳洲大使傅莹是个很典型的例子。

要想摆脱上了身的中共邪灵,就要看《九评》,那里面把中共的本质讲的非常明确和透彻,人愿不愿意认清,能认识到什么程度,想不想摆脱它,一切都是人自己说了算。


溥仪从皇帝到中共囚犯、再到政协委员的洗脑过程精选图片


清宣统帝溥仪


溥仪在抚顺战犯所被强制洗脑时所穿衣服


没有隐私权,1959年12月14日的溥仪的日记怎能写真话呢?


溥仪《我的前半生》回忆录手稿


最后,中共给了溥仪全国政协委员证!


相关文章:

瞅瞅!交给联邦安全部门的中共特务照片(多图)
傅莹攻击前中共外交官 陈用林精彩反击 (图)
将心比心!胡锦涛锥心刺骨的难堪(图)
令人拍案叫绝!一个笑声掌声不断的演讲(图)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