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莹攻击前中共外交官 陈用林精彩反击 (图)
 
2005-7-8
 
【人民报消息】前中共悉尼外交官陈用林日前在媒体面前反击中共驻澳大利亚大使傅莹对其进行攻击,颇为精彩。

据大纪元记者骆亚悉尼报导,7月6日,中共驻澳大利亚大使傅莹与多家商业代表在工业重镇墨尔本出席“亚洲大使系列午餐会”( “Asialink Ambassadors' Series” luncheon)并发表演讲。

中共大使在聚会上刻意指责出逃的外交官陈用林。西方不少媒体报导了这一消息,悉尼晨锋报7日以标题“中国大使傅莹指责陈贪婪”,报导了傅莹在午餐会上讲话的一些内容,傅莹指责陈用林贪婪,并以威胁的口吻说:如果他在澳大利亚寻求庇护得到批准,将打开出逃澳大利亚的洪水大门。

“这顶帽子,还是她自己戴最合适”

陈用林认为傅莹的话纯属无稽之谈。他说,如果他贪婪的话,他就根本不用出走,中共现在有这么多的腐败官员,他呆在这个培养腐败官员的温床体制内,正好可以赚取更多的利益。他正因为看不惯这个专制、腐败的权利机构的运作,选择了跟这个专政体制诀别。否则,他怎会支持“民运”和同情“法轮功”,又怎会冒着生命危险而出走。傅莹送给他的这顶帽子,还是她自己戴最合适。

傅莹对中共政权已没有信心

傅莹在聚餐会上还说:陈用林有着中国年轻人最好的东西,现在对他来说不够好了,他想要更好的生活,澳大利亚的人均收入是中国的27倍,他现在以攻击他的祖国来换取另一个国家的居留。他这样的人不是最后一个,还会有一些,如果这些人他们能够取得成功,会有更多的人前来。

陈用林认为这次傅莹又公然向澳洲政府施压,同时也可以清楚地看出傅莹对中共政权已没有信心,她现在公开的表示担心会有更多的人脱离中共暴政。

陈用林表示希望中共的体制内有更多的人像他一样,摆脱中共的专制政权,追求真正的自由、民主而不是与腐败官员为伍。

他认为从傅莹的话中可明显看出中共宣传随心所欲,一切以政治需要为准。中共一直说自己经济飞速发展,让世界不要小瞧了它。这次居然很谦虚地表示在它的统治下,中国的人均收入实在是低得可伶。

他表示自己从来没有表示过不爱国,他的出走是对中共专制政权的背叛,他要揭露中共对人民的迫害和一切丑行。正是怀着一颗热爱祖国、热爱生命的仁慈之心,才有这么大的勇气支撑到现在。

“父亲被迫害致死也是她的一笔财富?”

据中国大陆网站资料显示傅莹曾做过前中共独裁者邓小平、江泽民的翻译,深得他们的器重和培养,1999年傅莹出任中共驻菲律宾大使,她是首位少数民族的第一位女大使,也是当时最年轻的女大使。傅莹的丈夫郝时远是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研究所所长。傅莹的父亲阿民曾任内蒙古军区宣传部副部长,在文革时期惨遭迫害,导致病重而死,她本人也因父亲蒙冤被打为“黑帮”而受到歧视,被迫中断学业。1970年她去了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她曾公开表示对这段经历的感受是:“记忆最深的是极限、饥饿、寒冷、体力透支,精神上压力,政治上的磨练,这确实是我人生中最宝贵的财富。”。

陈用林对此提出疑问: “傅大使认为自己受到的迫害是一笔财富,那么她的父亲被迫害致死也是她的一笔财富?这只能说明傅大使昧着良心为了追求她的地位和财富,死心塌地的听命于中共专制政权。” 陈用林希望傅莹这个时候要急流勇退,晓明大义、遵循道义和良知,放弃仕途和奢侈生活的迷恋,加入背叛中共的队伍,不再为虎作伥。

中共是制造难民的根本原因

陈说:“我的这次出走事件,澳大利亚政府没有很及时地处理,这无疑也给中共内部想脱离专政体制的人增加了难度和压力。这也正是中共最期待看到的。”因此他希望澳州政府看清中共的本质,不要被它表面的所谓经济发展所迷惑,支持中国人民寻求民主自由的决心,帮助中国人民摆脱中共残暴统治和压迫,特别是那些冒着生命危险与中共暴政决裂的人,解决这个制造世界上最大难民的根本原因,亚太地区才能有真正的和平自由的生活环境。

具体更详细的内容包括中共在海外的控制及渗透内幕,以及所引起华人社区的恐惧,本周日7月10日的下午2点,陈用林将会在艾雪菲得的一家俱乐部跟大家作进一步的交流。希望公众届时垂注。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