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瑩攻擊前中共外交官 陳用林精彩反擊 (圖)
 
2005-7-8
 
【人民報消息】前中共悉尼外交官陳用林日前在媒體面前反擊中共駐澳大利亞大使傅瑩對其進行攻擊,頗為精彩。

據大紀元記者駱亞悉尼報導,7月6日,中共駐澳大利亞大使傅瑩與多家商業代表在工業重鎮墨爾本出席「亞洲大使系列午餐會」( 「Asialink Ambassadors' Series」 luncheon)並發表演講。

中共大使在聚會上刻意指責出逃的外交官陳用林。西方不少媒體報導了這一消息,悉尼晨鋒報7日以標題「中國大使傅瑩指責陳貪婪」,報導了傅瑩在午餐會上講話的一些內容,傅瑩指責陳用林貪婪,並以威脅的口吻說:如果他在澳大利亞尋求庇護得到批准,將打開出逃澳大利亞的洪水大門。

「這頂帽子,還是她自己戴最合適」

陳用林認為傅瑩的話純屬無稽之談。他說,如果他貪婪的話,他就根本不用出走,中共現在有這麼多的腐敗官員,他呆在這個培養腐敗官員的溫床體制內,正好可以賺取更多的利益。他正因為看不慣這個專制、腐敗的權利機構的運作,選擇了跟這個專政體制訣別。否則,他怎會支持「民運」和同情「法輪功」,又怎會冒著生命危險而出走。傅瑩送給他的這頂帽子,還是她自己戴最合適。

傅瑩對中共政權已沒有信心

傅瑩在聚餐會上還說:陳用林有著中國年輕人最好的東西,現在對他來說不夠好了,他想要更好的生活,澳大利亞的人均收入是中國的27倍,他現在以攻擊他的祖國來換取另一個國家的居留。他這樣的人不是最後一個,還會有一些,如果這些人他們能夠取得成功,會有更多的人前來。

陳用林認為這次傅瑩又公然向澳洲政府施壓,同時也可以清楚地看出傅瑩對中共政權已沒有信心,她現在公開的表示擔心會有更多的人脫離中共暴政。

陳用林表示希望中共的體制內有更多的人像他一樣,擺脫中共的專制政權,追求真正的自由、民主而不是與腐敗官員為伍。

他認為從傅瑩的話中可明顯看出中共宣傳隨心所欲,一切以政治需要為準。中共一直說自己經濟飛速發展,讓世界不要小瞧了它。這次居然很謙虛地表示在它的統治下,中國的人均收入實在是低得可伶。

他表示自己從來沒有表示過不愛國,他的出走是對中共專制政權的背叛,他要揭露中共對人民的迫害和一切醜行。正是懷著一顆熱愛祖國、熱愛生命的仁慈之心,才有這麼大的勇氣支撐到現在。

「父親被迫害致死也是她的一筆財富?」

據中國大陸網站資料顯示傅瑩曾做過前中共獨裁者鄧小平、江澤民的翻譯,深得他們的器重和培養,1999年傅瑩出任中共駐菲律賓大使,她是首位少數民族的第一位女大使,也是當時最年輕的女大使。傅瑩的丈夫郝時遠是中國社會科學院民族研究所所長。傅瑩的父親阿民曾任內蒙古軍區宣傳部副部長,在文革時期慘遭迫害,導致病重而死,她本人也因父親蒙冤被打為「黑幫」而受到歧視,被迫中斷學業。1970年她去了內蒙古生產建設兵團。她曾公開表示對這段經歷的感受是:「記憶最深的是極限、饑餓、寒冷、體力透支,精神上壓力,政治上的磨練,這確實是我人生中最寶貴的財富。」。

陳用林對此提出疑問: 「傅大使認為自己受到的迫害是一筆財富,那麼她的父親被迫害致死也是她的一筆財富?這隻能說明傅大使昧著良心為了追求她的地位和財富,死心塌地的聽命於中共專制政權。」 陳用林希望傅瑩這個時候要急流勇退,曉明大義、遵循道義和良知,放棄仕途和奢侈生活的迷戀,加入背叛中共的隊伍,不再為虎作倀。

中共是製造難民的根本原因

陳說:「我的這次出走事件,澳大利亞政府沒有很及時地處理,這無疑也給中共內部想脫離專政體制的人增加了難度和壓力。這也正是中共最期待看到的。」因此他希望澳州政府看清中共的本質,不要被它表面的所謂經濟發展所迷惑,支持中國人民尋求民主自由的決心,幫助中國人民擺脫中共殘暴統治和壓迫,特別是那些冒著生命危險與中共暴政決裂的人,解決這個製造世界上最大難民的根本原因,亞太地區才能有真正的和平自由的生活環境。

具體更詳細的內容包括中共在海外的控制及滲透內幕,以及所引起華人社區的恐懼,本週日7月10日的下午2點,陳用林將會在艾雪菲得的一家俱樂部跟大家作進一步的交流。希望公眾屆時垂註。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