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纪元社论:雅虎的教训与中共的陷阱(图)
 
2005-9-21
 

师涛
【人民报消息】前不久,因为香港雅虎控股公司向中共当局提供资料,致中国自由作家、记者师涛被判刑10年。此事在海外引起轩然大波,主流媒体纷纷谴责雅虎不道德的帮凶行为。

雅虎事件并非单独个案

但雅虎事件并非单独个案,受害者也并非师涛一人。更多西方高科技公司近年来在网络封锁上与中共合作,导致更多无辜民众遭受中共当局迫害。

继在雅虎之后,微软、古狗(Google)相继进行关键字过虑,凡是出现“民主”、“人权”、“法轮功”、“六四”、“中国腐败”等辞汇,都会受到警告或搜寻失效。

1998 年,中共开始构建名为“金盾”的全国性数码监视网络,这套系统让中共当局有能力监视、跟踪当局不喜欢的言论活动。思科(Cisco)公司的防火墙帮助中共当局监控电子邮件,微软的代理伺服器听令封锁特定网址,北方电讯帮助跟踪中国网络用户的上网喜好,Websense则为当局提供精密复杂的过滤和监测技术。

金盾工程在中共加强网络镇压方面发挥了重大作用

2001年4月,退伍军人齐守柱(音译)在网上列印了一些促进中国民主的材料几分钟后,就在一个拥挤的火车站被拘捕。

2001年6月,成功企业家、法轮功学员王玉芝在银行取款时,中国当局通过监控互联网查到了她的行踪。她后来遭到监禁、野蛮灌食,双目差点被摧残失明。她逃亡到加拿大后写下了《穿越生死》一书,记述了许多震憾人心的故事。

2002年,甘肃省天水市的一家法院判处曾做过警官的李大伟11年徒刑,判罪原因则是他从网上下载并印制500份中共认为是“反动”的文章。

总部设在巴黎的“无国界记者”组织指出,中国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媒体工作者的监狱,仅外界知道的就有27名记者、60多名网络作家因为报导真相或发表观点而被关押。2003年中共当局所监禁的网上异见人士超过其他所有国家的总和。

大赦国际组织2004年的报告透露,在中国因上网发表异见或交换资讯而被捕、遭禁的人数激增,仅仅在2003年一年当中,被捕的人数比往年增加了百分之六十,被捕者包括学生、持不同意见者、法轮功学员、作家、律师、教师、公务员、前政府官员、工程师等。他们被逮捕的原因包括在网上的请愿活动中签名、呼吁惩治腐败、计划建立民运团体、披露SARS真相、和海外组织联系、反对镇压法轮功、要求平反1989年的民主运动等。

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2004年统计资料显示,到2004年4月底为止,已经有108名法轮功学员由于上网而被监禁、非法劳教和酷刑折磨,有3名姓名获证实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由于网络监控而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当中,具有大学程度者占有很高的比例,在证实的被非法监禁的108名学员中,至少有8位是大学教授和教师。

中共在多年长期以来一直试图控制互联网,但在西方公司为其提供技术、进行配合之前,中共对互联网的掌控实质上无能为力。现在,中共控制互联网的能力显然大大增强。虽然线民在大量增加,网上出现各种言论,但数以万计的网吧已经被当局关闭或者安装了网络监控软件,线民的活动受到严密的注意和审查。如果中共要对目标进行封锁或取缔的话,行动起来并不困难。对于线民来说,他们不得不更加倍小心自己的行为,因为一言不慎就有可能招来灾难性后果。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正在失去互联网。

危害波及自由社会

当西方高科技公司把现有的监控、加密、防火墙及病毒等先进技术转移给中共的时候,这些技术的矛头已经被转而对付自由社会。

西方媒体的网站一直是中共当局封锁的重点,其中包括美国之音、美国有线新闻网络(CNN)以及英国广播公司(BBC)等。美国之音中文部以前通过代理服务发送资讯,可以保证有效运作几个星期,但现在代理服务有时候几天、甚至几个小时就会被封杀。显然,得益于美国的技术,中共的封锁技术与日俱增。而与此同时,美国线上(AOL)、网景(Netscape)和升阳(Sun Microsystems)都通过支持中共互联网公司--新华社的一条手臂,来帮助散布中共当局的舆论宣传。美国网络公司成了扼杀中国民主自由的帮凶,破坏了自由世界传播民主人权价值的努力。

这种封锁的危害不只限于言论范畴。设想一下,假如SARS或禽流感有一天再次大规模爆发,中共这种加强了的消息封锁,将会带来怎样的危害呢?

因制造杀毒防毒软件而驰名的美国网络安全公司、诺顿(Norton)防毒软件和东京趋势(Trend)科技公司通过向中共公安部捐赠300个活电脑病毒而进入中国市场。但中共军人“超限战”理论中明确提出在危机其间将使用病毒攻击美国通讯和财政系统,美国很可能在将来承受基于美国公司提供的技术基础上改进的电脑病毒的袭击。美国使馆已经监测到了picture.exe病毒,它驻留在用户的电脑中,静悄悄地把用户个人密码钥匙送给中共。

葛特曼(Ethan Gutmann)先生在《失去新中国》的“谁使中国失去了互联网”一文中,形象的比喻到:“我们出钱出力将一匹自以为将发挥‘木马屠城记’效用的特洛伊木马给了中共,却忘了在木马上开个闸门。”

短视和软弱葬送自由价值

在葛特曼先生的《失去新中国》一书中,记录了更多西方公司在中国投资后理念与行为的改变。他们为了在中国市场分得一杯本来不丰盛的残羹而费尽心机,极尽所能讨好中共当局,为此他们可以参与腐败行为,可以背叛自由的理想,助纣为虐。雅虎和思科不过是其中的典型。

在中共之下的西方公司,他们有3个选择:屈服、抗争或退出。这些大公司本来完全可以不必屈服,正如吉尔.纽伯德在《法律、科技和政策》杂志上指出,如果西方公司进行抗争,中共就会被迫寻找其他投资者,并不得不重新思考这些规章制度。如果美国公司率先拒绝中共的要求,其他国家会纷纷效仿,迫使中共在加入全球经济和封锁资讯之间作出选择。至少,这将使中共在网络封锁上有所顾忌。

中共当局曾经要求微软交出它软件加密技术的源代码作为在中国做生意的代价,那时微软选择了抗争,带头组织了一个由美国、日本和欧洲商会所组成的联盟,最终中共当局不得不放弃要求。Google早先也与中国当局有些争论,中共曾短暂地封锁了对Google搜索引擎的所有通入。但在Google的强硬立场下,中共屈服了,Google的搜索功能被恢复。

不幸的是,西方商家没有从中得到启发。相反,他们更多的选择了屈服,后来包括微软和Google自己。这无疑是极其短视和愚蠢的做法。正如一个摩天大楼必须有厚实的根基,一个现代社会的商业巨人不能没有坚实的理念和良好的声誉。他们必须为公众、为社会肩负道义和责任。牺牲正当原则,见利忘义、唯利是图,最终毁掉的是公司自己的前途。

他们的短视和软弱使得他们葬送了自己应该秉持的自由理念,污辱了自己的清名。一个个巨头低头跪下了,他们从此不再是巨人,因为没有下跪的人配称巨人。中共专制下的合作陷阱,成了一个又一个西方商业钜子的坟墓。

当中国大陆越来越多的民主人士、人权人士、追求“真善忍”精神信仰的法轮功学员,以及寻求独立思想和外界自由资讯的人,成为这场中共和西方高科技公司共同制造的网络高压的受害者时,西方公司也成为了中共威逼利诱和自己短见软弱的牺牲品。历史会怎样看待这些置互联网所提倡的言论自由和资讯自由于不顾、而甘于沦为中国网络控制的同谋的商家呢?那种罔顾他人死活与独裁者进行的肮脏交易,无异于《圣经启示录》中的与“大淫妇”行淫,实在为人所不齿,最后的结局也可想而知。

中共的陷阱

西方公司的困境,不只是商家本身的道德堕落,他们的遭遇更显示了中共对外来投资设下的陷阱及其对现代社会构成的威胁。

在中共的欺骗宣传下,在一些西方媒体描绘得并不实际的蓝图中,在西方公司急切要进入中国的心态中,一个个商家毫不犹豫的跳进了中共的陷阱。中共腐败的道德、暴力的手段、反历史潮流的统治,也开始落到西方商业钜子的头上。那些在自由社会遵从法制人权原则的公司,在中共治下却纷纷变质。换句话说,是中共吞噬了西方企业的自由理念。

中共知道如何欺骗外界。开始的时候,它对西方网络公司的说法也许是打击色情、罪犯,但很快他们就会应用到民主人士,法轮功学员身上,再后来受害的就是更多追求独立思想和外界自由资讯的民众,最后受害的也包括西方公司自己和整个自由社会。当西方人进入中国的时候,他们会发现中共可以轻而易举的监控他们的行为。如果那些西方公司试图反抗,中共知道如何给他们各种诱惑和制造高昂的代价让他们难以自拔。中共在几十年的统治中,各种威逼利诱的手段锻练得越来越成熟。要说跟以往有何不同,那就是威逼更加强横无耻,利诱更加奸诈动人。

中共也知道如何操控他人,使之一步步的堕落。在开始的时候,他们也许只是要求西方公司“自律”。雅虎当初在拦截并防止敏感资讯的传播后,会对用户发出一封提醒邮件,但很快就开始了主动的迎合,积极配合中共的网络监控。“无国界记者”组织表示,雅虎已经成了中共警方的线民。谁知道明天他们又会作出什么举动来呢?中共正是这样逐步进行侵蚀世界的道德价值,使人日益堕落而不自知。

但那些落入中共圈套的西方商家,最后仍然不可能得到他们期望的利益。为了进入中国的传媒业,梅铎对中共进行了各种讨好,他把英国广播公司(BBC)的节目从他拥有的“星空卫视”(Star TV)中拿掉;他还拒绝他的一家出版公司出版一本由最后一任港督、现牛津大学校长彭定康撰写的书;星空卫视的执行总裁、他的次子詹姆斯.梅铎甚至在一次公开论坛中对平和而受到残酷迫害的法轮功进行诋毁。在12年的的妥协和付出之后,梅铎的新闻集团至今并没有得到多少回报。在失望与不满之下,梅铎最近罕有地对中共当局进行了公开的批评。

或许,梅铎早就应该采取这种态度。与狼共舞不会有好结果,玩弄到底、利用到底、过河拆桥,是中共惯用的招术。在与一个流氓打交道的时候,最好的办法不是跪下摇尾乞怜,而是勇敢的挺起自己的腰杆。那些对中共还寄予幻想的人,应该好好读读对中共本质进行过深刻剖析的奇书──《九评共产党》。

挽救互联网

雅虎事件应该让我们警醒中共网络控制的黑幕和西方公司在其中扮演的角色。西方公司也不能不思考,在网络封锁上与中共合作意味着什么。自由社会也应该认真考虑,如何挽救在中国面临重重困境的互联网。

为了控制中国社会,继续维持一党独裁,中共当局还会不惜工本加强互联网封锁。有报导说,中共当局已经决定扩大网络警察的编制,再投放800多亿元人民币资金,用于购买加强中国网络防火墙建设所需的设备和技术。这无疑是饮鸩止渴的做法。但西方公司是否会为此而继续牺牲自由的价值理念呢?他们愿意为了得到中共的一点经济赏赐,而帮助中共制造网络恐怖呢?

可以预见,如果他们继续助纣为虐,让中国变得更独裁、更专制,他们将永远无法被中国人原谅,也无法被世界所原谅,因为他们违反了历史的潮流,违背了普适的价值准则。中共统治已经岌岌可危,在中共垮台之后,这些公司会被中国未来的法治政府所摒弃并追究法律责任,因为他们是中国民主自由的罪人,手里沾着无辜线民的血迹。

在原则与利益之间,那些西方公司巨头应该勇敢选择前者。捍卫网络自由的价值,帮助民众突破当局的监控和封锁,给中国带来互联网的自由,是真正值得西方公司投资的功盖千秋的伟业。

面对挟持整个国家政治经济资源的中共,自由社会的政府应该为个体公司提供后盾,让所有的公司联合起来按照共同的原则与法令行事。对于主动配合中共迫害的本国公司,自由世界的政府有责任审视他们对本国法律的遵守,对他们提出警告并予以制止。各国政府至少应该保证本国政府、公司和公民不去干涉网络自由,不让雅虎的悲剧重演。同时,他们可以考虑对各种尝试打破网络封锁的努力进行必要的援助。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