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共总书记被枪毙前的最后演说
 
作者:史平
 
2005-7-9
 
【人民报消息】1989年12月21日上午,当罗马尼亚共产党总书记齐奥塞斯库和夫人伊丽娜出现在党中央委员会大楼的阳台上时,立刻听见下面的共和国广场上成千上万的人发出的三呼万岁声。他俯首下望,只见一望无际的人海上飘浮着数不清的他的画像,阳台上和广场四周固定架设的摄像机正把此刻他的形象和声音传遍这个国家的每个角落。他就是罗马尼亚,这一点是任何人都无法改变的。他庄严地清了清嗓子,在麦克风前像往常那样开始了长篇大论。

齐奥塞斯库是头一天刚刚中断了在伊朗的国事访问匆匆赶回来的。一周前在罗马尼亚西部的梯米苏拉爆发了群众反政府的骚乱,受到了军警的镇压。他本来并没有把这起流血事件看得有多么严重,但他担心的是,柏林墙已经倒塌,罗马尼亚成了东欧共党一党专政的孤岛。在这种大气候下,不能对任何威胁再掉以轻心。他意识到自己已经犯了一个错误:在梯米苏拉发生骚乱后,他按原计划出访伊朗,结果事态恶化了,他匆匆回国无疑给自己在世界上丢了面子。

齐奥塞斯库此刻并没有意识到他正在犯一个更大的错误。在回国的飞机上,他决定要像往常那样召集大规模群众集会,用自己的个人威望来反击那些想把罗马尼亚搞垮的人。他从来没有怀疑过罗马尼亚人民对自己的无比热爱。就在一个月以前,在这同一个阳台上,他还对人民发表了谴责“东欧变天”、誓死捍卫社会主义的讲话。他清楚地记得打断自己讲话的是无数暴风雨般的欢呼。他深信只要他一出现,所有那些谣言、揣测和不安就会刹那间烟消云散。

齐奥塞斯库开始历数罗马尼亚社会主义的光辉成就,然后痛斥那些形形色色的敌人,从梯米苏拉街头的流氓恶棍到他们背后唯恐天下不乱的美国中央情报局、自由欧洲电台和美国之音。然而过了8分钟,从广场最后面的人群中隐约传来了某种不和谐的声音,一开始他甚至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呸呸!”和“嘘嘘!”然后他清楚地听见有人在高喊:“梯米苏拉!”这种声音在人群中迅速弥漫开来,他的那些飘浮在人海之上的画像也开始摇摇摆摆,东倒西斜。

这是怎么回事?广场上的人民群众都是昨天晚上由党组织在各地挑选的政治上最可靠的工人和党员,用巴士把他们运进布加勒斯特的。他们在旅馆里住了一晚,每人发了一个红包,组织上向他们都介绍过当前的情况,布置了今天的口号。一切都和以前的集会一模一样。

“把死者还给我们!”、“打倒杀人犯!”、“齐奥塞斯库,我们才是人民!”下面喊声越来越清晰和响亮。阳台上的齐奥塞斯库张着嘴,不知所措地看着下面的人群。 “尼古拉,向他们许诺呀!答应他们一点东西!”伊丽娜在他身后着急地提醒他。于是,齐奥塞斯库的讲话从痛骂流氓和恶棍突然转到涨工资、增加养劳金和家庭补助上。仿佛是在呼应这种许诺,下面的嘘声和喊声像海浪一样涌起来,他清楚地听到了“打倒齐奥塞思库!”和“醒来吧,罗马尼亚!”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设在广场上的国家电视台的摄像机竟然一直在运转,电视台也没有中断现场转播,所有罗马尼亚人和在罗马尼亚的外国人不但听见了那些呼喊,而且看见了齐奥塞斯库此刻张口结舌的表情。片刻过后,一个警卫过来,挽住他的骼膊,离开了阳台,他的老婆也随即消失了。只是到了这个时候,罗马尼亚千家万户的电视屏幕才变得一片模糊。等到数分钟以后图像重新出现的时候,人们已经看到在共产党总部的门口聚集了成千上万愤怒的群众。

这是齐奥塞斯库最后一次活着出现在罗马尼亚的电视屏幕上。世人再一次看到他时,是他和伊丽娜被军事法庭处决后的照片。在欧洲历史上大概只有另一对男女被如此陈尸示众,他们就是墨索里尼和他的情人。

(华夏电子报)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