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怎么弄成了这个样子?(图)
 
作者:龙泉墨客
 
2004-8-22
 
【人民报消息】唐人章碣的《焚书坑》讥讽秦始皇焚书坑儒,诗中有两句很有意思:「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本来秦始皇的远大目标是要让「铁打的江山万万年」,使得皇帝从自己开始,「二世、三世至千万世,传之无穷」。为了这一目标,秦始皇首先收集天下的兵器及铜铁制品,铸成十二个巨大的铜像,彻底根绝武器了的来源;然后又把农、医等之外的书烧了,把敢于读书、议书的人杀了,从而在思想上也完全钳制百姓。其谋略不可谓不深远,其考虑不可谓不周密。只可惜焚书的灰烬未冷,天下就开始大乱。首先起来反秦的陈胜、吴广,「斩木为兵,揭竿为旗」─不用铜铁照样造反;推翻秦朝的刘邦、项羽原来并非读书人出生。始皇本来打算 「千万世」,偏偏二世而亡。秦王朝「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在历史上只存在了短短15年。

人再算也不如天算,人再强也强不过历史规律。不过有人似乎总是弄不明白这一点。自秦始皇烧书以后,在西方就有希特勒烧所有非德意志思想的书,在中国又有江老大将所有法轮功书籍付之一炬。江的打算也很细密:把法轮功的书和音像资料一烧,把法轮功的网站一封,从此就没有人知道法轮功到底教的是甚么,想怎么说都可以了。于是乎马上就有赵致真之流,把李先生的讲课片段制作在电视片中,李先生谈到,预言家讲的1999年会有大劫难,实际上这个劫难是不存在的。而赵致真们将「不存在」中的「不」字剪掉了,以证明法轮功宣扬世界末日──因为他们已经确信,中国大陆的观众无法与原来的讲话录像核对。又有御用电视台播放李先生的讲课录像,证明法轮功叫人不要看病──他们确知,观众无从知道李先生原来这段话的上下文是:炼功者不要用气功给别人看病,以免误人害己。更有一些御用喉舌,将自杀、自焚、杀人的故事都往法轮功上套──因为观众、读者都无法知道法轮功原著中,认为自杀、杀人都会造成很大的罪业,是修炼人要绝对禁止的行为。

自从御用喉舌们替全国百姓作出思考和判断后,国人便不必费心用自己的脑袋分析和查证了──即使有敢于得出不同结论的,也得为自己的前途考虑,为家人考虑。解决了民众舆论的后顾之忧以后,江老大就开始满怀信心了:「三个月消灭法轮功!」法轮功人员「转化率」指标下达到每个监狱、劳教所;指标完成情况和奖金、升迁挂钩。与此同时一道道「密令」和「口谕」层层传达到基层。既然有老大有令,又有个人利益的诱惑,底下的喽罗们自然也不含糊:「上面有令,打死算自杀!」「对法轮功人员怎么做都不过分!」「我们有死亡指标!」一具具尸体抬出监狱、劳教所、看守所的时候,「执法人员」无一例外的按照「指示」贴上「自杀」、「病死」等等标签。

看起来江老大的周密部署也是无懈可击的。在中国,一旦被最高当权者划为另类,这50年来政治运动中积累的整人手段,足以使任何一个人生不如死。89年64 前夕的时候,中央电视台报导北京市每天有上百万市民在天安门广场,可是镇压开始后,一夜之间,还有几个人再敢说不?奉行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法轮功学员似乎真是无路可走:不转化面临的最终是肉体死亡;转化、背叛自己的良心最终是精神死亡。总而言之,「消灭法轮功」一定是指日可待的。

在这场真诚与谎言、善良与仇恨、宽容与暴力的对峙中,20多个「三个月」过去了。也许正应了江老大弄不明白的那句老话,「人算不如天算」。他想不到的是,精心策划的「杀手镧」──用来煽动仇恨的「天安门自焚案」,居然就让人仅仅凭藉录像带本身而看出来10多个破绽;他想不到,耗资几十亿的百姓血汗钱,让儿子亲自主持封锁资讯的「金盾」工程居然被不知名的「动态网」、「极景公司」给突破了;他想不到,法轮功学员甘冒牢狱、酷刑之险采用各种方式讲真像:贴标语、挂横幅、发光盘、传单;他想不到,这看似简单的「讲真像」把强与弱翻了个:明白了造谣的宣传与残酷镇压真像的百姓开始反感这场违反中国宪法的镇压,知道了真像的领导开始保护本单位的法轮功学员,甚至了解真像的公安、狱警也开始对法轮功学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明白真像的各国政府也不再理会来自江氏喉舌的造谣,法轮功洪传世界60个国家与地区……

江老大还想不到的是,海外的法轮功学员将他以及他手下的得力干将们告上了10多个国家的法庭。江老大更想不到,「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通」已对他本人以及一切死心塌地追随他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大小喽罗们发出「追查通告」──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誓将他们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罪行追查到底,直至将他们绳之以法。

人再强也强不过历史规律。那些残害人民,曾经权倾朝野、不可一世的暴君,也都有许多想不到:墨索里尼想不到自己死后会和情妇一起被倒挂在电线杆上,齐奥塞斯库想不到自己会横尸街头、被群众的唾末所淹没,皮诺切特想不到自己的晚年还会面临被引渡回国审判的命运……

或许江老大也看到了脚下的路走不通,只不过已是骑虎难下了。今年6月5日,他曾往地藏菩萨的道场九华山,去旃坛林寺烧香祷告,一时轰动海内外。眼下马上就是农历七月半的鬼节,按旧俗当去城隍庙烧香。不过,不论老大是否去城隍庙,手下的人悬崖勒马,将功赎罪,或许还有退路。有一幅出自安徽定远县城隍庙的对联,以「酸、咸、辣、甜、苦」五味,巧对「黄、白、红、黑、青」五色,颇具特色。特抄录如下,给江老大的手下愿觅退路者欣赏:

泪酸血咸,悔不该手辣口甜,只道世间无苦海;
金黄银白,但见了眼红心黑,哪知头上有青天。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