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眾議員:對中共模棱兩可最危險(多圖)
 
——大面積退黨的確是好消息 中共煽動民族主義轉移批評
 
2005-7-29
 
【人民報消息】大紀元7月29日報導,美國國會眾議員湯姆-譚奎多(Congressman Tom Tancredo)於7月22日上午在華盛頓DC國家記者俱樂部的正廳(Ballroom, National Press Club)舉行的國際英文研討會「近看中國:九評引發退黨大潮」上發表公開演講。以下是演講的全文。

我必須承認來這裏演講有點嚇人。演講的題目是「近看中國」。郭軍和其他人或許可以比我稱職的多來講這個題目。我想我更合適講講「看看中國」,因為「近看中國」對我們很多西方人來講太有挑戰性了,我們恐怕沒有那些精闢的見解。

7月22日上午在華盛頓DC國家記者俱樂部的正廳(Ballroom, National Press Club)舉行的國際英文研討會「近看中國:九評引發退黨大潮」。大紀元新聞圖片。

7月22日上午在華盛頓DC國家記者俱樂部的正廳(Ballroom, National Press Club)舉行的國際英文研討會「近看中國:九評引發退黨大潮」。大紀元新聞圖片。

中共導演很暴力的反日示威

我還記得國會裡有關於中國永久性貿易最惠國(PNTR)的辯論。

我直到現在都反對PNTR。我有很多同事,一直對我說,「我們如果這樣(通過PNTR),我們將為中國人民提供經濟基礎,如果他們的經濟發展了,那樣就事實上能夠讓中共政府倒臺,將來象傑佛遜式的民主會到處成長。」我覺得這很奇怪,因為我的那些同事,贊同PNTR的人認為PNTR會造成這個專制政府的倒臺;同時,這個(專制)政府倒象瘋了一樣在為PNTR做遊說。這有些諷刺。

我對我的同事說,「你們覺得誰最了解中國啊?中國政府還是我們這幫美國國會議員?國會裡的人,好象看到法案裡有『中國』的字樣,就突然之間都變成了中國專家了。事實是,當然通過PNTR有好的一面,能帶來些希望,可以讓經濟迅速繁榮,但是也有很多不好的一面。我們將會談到。

現代史上,對中國政權的死命控制的中共是壽命最長的政黨之一了。但是就像它之前的國民黨,或是東歐的共產黨以及墨西哥的PRI一樣,它的日子恐怕是有數的了。因為在中國經濟快速發展的玫瑰色報告下面,中國人民的不滿在增長,而且中共的領導人也都知道這些。我被告知沒有什麼比一覺醒來,環顧四周,發現天安門廣場上不可思議地站了一萬抗議的人,更令中共領導人心驚膽戰的了。當然我是在指法輪功學員的和平請願了。北京的領導人們無法想象在那樣一個完全被控制的極權國家裡這種事情如何能發生,這對他們來說是很可怕的。

7月4日開始的抗議,迫使中國的門面城市──上海──南面的一家藥廠停工。抗議者們對官員的腐敗和無法無天忍無可忍了。現在的中國有一系列類似的抗議,發生在廣大的貧困的農村地區,那裏有八億農民,他們都沒能從中國的經濟快速發展中得到任何的好處。抗議者越來越多的指責無能或是腐敗的地方政府官員,強占了他們的土地,嚴重的污染以及其他問題。不幸的是我們很少在中國政府控制的媒體上讀到這些,或是被中國熱搞的眼花繚亂的美國商業媒體上看到。

當然我們很振奮的看到民主的種子在散播。中共政府能否象臺灣一樣學習民主是很令人懷疑的。正象郭軍提到的,中共最新的轉移批評的手段就是煽動民族主義。這在我看來也是個很好的指標,中共知道他們有了問題,而且問題在變大。我們看到中國的領導們最近導演了很暴力的反日示威,也通過了一個所謂反分裂法,批准對臺灣使用軍事打擊。斯蒂文也提到了,最近中共解放軍少將、國防大學院長告訴一群外國記者說中國會考慮對美國首先使用核武器。不久我寫信去要求中國政府澄清這些話,並撤職這位將軍,同時要求美國國務院核實。

美國人感到不安和驚訝

很多美國人對這種揮舞民族主義大刀的出色表演感到不安和驚訝。他們無法理解,其實儘管中國經濟發展了,大多數中國人民仍然被與西方世界隔離。美國公司通常是幫著中共政府這樣做。這就是我所講的經濟發展和PNTR 的不好的一面。因為我們不僅給中國提供了消費品市場,同時還給中國提供技術來更大程度的控制人民。

微軟的新式多維網域門MSN空間本應給中國人更多的上網機會來發表意見。但是中國的版本卻過濾北京認為反叛的字眼──這都歸功於我們的「幫助」。斯科公司,提供的技術使得中共政府能更仔細和有效的監控人民。為什麼不幹呀?這可是筆大合同呢。不管怎樣,結果我們不是都生意興隆了嗎?這些公司不都發財了嗎?結果美國不也發財了?結果我們不都可以手拉手看著「歐佩兒」節目大唱「幸福生活」嗎?在那個MSN的軟體裡,當用戶提到民主、自由、臺灣、法輪功或是人權等詞時,會有警告出來說不可以用禁止的字眼。

共產黨還在大肆投資擴充軍力。五角大樓剛剛發佈軍力評估報告。(它所部署的)包括先進的飛機,潛艇,和700枚短程導彈。遠遠超出用來制服臺灣的所需。中國很明顯在加緊準備軍事衝突,而毫無疑問,我們在付帳。我們在為他們提供經濟能力,用以建造一個足夠威脅臺灣和我們自己的軍事力量。我相信中國的軍事計劃的地緣政治目標超出臺灣,同時也是用來為中共轉移國內的批評。

大面積退黨的確是好消息


美國會眾議員湯姆-譚奎多
就像中國國內不斷增長的上訪和抗議,大陸的黨員大面積退黨的確是好消息。在中國,民主的支持者需要全世界擁有自由的朋友、支援臺灣民主的朋友和支援人權的朋友的支援。最重要的是有象大紀元的作家們那樣的人,他們把共產黨體制下北京極權對中國人民乃至世界的摧殘揭露了出來。

這些人是非常重要的。我坐在這裏聽著九評,我很驚訝,我想我可能不是唯一一個吃驚的人──這可能很象幾百年前在美國出現的一份文件。那份文件題為「常識」,作者是托馬斯-佩,這個作者本人可能都對他寫的東西被那麼快和那麼廣泛的接受而感到驚訝。很多人相信那本書奠定了美國獨立戰爭的思想基礎。

九評指出了一條路

「常識」熱銷的程度令人難以置信。那本書讓人們看到了希望。我想當時美國的被殖民者們讀著那書,說,「你看這兒,(終於)有人願意說出需要說出的話,有人願意把我們的苦難和解決的辦法用一種毫不含糊的方式說了出來。」因為,就像它的題目一樣,書裡講的都是「常識」,人們很認同它,最終導致了世界上最偉大的事件之一。我想「九評」就有成為象這樣一本書的可能。他們都是把事實真相客觀的講了出來,而且指出了一條路讓人來走。

最危險的遊戲就是模棱兩可

我全身心的相信我們能在外交政策上玩的最危險的遊戲就是模棱兩可──沒有人真正知道你的意圖到底是什麼,沒有人知道在什麼情況下會有什麼樣的舉動,美國也好其他人也好。我覺得這是危險的。這將導致其他國家沒完沒了的試探,以圖摸清楚到底他們能走多遠,這可太危險了!

我覺得很常識的方式應該是在外交政策上對中國以及其他國家清清楚楚。我們有40年的時間都毫不含糊的執行了互相打擊的政策。我們毫不猶豫地說,「如果你這樣做的話,如果你對美國發動軍事打擊,會有後果的──我們也將對蘇聯發動軍事打擊。」這種明確的互相摧毀的政策確保了我們40年的安全。這就阻止了導彈的發射,當時有上千枚導彈互相指著對方。這是常識的做法。當然這樣做有點嚇人,可是沒有模棱兩可。

我相信對美國來講,對臺灣問題定下目標和態度是很重要的;我們所要做的決不能含糊。如果他們被攻擊了,我們會不會去幫?如果總統說話算數的話,那麼大家還記得他在宣誓就職時講過,「哪裏的人為自由而戰,我們都將與之同戰。」

話語是否有力量,我們將對這這項原則進行考驗 ── 如果是的話,而且能夠面對中國都能同樣有力的話,同時還能使中國也發生變化的話,那麼這才構成對「話語是否有力量」的終極考驗。

我相信他們是有力量的。這也就是我們最大的希望。這並非僅僅是軍事行動就能使我們安全,而是對這項行動的承諾,對我們保衛自由的信念能夠成長。這是有力量的信念。這可以讓人感動,讓全世界的人都感動,不論其文化、背景。

讓我們寄希望於我們的信念

所以我們可以設計我們的外交政策,讓我們寄希望於我們的信念。當然我們可以為世界和平祈禱,祈禱這一信念為我們所有人帶來和平和繁榮。非常感謝給我這樣的機會能讓我來分享我關於中國的一些想法,從一個西方人的角度來看看中國。


7月22日華盛頓DC國家記者俱樂部舉行的國際英文研討會主席臺


華盛頓DC國際英文研討會「近看中國:九評引發退黨大潮」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