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恐怖
 
作者:柳下風
 
2005-7-11
 
【人民報消息】最近中共喉舌發佈的兩件事,實際上就是一件事,就是中共對揭穿它的《九評共產黨》與因而引發的退黨大潮直逼300萬怕得要命。

可笑的是抗議 「衛星插播」,卻死也不敢透露插播了什麼?就是怕黨員和百姓知道《九評》和退黨大潮,中共內部傳達什麼《九講》、《九篇文章》之類,此次不再拿老百姓說事,沒再說什麼「侵犯人民看電視的權利」呀!而由亞太衛星控股公司出面,其實這個公司是某太子黨的掌中物,中共拉住太子黨,臨危救命。

7月3日發生的事,7月4日就知道是法輪功所為,而且是香港插播,「有罪推定」,不僅是中共政府特權,也成了與中共沾邊的「民用」公司的特權,公司總裁陳兆濱沒有半點事實根據,只能突顯其後臺老板的霸道。

在呼籲國際社會譴責、掩蓋下點睛之筆是「向香港特別行政區警方報警」,「保留採取適當法律行動的權利」。

前年以「法律」名義,中共力逼香港法庭無理迫害法輪功人士失敗而大丟其臉之後,再生二計,屠伯之心,一目了然;三度香港「七一」大遊行之後,中共仍以為港民可欺,剛愎自用,昏不可當。

對於轟動世界、遍及亞非歐美的近千次《九評》研討會,及直逼300萬的退黨大潮,不僅不准大陸媒體發佈消息,也不准海外媒體報導,成了青一色海內外共控媒體的標誌。

自大紀元報系《九評共產黨》系列社論發佈起,中共悶聲七個月,對全世界波濤洶湧的退出中國共產黨運動也封閉消息,悶聲半年,愚蠢的是,大陸民眾與各級幹部已經知道實情的情況下,拖延到7月7日,中共才令組織部李景田出面,在專門舉辦的新聞發佈會上「透露」。這個小官也可伶,用自己的舌頭,講別人擬好的說詞,不由自主地充當中共造謠公司的「公關」職員,表現一下小小鑼絲釘的黨性。中共筆桿子們,字斟句酌,小心翼翼,什麼境外「個別」網站(這個「個別」包括的是美、歐、澳、亞以至以色列,無數支持中共黨員退黨的文章與集會),什麼「數以千計」!表演一下「黨的喉舌」擅長誇大或縮小的蹩腳算數!

把大紀元網站公布的270萬退黨數字改為「數以千計」,儼然有特權篡改自由媒體發佈的重要信息,因為它是中國共產黨的組織部!

尤其愚蠢的是,一個黨員孟偉哉退黨,竟驚動中共傾全力封殺與反駁。經孟偉哉個人一再聲明退黨:「已不是共產黨員」,中共在世界上大丟其醜,大現其眼。這次又重提醜事,炒冷飯,大概以為已經把孟先生的家看牢,嘴加封條,但孟偉哉先生有機會,還會發出自己的聲音。

李景田說了一通自吹自擂的中共「偉光正」,把羅幹下令退黨者查出,一律開除公職,及在大學中集體拉人入黨的事掩蓋。所謂「據調查」就是這麼回事。世界上任何一個黨都沒有不准退黨,退黨要受迫害、丟飯碗、餓飯的事,還有臉堂而皇之的大談「調查」,這丟的絕不止李景田小官的臉,一個自稱「比上一年增加了二百四十萬人」的黨竟然害怕到對退黨的人普遍迫害,這顯然是武大郎開的黑店就要關張的標誌。

還特意「透露」李景田另一個官銜(中央保持共產黨員先進性教育活動領導小組副組長),藉機宣傳那個一分認真,九分玩笑的「保鮮」運動,上邊沒幾個人認真,下面更是走過場,可笑的是中共似乎真以為大陸人民不懂這套把戲。

小官李景田說來說去,還是沒敢提《九評》兩個字,絕對不敢聲張!惟恐人知!

前幾年美國遭遇拉登恐怖組織911襲擊紐約姐妹雙廈,死亡三千多人(包括華人),大陸網上一片「憤青」喝采之聲,中共很是得意。

2001年初,江氏與羅幹同謀導演天安門栽贓偽自焚案,要全民看電視,掀起仇恨法輪功狂潮,江氏與羅幹也曾得意狂喜了一陣子。

物轉星移,現在輪到大陸老百姓樂了。對中共各地作惡多端的酷吏貪官無端橫禍,集體報應,百姓普遍反應:「老天睜眼了!死的太少!」

這就是中共害怕《九評》及退黨讓大陸百姓知道的原因!它知道老百姓都恨它,全國都在罵它。中共這個歷史上最殘忍的國家恐怖主義者屠刀下死亡8千多萬同胞,現在全面解體的大恐怖,君臨到國家恐怖主義者頭上。

「謀殺是屬於殺人者的,大部份還是回到他身上!
盜竊是屬盜賊者,大部份還是回到他身上!
愛情是屬於愛人的,禮物是屬於給予者。
一定會是這樣!」

百年前美國詩人惠特曼在《轉動的自然之歌》中告訴人們:大恐怖由何而來?又回歸何處?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