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恐怖
 
作者:柳下风
 
2005-7-11
 
【人民报消息】最近中共喉舌发布的两件事,实际上就是一件事,就是中共对揭穿它的《九评共产党》与因而引发的退党大潮直逼300万怕得要命。

可笑的是抗议 “卫星插播”,却死也不敢透露插播了什么?就是怕党员和百姓知道《九评》和退党大潮,中共内部传达什么《九讲》、《九篇文章》之类,此次不再拿老百姓说事,没再说什么“侵犯人民看电视的权利”呀!而由亚太卫星控股公司出面,其实这个公司是某太子党的掌中物,中共拉住太子党,临危救命。

7月3日发生的事,7月4日就知道是法轮功所为,而且是香港插播,“有罪推定”,不仅是中共政府特权,也成了与中共沾边的“民用”公司的特权,公司总裁陈兆滨没有半点事实根据,只能突显其后台老板的霸道。

在呼吁国际社会谴责、掩盖下点睛之笔是“向香港特别行政区警方报警”,“保留采取适当法律行动的权利”。

前年以“法律”名义,中共力逼香港法庭无理迫害法轮功人士失败而大丢其脸之后,再生二计,屠伯之心,一目了然;三度香港“七一”大游行之后,中共仍以为港民可欺,刚愎自用,昏不可当。

对于轰动世界、遍及亚非欧美的近千次《九评》研讨会,及直逼300万的退党大潮,不仅不准大陆媒体发布消息,也不准海外媒体报导,成了青一色海内外共控媒体的标志。

自大纪元报系《九评共产党》系列社论发布起,中共闷声七个月,对全世界波涛汹涌的退出中国共产党运动也封闭消息,闷声半年,愚蠢的是,大陆民众与各级干部已经知道实情的情况下,拖延到7月7日,中共才令组织部李景田出面,在专门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透露”。这个小官也可伶,用自己的舌头,讲别人拟好的说词,不由自主地充当中共造谣公司的“公关”职员,表现一下小小锣丝钉的党性。中共笔杆子们,字斟句酌,小心翼翼,什么境外“个别”网站(这个“个别”包括的是美、欧、澳、亚以至以色列,无数支持中共党员退党的文章与集会),什么“数以千计”!表演一下“党的喉舌”擅长夸大或缩小的蹩脚算数!

把大纪元网站公布的270万退党数字改为“数以千计”,俨然有特权篡改自由媒体发布的重要信息,因为它是中国共产党的组织部!

尤其愚蠢的是,一个党员孟伟哉退党,竟惊动中共倾全力封杀与反驳。经孟伟哉个人一再声明退党:“已不是共产党员”,中共在世界上大丢其丑,大现其眼。这次又重提丑事,炒冷饭,大概以为已经把孟先生的家看牢,嘴加封条,但孟伟哉先生有机会,还会发出自己的声音。

李景田说了一通自吹自擂的中共“伟光正”,把罗干下令退党者查出,一律开除公职,及在大学中集体拉人入党的事掩盖。所谓“据调查”就是这么回事。世界上任何一个党都没有不准退党,退党要受迫害、丢饭碗、饿饭的事,还有脸堂而皇之的大谈“调查”,这丢的绝不止李景田小官的脸,一个自称“比上一年增加了二百四十万人”的党竟然害怕到对退党的人普遍迫害,这显然是武大郎开的黑店就要关张的标志。

还特意“透露”李景田另一个官衔(中央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领导小组副组长),藉机宣传那个一分认真,九分玩笑的“保鲜”运动,上边没几个人认真,下面更是走过场,可笑的是中共似乎真以为大陆人民不懂这套把戏。

小官李景田说来说去,还是没敢提《九评》两个字,绝对不敢声张!惟恐人知!

前几年美国遭遇拉登恐怖组织911袭击纽约姐妹双厦,死亡三千多人(包括华人),大陆网上一片“愤青”喝采之声,中共很是得意。

2001年初,江氏与罗干同谋导演天安门栽赃伪自焚案,要全民看电视,掀起仇恨法轮功狂潮,江氏与罗干也曾得意狂喜了一阵子。

物转星移,现在轮到大陆老百姓乐了。对中共各地作恶多端的酷吏贪官无端横祸,集体报应,百姓普遍反应:“老天睁眼了!死的太少!”

这就是中共害怕《九评》及退党让大陆百姓知道的原因!它知道老百姓都恨它,全国都在骂它。中共这个历史上最残忍的国家恐怖主义者屠刀下死亡8千多万同胞,现在全面解体的大恐怖,君临到国家恐怖主义者头上。

“谋杀是属于杀人者的,大部份还是回到他身上!
盗窃是属盗贼者,大部份还是回到他身上!
爱情是属于爱人的,礼物是属于给予者。
一定会是这样!”

百年前美国诗人惠特曼在《转动的自然之歌》中告诉人们:大恐怖由何而来?又回归何处?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