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管理学界最具影响人物会如何看《九评》
 
作者:龚平
 
2005-5-23
 
【人民报消息】彼得.杜拉克(Peter Drucker,也被译为德鲁克)是美国著名的管理学家,也是现代管理学理论的奠基人。他被人们认为是管理学界最具有影响力的人,是自有管理理论以来最伟大的思想家。著名权威杂志《经济学人》曾说:“世上如果有所谓大师中的大师,那人必定是杜拉克。”

杜拉克著述甚丰,在超过半个世纪的写作生涯中,杜拉克共出版了三十多本书,他的作品大凡一经出版就会成为畅销书。但他第一部具有重大影响的作品,是1933年他二十四岁时发表的一篇论文,名为《保守的国家理论和历史的变迁》。这篇文章后来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

在这篇政治论文中,杜拉克基于自己对时代的思索与洞见,对19世纪著名的实证主义法学家、普鲁士保守主义精神之父斯达尔(Friedrich Julius Stahl)的思想进行了回顾与评述,斯达尔因此而成为指引人们脱离1930年代动乱的明灯。文章出版两个月后,纳粹党取得政权,该书立即被禁止,最后是全部销毁,因为纳粹无法容忍犹太血统的斯达尔受到如此的推崇。

尽管如此,那本小书仍然产生了深远的影响。1970年代,当杜拉克在萨尔茨堡参加他的德国出版商举行的二十周年纪念宴会时,好几位德国政府的现任高官告诉他,他们读到他那本小册子的时候,还是学生或刚从学校出来工作的人,但书中的内容让他们在各种压力和危险下、在整个纳粹统治时期都没有与纳粹党同流合污。二战后欧洲经济体的第一任主席沃尔特.哈尔斯坦曾告诉杜拉克,他那时作为一位年轻的律师,因为读到杜拉克关于斯达尔的文章而没有加入纳粹组织。

从这个角度上看,杜拉克当年的文章已经不仅仅是一篇学术论文,更是一本救命书。它帮助很多人选择了正义和光明,避免了纳粹战犯日后被审判与清算的下场,同时也减少了犹太人所遭受的不幸,等于挽救了无数人的命运。

今天,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另一本小册子──《九评》上。

《九评》让无数中国人看清了另一个极权邪恶──共产党的真实面目,从新选择了自己生命的道路。很多人看了《九评》之后开始反思自己过去的所作所为,也有很多人看了《九评》之后宣布退出恶党。前段时间在网站上看到一则消息,是一位原来参与迫害他人信仰的村支书因为看了《九评》而对受害者道歉,并主动声明退党。像村支书那样的人并不是少数,他们因为从《九评》得到真相而从中共队伍内退出,不再与邪恶为伍,避免了日后被清算的命运,同时也减少了很多无辜百姓可能遭到的不幸;更多的中国人可能因此而不再加入中共,给生命美好的未来带来保障。因此,可以毫不过分地说,《九评》与杜拉克当年的小册子一样,是一本极其珍贵的救命书。

《九评》发表之后,中共攻击说这是搞政治,也有不明真相的人随声附和。其实如果人们能够想想杜拉克的小书,也许就不会再这样看问题。当那些德国高官庆幸自己从纳粹的厄运中逃脱、对杜拉克满怀感激的时候,他们决不会认为杜拉克的小册子是在搞政治。同样,如果哪天中共彻底垮台、罪恶遭到清算的时候,通过《九评》了解真相并停止作恶的人,也不可能认为《九评》是在搞政治。从最深的意义上看,它的确没有搞政治,而是在救人。

读着这两本不同寻常的小册子,不禁让人深深感叹。面对巨大压力,面临大是大非的正邪抉择,人们最需要的是对事情真相的了解和进行选择的勇气,而那真相与勇气,有时就来源于那样的一本小册子。

如果说这两本小册子有什么不同,那就是《九评》更英勇地直接面对了更大的邪恶,因而给人以更深刻的心灵震撼,挽救更多人的命运,具有更加深远伟大的历史意义。

杜拉克当年的文章以艰深含蓄、不被纳粹抓住把柄的方式表达自己的看法,《九评》则以横空出世、犀利公开的态度进行。杜拉克通过表达对一位历史名人的推崇来间接引导人们,而《九评》则是对百年来共产党历史和本性的直接彻底的否定和揭露。杜拉克的小册子在纳粹还没有完全成气候的时候发表,而《九评》则在中共最貌似强大的时候出现。如果说杜拉克阻止了众多德国人参与纳粹,那么《九评》的发表及由此而引发的超过175万、而且还在迅猛发展的退党大潮,则从心理上和事实上宣告了这个人类有史以来最庞大、最专制、最罪恶的专制系统必然解体的命运。

目前《九评》被翻译成15种语言在世界各地流行,势必在世界范围内削弱、消除共产党的影响,增强国际正义声音的力量,构成对共产邪恶更大范围的打击。从中受益的,将不仅仅是千千万万的中共党员,更是十几亿的中国人以及整个世界。

由此想来,相信如果杜拉克读了《九评》,定当抚掌击节,感慨万千。

〔原题目:管理大师的第一本书与《九评》〕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