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笑:香港年輕女記者夜訪江澤民(多圖)
 
作者:平長安
 
2005-3-17
 

江:想當初,我多牛!
【人民報消息】時間:2003年4月14日深夜,地點:中南海

香港女記者(女):普通黨員,您好!
江澤民(江):怎麼哪壺不開提哪壺?叫我軍委主席。這幾天我煩哪,出鏡率越來越低嘍!

女:聽說您被外國媒體評為人權惡棍?
江:什麼人權?先有了生存權,再談人權嘛。

女:那我們香港早就解決群眾的溫飽問題了,在大不列顛的統治下生存權和人權都有了呀,幹什麼還要推行23條呀?

江:那是萬惡的香港舊社會,完全是資本主義人權。再說,那陣兒是大不列顛領導,地大物博,人口稀少,當然有閑功夫談人權。現在香港回歸了,就是中國的一部份了,我國地大物少,人口眾多,底子又薄。那麼多人飯都吃不飽,所以我們當前的根本人權是吃飯權,生存權。

女:解決了溫飽就滿足了,他們都說這生存權和豬權差不多了。

江:豬權有什麼不好?你看咱們的好領導有幾個長得不像豬的?你知道為什麼董建華叫特首?特首就是特大號的豬頭!其實尊重豬權就是尊重領導,尊重領導就是尊重國家,尊重國家就是尊重人民,人民受到尊重,這才是社會主義民主和社會主義人權。

女:有道理!......哎喲!我這是在哪兒給繞進去的?
江:小同志,要認真看書學習,弄懂馬列主義。

女:您真不愧是好領導!

江:不要誇我,他們都說這是三個代表的路線好。

女:聽說你在美國被告了?
江:我母雞呀。(我晤知)

女:什麼?
江:「我母雞呀」是廣東話「我不知道」的意思,這都不懂!

女:慚愧,我還是香港出生的呢,發音都沒您準。
江:唉,這幫法輪功,可把我整慘了。你說他們什麼都不怕,軟硬不吃,幾年來一著兒錯棋都沒走過,我有生之年看不到希望了。

女:也別這麼說,您注定要名垂青史了,人民會永遠記著您的。
江:我早就想打臺灣,可我有這個心,沒這個膽呀。這小布什還真是敢想敢幹,說打就打。我真羨慕他呀!你看人家這軍委主席怎麼當的。


江偽造歷史檔案照
女:人家有當兵的經驗。您扛過槍沒有?
江:沒有。

女:吃過糠沒?
江:沒有。

女:下過鄉沒?
江:沒有。

女:那您幹過什麼?
江:分過贓,嫖過娼,尿過褲襠。

女:嘻!
江:小同志,你今天真漂亮,臉上塗的是什麼油?

女:法克油。
江:噢!進口的吧?哎,看你嘴邊的笑模樣,我怎麼總覺得你們年青記者一點兒都不Simple,一點兒都不 Naive?

女:您變得老成多了!
江:不要這樣說,我還年輕,還想再幹20年,(含淚唱):「我真的還想再活五百年......」

女:您別太傷心,哭壞了身子骨。
江:錦濤同志還太嫩,才60歲。我老夫要把他扶上馬,再送上一程,(一甩水袖,唱:我一步一顫,步步顫顫,一步一顫,步步顫顫......)

女:您這麼辛苦,到底為了什麼?
江:我咬定青山不放鬆。

女:啊?
江:青山就在我心中。

女:心中有誰?
江:心中有誰你甭管。

女:好歹給個交代?
江:九十公斤大肚翁。

女:噢。
江:都是那個第二代,欽定了第四代。這小子比泥鰍還滑,我多年來找他的漏洞就是找不到,怎麼這種人都讓我碰上了?

女:他上臺後能把您給賣了嗎?
江:很可能。所以我交接班時就讓他打臺灣,宜早不宜遲。我的心腹慶紅就可乘虛而入,也許我還有翻身的機會。


江:以前誰這麼侍候他呀!
兩年過去了。時間:2005年4月1日深夜,地點:上海

女:前核心同志,您好!
江:你別噁心我了。我心裡覺得好可怕,好可怕的,你看我的手都是冰涼的。就你還惦記著我。我手頭兒還有私房錢五千萬美元,你看咱倆是不是遠走高飛?

女:綿恒說他有五十億,我都沒動心。
江:這麼多?這小子貪污公款,不,貪污家產!

女:這幾天有沒有領導來看過您呀?
江:沒有啊。我早就知道,這共產黨官兒裡邊沒有一個有良心的。要不然我幹嗎抓著權不放?現在真是樹倒胡孫上呀!

女:應該是樹倒猢猻散吧?
江:不是,我老江這棵大樹一倒,那姓胡的孫子就上來啦!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