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笑:香港年轻女记者夜访江泽民(多图)
 
作者:平长安
 
2005-3-17
 

江:想当初,我多牛!
【人民报消息】时间:2003年4月14日深夜,地点:中南海

香港女记者(女):普通党员,您好!
江泽民(江):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叫我军委主席。这几天我烦哪,出镜率越来越低喽!

女:听说您被外国媒体评为人权恶棍?
江:什么人权?先有了生存权,再谈人权嘛。

女:那我们香港早就解决群众的温饱问题了,在大不列颠的统治下生存权和人权都有了呀,干什么还要推行23条呀?

江:那是万恶的香港旧社会,完全是资本主义人权。再说,那阵儿是大不列颠领导,地大物博,人口稀少,当然有闲功夫谈人权。现在香港回归了,就是中国的一部份了,我国地大物少,人口众多,底子又薄。那么多人饭都吃不饱,所以我们当前的根本人权是吃饭权,生存权。

女:解决了温饱就满足了,他们都说这生存权和猪权差不多了。

江:猪权有什么不好?你看咱们的好领导有几个长得不像猪的?你知道为什么董建华叫特首?特首就是特大号的猪头!其实尊重猪权就是尊重领导,尊重领导就是尊重国家,尊重国家就是尊重人民,人民受到尊重,这才是社会主义民主和社会主义人权。

女:有道理!......哎哟!我这是在哪儿给绕进去的?
江:小同志,要认真看书学习,弄懂马列主义。

女:您真不愧是好领导!

江:不要夸我,他们都说这是三个代表的路线好。

女:听说你在美国被告了?
江:我母鸡呀。(我晤知)

女:什么?
江:“我母鸡呀”是广东话“我不知道”的意思,这都不懂!

女:惭愧,我还是香港出生的呢,发音都没您准。
江:唉,这帮法轮功,可把我整惨了。你说他们什么都不怕,软硬不吃,几年来一着儿错棋都没走过,我有生之年看不到希望了。

女:也别这么说,您注定要名垂青史了,人民会永远记着您的。
江:我早就想打台湾,可我有这个心,没这个胆呀。这小布什还真是敢想敢干,说打就打。我真羡慕他呀!你看人家这军委主席怎么当的。


江伪造历史档案照
女:人家有当兵的经验。您扛过枪没有?
江:没有。

女:吃过糠没?
江:没有。

女:下过乡没?
江:没有。

女:那您干过什么?
江:分过赃,嫖过娼,尿过裤裆。

女:嘻!
江:小同志,你今天真漂亮,脸上涂的是什么油?

女:法克油。
江:噢!进口的吧?哎,看你嘴边的笑模样,我怎么总觉得你们年青记者一点儿都不Simple,一点儿都不 Naive?

女:您变得老成多了!
江:不要这样说,我还年轻,还想再干20年,(含泪唱):“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

女:您别太伤心,哭坏了身子骨。
江:锦涛同志还太嫩,才60岁。我老夫要把他扶上马,再送上一程,(一甩水袖,唱:我一步一颤,步步颤颤,一步一颤,步步颤颤......)

女:您这么辛苦,到底为了什么?
江:我咬定青山不放松。

女:啊?
江:青山就在我心中。

女:心中有谁?
江:心中有谁你甭管。

女:好歹给个交代?
江:九十公斤大肚翁。

女:噢。
江:都是那个第二代,钦定了第四代。这小子比泥鳅还滑,我多年来找他的漏洞就是找不到,怎么这种人都让我碰上了?

女:他上台后能把您给卖了吗?
江:很可能。所以我交接班时就让他打台湾,宜早不宜迟。我的心腹庆红就可乘虚而入,也许我还有翻身的机会。


江:以前谁这么侍候他呀!
两年过去了。时间:2005年4月1日深夜,地点:上海

女:前核心同志,您好!
江:你别恶心我了。我心里觉得好可怕,好可怕的,你看我的手都是冰凉的。就你还惦记着我。我手头儿还有私房钱五千万美元,你看咱俩是不是远走高飞?

女:绵恒说他有五十亿,我都没动心。
江:这么多?这小子贪污公款,不,贪污家产!

女:这几天有没有领导来看过您呀?
江:没有啊。我早就知道,这共产党官儿里边没有一个有良心的。要不然我干吗抓着权不放?现在真是树倒胡孙上呀!

女:应该是树倒猢狲散吧?
江:不是,我老江这棵大树一倒,那姓胡的孙子就上来啦!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