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紫陽喪事前後密聞大披露(圖)
 
2005-2-8
 

2月6日部分六四人士前往富強胡同6號趙紫陽故居悼念紫陽。

【人民報消息】(大紀元記者辛菲2月8日採訪報導) 2月7日,陳一諮先生向大紀元披露了趙紫陽先生喪事期間的密聞。陳一諮先生指出,整個喪事過程,可見當局的控制之嚴,這種控制是毛澤東時代都沒有過的,中國歷史上更沒有過,比斯大林集權主義更加恐怖、可惡,共產黨已經墮落到絲毫沒有人性的程度了。陳一諮先生表示對中共當局在趙紫陽逝世後喪事期間的醜惡表演、流氓欺騙的手段表示強烈的氣憤和痛恨。

下面是陳一諮先生在接受大紀元記者辛菲採訪時批露的趙紫陽喪事前後不太為人所知的14件事情,陳一諮先生表示這都是通過可靠的消息來源得到的。

一、趙紫陽還沒有病故,中共就已經做了準備,就在趙紫陽剛剛病故的時候,中央辦公廳和國務院辦公廳就發出了內部文件,所有的公務員一律不能去吊祭趙紫陽。同時還通知凡是在趙紫陽工作過的地方,如:廣東、四川、內蒙以及他的家鄉河南,不許人來悼念。後來,因為國內的呼聲太強烈、國際的輿論也太大,他們才允許廣東來了少數領導人,相當一部分想來的人都沒有來成,而趙紫陽的親戚,很多人想來也沒有來成,有人來成了,但是受到了種種的威脅和恐嚇。

二、當局對所有的新聞都進行了封鎖,不僅是不允許報導,互聯網上的文章都刪除,而且對於想報導和想採訪的記者,都採取了很多野蠻的、不講道理的、不講人性的軟禁、警告等各種手段。中共發的文件中有一條,哪個單位的人要去祭奠了,那個單位的領導人要負責,很多領導人為了不丟官,只好限制下屬去悼念了。新聞單位也沒有辦法,完全都是被中共嚴密地控制著。

三、外國政要、團體、個人發給趙紫陽家的唁電、信函、悼文,趙家一個都沒有收到,全部被攔截,包括美國國際關係委員會主席發給趙紫陽的太太和家人的信,趙家也都沒收到。這不僅是違背了起碼的人倫、人性,連起碼的外交道義、外交規則都不講了。

四、不僅阻止大家去富強胡同6號設的靈堂祭奠,而且從趙家設了靈堂之後,北京所有的花店都被下令不許賣白花。人們買不到白花,只有到遠郊和別的地方買來,而且路口設置了很多障礙。

從開始的時候,18號,靈堂剛建立的時候,當局控制得比較嚴,因為大家的強烈抗議和海外輿論的強大,使他們放鬆了幾天,所以19、20、21、22這四天,就去了將近5000人,還有很多人被擋著。後來,當局看去的人多了,就又嚴控起來。陳一諮先生兩次讬人送花圈,都沒有送成。

五、趙家的孩子按照中國的傳統想到廟裡去做場法事,結果同意趙家去辦法事的人也被安全部門給抓走了。不僅如此,而且趙家的人在廟裡做法事的時候,都不讓戴白花、黃花。

六、趙紫陽的一個侄女想到靈堂去拜祭,單位的領導找她談話,說:希望你不要去,你要去的話,你是不是還想繼續在這兒幹。威脅她,如果去,就要被開除。

七、趙紫陽一位老堂兄,90多歲,聽說趙紫陽不在了,從他河南老家想來拜祭,但是他所在地的鄉鎮長攔住他,不讓他來。這位老人痛哭流涕,最後以死相脅,最後當局不得不讓他去,還派了一個人跟蹤。

八、趙紫陽的親戚和下屬到了北京後,通過重重的阻礙,到了北京,表面上是安排在北京飯店了,但是所有的人都安排在一層樓,全部都被秘密警察和安全人員守住,不讓人進,電話也打不進去,住進去的人電話打不出來,也不許到別的地方去。到趙家去拜祭還得有人跟著。

九、在趙紫陽告別儀式那天的早上5點鐘,家屬突然接到通知,讓他們到醫院去,家屬就去了。去了以後,所有的攝像設備、照相機都被清除出去了,說是要做一次安全檢查。清除出去後,鮑彤來了,家屬事先不知道,鮑彤滿臉的剛毅,向趙紫陽致祭,這時候,趙紫陽的女兒王雁南從兜裡拿出一個數碼相機,要給鮑彤拜祭拍張照片,結果安全人員過去就要搶,王雁南沒讓他搶走,但被擋住不讓照。這時候,王雁南的先生王志華就說:「你們這樣做,太沒有人性了,太不像話了,你們要這樣搞的話,下面的活動我們停止。」在這種情況下,安全人員才退縮。

最後,鮑彤給趙紫陽遺體鞠躬的時候,王雁南照了三張像,但是家屬強烈要求鮑彤去參加遺體告別,還是沒被允許。

鮑彤去的時候,右手腕子上打著石膏,就是前段時間他和太太要去悼念趙紫陽時被阻攔,他的太太被推倒在地斷了兩根肋骨,鮑彤也右手骨折。

十、中共在遺體告別的日期上也玩花招,決定29號開遺體告別,26號晚上才告訴家屬,使得家屬很難通知外地的親戚朋友。

十一、家屬給到趙紫陽靈堂拜祭的人發出去2000多份邀請函,請他們去參加遺體告別,結果到會的只有大約1300人。其他的人全部被攔阻,被攔阻的人往往是官方認為敏感的、親近趙紫陽的、或者可能參加了表達自己真誠意志給當局帶來麻煩的人。對名單時,當局故意快快地翻過,說沒有這個人。家屬指出來說有這個人,他們才不得已才放行一個。

十二、當局拼命用各種方法攔阻吊唁的人。耍花招,告訴家屬,說遺體告別儀式是9點到11點,實際上,8點半鐘就已經悄悄開始了,所以有些來得晚的人就被擋在外面了,遺體告別實際上10點鐘就結束了,後來又有好多人進不去了。所以,他們不僅沿途阻擋,而且欺騙家屬,在時間上還做文章。

十三、本來家屬已經和官方達成了條件。家屬希望趙紫陽早點入土為安,不希望把事情托得過長,但是官方始終不同意家屬的要求,最後達成兩點妥協,一個是官方不提「六四」的事情,趙家也不提被囚禁的事情。另外一個,當局讓趙家的孩子看了放趙紫陽骨灰的地方,說是放在陳雲、李先念的骨灰旁邊,這樣家屬覺得勉強還可以,就先讓老人入土為安,結果,在告別儀式還沒有結束前半個小時,新華社的新聞稿就發了,說趙紫陽犯嚴重錯誤。同時,又讓家屬去看另一個靈堂,要把趙紫陽的骨灰放在司局長級別的地方。家屬不同意,所以就把骨灰帶回家了。

十四、所有去趙紫陽靈堂拜祭的人以及去遺體告別的人,都被當局錄像登記,當局從中選擇過去跟隨趙紫陽的或者對當局有所不滿的,開始跟蹤、監控,甚至進行新一輪的迫害。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