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寫的事實沒有辦法用墨寫的謊言掩蓋(多圖)
 
2005-1-31
 

看看《九評共產黨》什麼都明白了!
【人民報消息】 中共利用海外媒體放風,哄騙趙的家人及海內外輿論,處理趙紫陽後事作法極其卑劣,這實際上是為大紀元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增添了新的素材。

1月30日,大紀元記者辛菲採訪了現居美國的高文謙先生,高先生曾先後在哥倫比亞大學東亞研究所、華盛頓伍德-威爾遜研究中心和哈佛大學費正清研究所擔任訪問學者,是前中共最重要的官方史學家之一。

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遺體告別儀式1月29日上午在北京八寶山公墓舉行,新華社簡要報導了趙紫陽的生平,隻字未提趙曾擔任國務院總理、黨總書記、以及他在改革開放中的重大貢獻,卻特別指出趙在89年「犯了嚴重錯誤」。

記者問:中共對趙紫陽後事的處理以及評價,不知您有何感想?您對這整個過程怎麼看?

高文謙答:和我原來預料的差不多,因為我是從共產黨體制內出來的,了解他們。大陸官方前段時間搞的所謂「松動」,做了某些「讓步」,都是非實質性的,僅僅是個策略上的手法而已。共產黨不是經常講原則的堅定性和策略的靈活性嗎?在處理趙紫陽的喪事這個問題上也表現了這種手法,所謂的原則性,就是說對趙紫陽問題的定性決不退讓半步。

前段時間,海外的某些媒體出來幫閑,不斷放出風來,散布說官方讓步妥協。實際上這是一個騙招,哄騙趙的家人,讓他們合作,把遺體告別儀式的主導權掌握在官方手裡。因為趙紫陽的家人是遺體告別的主角,沒有他們的配合,這個戲就唱不下去,完全由官方唱獨腳戲的話,世人就很容易看出其中的問題。所以他們必須要讓趙的家人來配合,怎麼能讓趙的家人配合呢?於是便製造假象,放出一些風來,真真假假,虛虛實實。

另一方面,大陸官方放出這些風來,也是為了蒙騙國際輿論,轉移國內的民眾和海外的華人的視線。但實際上從一開始我就覺得無非三種可能性,最大的可能性就是一步不讓,事實果然不出所料。這一點也是由共產黨的本性所決定的。


趙家院子裡堆積如山的花圈讓江妒忌得發瘋!
高文謙說:為什麼不會讓呢?原因就在於趙紫陽問題是中共的一個死穴。因為如果還了趙紫陽一個公道的話,在追悼儀式上恢復他的名譽,問題馬上就接踵而來。第一,究竟是誰在沒有任何法律依據的情況下軟禁趙紫陽16年,一直把人關到死?要追究法律責任的話,從鄧小平開始,中共三代領導人都逃脫不了,他們都對趙紫陽欠下了帳。

事實上,對趙紫陽的軟禁,鄧小平等人完全在沒有任何法律程序的情況下,硬這麼定,硬這麼幹的。就如同對「六四」鎮壓一樣,這個問題將來一定會清算的。趙紫陽是1989年5月下旬被軟禁的,而那時江澤民已經上臺,他不但繼續關押趙紫陽,而且在他當政的13年中使用的手段更加卑鄙和殘忍,這裏面更多的是出於妒忌和報復心理。

高文謙認為:胡錦濤上臺之初,如果高明的話,如果有政治眼光的話,完全可以對趙紫陽實行「革命的人道主義」,用年邁體弱多病這些人道主義的理由,解除對他的軟禁,這樣他們就主動多了。這樣做,完全可以不涉及到任何政治上的評價,不涉及到對他問題的定性,但是先把趙解脫出來,還他一個自由身,但是他們並沒有這樣做。所以我說胡是一錯再錯,從那個之後呢,就很難辦了。

在趙紫陽走了之後,本應借此機會還他一個公道,在舉辦喪儀的時候講點好話,這符合人之常情,符合中國人的倫理道德。但是中共官方一開始態度非常強硬,就是一句話的新聞,然後強力壓制,結果引起海內外反彈,國際社會廣泛的關注,各國政府表態,高度評價趙紫陽,使中共面臨很大壓力。另外,中共黨內也很不滿,感到不平,在這種情況下,中共不得不做了某些策略性的讓步,放了很多風,但是骨子裡是一點沒有變。

記者:您對新華社發的那篇新聞稿怎麼看?

高文謙:新華社發的那條消息雖然沒有在遺體告別儀式上公開去念,但實際上效果是一樣的,就是當眾給趙紫陽潑污水。這條消息是在遺體告別儀式還沒有開完,大約是開始一個半小時之後就發了。這說明是迫不及待呀,這和在遺體告別儀式上宣讀沒有什麼兩樣。趙紫陽當年拒絕鎮壓,根本不是什麼「嚴重錯誤」,而是趙紫陽政治生涯中最值得稱頌的地方。

姑且先不論這些,就說按照中國的倫理道德里「為死者諱」的傳統,也沒有必要在喪儀上做這種文章。由於任何非官方的媒體都不許採訪遺體告別儀式,新華社發的消息是獨家新聞,影響很壞,凸顯中共官方為了一黨之私,一意孤行,什麼都可以幹得出來。中國有「死者為大」的傳統,但是他可以完全不顧忌,就是他們一定要把趙紫陽摁下去。它玩弄的不過是策略的靈活性。我非常理解趙紫陽的家人在這個過程中處於一種無奈、悲憤的情況。

說實話,我當時心裡頭是有所準備的,這些人是不會做出真正實質性的讓步的。但是它居然事先還在媒體上放了那麼多風,許了半天空頭支票之後,然後居然變了個手法,沒在遺體告別儀式上宣讀趙「犯有嚴重錯誤」,但是遺體告別儀式還沒有結束,就迫不及待地在媒體上發表。這種玩弄死者家人的做法實在是卑劣無恥,也真是叫我開了眼了。雖說思想上有準備,但還是感到「悲憤莫名」,這是我看到新華社消息時的感受。

記者:您覺得這件事會造成什麼樣的影響呢?


眼珠打爆,何罪之有?
高文謙:從中共官方發出去的新聞稿,可以看到,實際上它早有決定。新聞稿裡面埋了很多釘子,要細細說出來,有幾大釘子,我準備寫文章把它揭露出來。總的來說,它根本不想做出任何讓步。這對中共第四代領導人胡錦濤在形象上是個極大的傷害,人們就不會再相信他所標榜的「以人為本」、「依法治國」,這都是一套鬼話,連自己的總書記趙紫陽都不能善待,你能夠善待普通的老百姓嗎?誰能相信呢?就是在這次悼念趙紫陽的活動中,趙紫陽家鄉河南的一個老鄉自己戴一朵白花去悼念趙紫陽,眼睛就被打爆了,真是慘不忍睹啊!露出了一種赤裸裸的殘暴的真實面目。血寫的事實沒有辦法用墨寫的謊言掩蓋,這回看得非常清楚。

中共對趙紫陽處理的這件事上,使得胡上臺後一直在鼓噪的所謂「新政」破產。你想,這種「新政」難道就是這樣對待自己的人民嗎,就是這樣踐踏起碼的人道嗎?這一次中共是舊債未還,又欠新債。這就是共產黨的本性,別人是改變不了的。如果繼續這麼走下去,作為一個執政黨,要把中國引導到什麼方向上去,是看不到任何希望和前途的。

記者:您覺得這件事情就這麼過去了嗎?還是會有後效應?

高文謙:我覺得事情還沒有完,目前壓下去,只不過是一種暫時的過關。中國有句話「過得了初一,還過得了十五嗎?」中共官方在趙紫陽喪儀的問題上連哄帶騙,軟硬兼施,應付過關,但是馬上緊接著就是4月5號的清明節,6月4號的周年,這些都是敏感的日子,都是和討還趙紫陽公道、恢復趙紫陽名譽都是連在一起的,就算今年能過去,還有來年的祭日呢。

所以可以說,中共當局一方面可以採取強硬手段,殘民以逞,但是另外一方面他們自己坐在火山口上,整日提心吊膽、心驚肉跳,沒有一刻可以安穩。所以這種日子也很不好過。

目前由於中國大陸整個經濟形勢發展速度還比較快,很多中國社會的深層矛盾暫時被掩蓋住了。一旦經濟發展速度降下來,就要「水落石出」,各種問題就要充分地暴露出來,而且更加尖銳化。那個時候就不是一味的強力壓制就能夠奏效的,所以中國還有一段苦日子要走呢。

記者:很多人說,中國的老百姓有個遺忘的慣性。雖然經歷過一次次的迫害、謊言,但還會重蹈覆轍般地繼續麻木。您怎麼看呢?

高文謙:這也是中國人的悲哀,非要刀架到自己的脖子上後才覺醒,否則事不關己,高高掛起。但是,中國有良知的人就是要和這種遺忘做斗爭。我是搞現代史的,實際上就是在做這樣一件事情,還老百姓的知情權,與中共官方強迫老百姓遺忘,製造集體失憶症做斗爭,你們新聞媒體實際上也是在做同樣的一件事情,就是把事實真相告訴老百姓,喚起國人起來斗爭。今後的道路仍然任重道遠。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