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今夜輝煌──一個神話與傳說的夜晚 (多圖)
 
2005-2-5
 



大型舞蹈「八仙過海」表現了在中國家喻戶曉的民間傳說故事。

【人民報消息】(大紀元記者韋實紐約報導)2005年新唐人主場全球華人新年晚會2月4日在紐約曼哈頓麥迪遜花園劇場落幕,全場五千餘座位爆滿。以神話傳說為主題的大型樂舞成為晚會主軸,晚會的高水準藝術和中華傳統的文化內涵博得了全場東西方觀眾的熱烈掌聲。美加元首給晚會發來賀信,恭賀華人新年。



晚會開場的燈籠陣和紅綢彩帶舞新年吉慶氣氛濃厚。

晚會在旗鼓陣「雷霆天威」的號角和雄渾的鼓陣齊奏中開幕,鼓聲磅礴,旌旗翻動。「旗開得勝」的旗鼓陣以純正陽剛的光明氣象揭開了本屆晚會的序幕。

黃衫者振紅鼓,藍衣者舞旗幡。鼓聲強勁,鏗鏘威猛之勢有如戰場; 旗範滾動,征殺之氣有如軍陣。音樂激蕩,鼓聲如排山倒海,在舞臺中心舞者雙手齊舞旌旗中,眾藍衫舞者打著旋子在雄渾的鼓陣齊奏中結束了旗鼓陣。




映唐獅龍團和天驕藝術團表演大型舞蹈"龍鼓樂大唐風"。

中國傳統的獅子舞帶來了祥瑞的氣息,也帶出了舞劇過年的傳說。舞劇講述了中國人過年傳統的由來--老和尚用爆竹、對聯和燈火三樣法寶降服了猖獗的年獸。也帶出了村裡老婆婆在慌忙逃命之余仍以善心對待他人得到善報的古訓。

舞劇在同一個舞臺上展現兩個不同的時空,以老婆婆給小孩子講故事的方式開場,舞臺的背景利用超大規模投影設備配合燈光營造出從喜慶到天昏地暗,海濤奔嘯,雷電四射的末日氣氛。逃難人在逃跑中,唯有一位老婆婆善心對待僧人,僧人的一句「善念善行,必有善報」重覆了傳統的智慧。隨後演員用豐富有彈性的肢體動作將獸的兇悍表現得淋漓盡致。旋轉的燈籠陣和靈動的彩帶加上傳統的少女頭飾把中國吉慶的年節氣氛推到了高潮。

在開場的熱烈歡慶中,主持人ADAM和蕭茗走到了臺前,在蕭茗吟出,「在這神話與傳說之夜,忘記車水馬龍,回到神州的神話中」的時刻,新唐人全球新年晚會的大戲拉開了帷幕。

現代舞「藍花花」採用陜北民歌「蘭花花」的曲調改編,以西方人的角度和手法表現東方姑娘對美好的嚮往。黛珊舞團的專業舞者們來自日本、法國、臺灣、希臘、墨西哥和美國等不同的地方,共同表現這朵美麗的小花。藍花花運用了傳統舞蹈的高難度動作,八名女舞蹈演員象徵八個花瓣,時而輕柔的表演印度舞蹈中手印,時而表現芭蕾舞中的高難度的跨越和旋轉,藍色飄逸的舞服代表了美麗花朵的成長和開合。




女高音姜敏演唱「思鄉曲」和「詠梅花」。

去年參加新唐人晚會的女高音姜敏再次獻歌兩首,「思鄉曲」感嘆人世間的風雨滄桑,世態炎涼。歌聲圓潤甜美,傾訴一份對生命的省思與洞徹。那份對故鄉的嚮往明晰而真實,對生命的呼喚和渴望在熱情的追尋之中從心底流出。

「詠梅花」唱道,「北風凜凜雪飄飄,鐵骨金心難動搖。玉質常開破迷霧,幽香時透引春潮」。悲愴中有豪邁,然而堅韌和決心又從歌聲中流出,抒情的部份包含深情和讚賞和對春的希望。




國立臺灣藝術大學舞蹈系表演的柔美靈動、婀娜多姿的傣族舞蹈「沁」。

國立臺灣藝術大學舞蹈系表演了傣族舞「沁」。柔美靈動的少女們身著青衣青裙,婀娜儷影徜徉於大自然中。舞蹈動作多為半蹲姿態上身體均勻的顫動,身體及手臂的曲線,形成了特有的舞姿造型。她們手臂的每個關節都有彎曲,如孔雀般優雅的舞姿烘托出活潑喜悅的意境。

男低音Christian Bischoff表演了獨唱「風雨同行」和「我相信」。「當你走在風雨中,昂起頭,無懼黑暗。哪怕風雨肆虐,前程渺茫,別停步,別停步,心中充滿希望,你不會孤獨,你不會孤獨。」這歌詞被他雄渾而有信心的聲音傳到觀眾心田,包含著堅強和對黑暗的無畏,背景為射出烏雲的陽光,歌聲如同一隻手牽著人在黑暗中前行,充滿了信任和溫暖。

「我相信」中唱到, - 我相信,每一滴雨珠,滋潤著花兒一朵;我相信,黑夜淒苦,總有一支燭光在閃礙;神在聆聽。」Bischoff淺吟低唱,歌聲的平靜中蘊含了希望和信念中對美好的渴求。




小舞劇〔鐵杵磨針」表現了真武大帝在武當山修煉得道的曲折故事。

小舞劇「鐵杵磨針」引出了「只要功夫深,鐵杵磨成針」這典故的來歷,和這個動人故事傳遞的堅韌不拔的精神。它取材於武當山上真武大帝的修道故事。相傳真武大帝本為黃帝年間凈樂國太子,為修大道入武當山苦修。一日打坐入定之時,群魔亂舞,演化種種幻象恐嚇,他不為所動。色魔化身絕色美女,真武在緊要關頭為色所迷。事後,真武懊悔不已,自覺數十年苦修付之流水。下山時,遇神化老婦人點化,每天都會把鐵杵磨細一點,時間長了總會磨成針。真武恍然大悟,以大決心重新精進修煉, 終成正果,最後在武當山白日飛升。

舞蹈中揉合了傳統的民族舞、現代舞、芭蕾舞和中國戲劇的動作,修道人的道家煉武的矯健身手在劍舞中展現,騰躍中帶出修煉超脫的自在快樂。燈光突變,音樂詭異,眾魔出洞,真武不為所動。嫵媚曼妙,身姿柔軟,最美麗,也最難抵禦的色魔出現,真武在抵禦中苦苦掙扎,最終被色魔帶動。真武在悔恨自責,魔在歡欣鼓舞。在神化身老婦人以鐵杵磨針的恒心與胸懷點化後,重歸正道的珍惜和欣喜在舞蹈中跳動而出。秋去冬來,真武在七彩光環中白日飛升。

美國音樂的代表之一,德索夫合唱團演唱了「純樸的禮物」和「蓮花頌」。他們的和聲如花瓣層層開放,相得益彰。正如手中呵護著聖潔的蓮花,想起花的美好和經歷的風霜。光明來源於堅信,回歸的渴望和心靈的光明在優美婉轉而帶有永恒的美好聲音中回向。蓮花頌中唱道,「迷醒去執見真道,世間百苦磨心智,無懼堅信靈自華,沙中篩金舍自得。」在歌聲的一次次的起承轉合中,心靈的自在感受在空中飄飛回蕩。




大型舞蹈「佛光普照」表現了千百年來人們
在農曆新年第一天祭拜神佛、感謝神佛保佑的傳統。

上半場演出在大型舞蹈「佛光普照」後結束。千百年來,華夏神州的人們在農曆新年的第一天祭拜神佛和上蒼,以得到靈魂的安寧和人生的啟示,感謝神佛的保佑。佛光普照表現的正是這成為現代傳說的千年的傳統。

天門打開,代表天上的尊者的四大天王身披金盔金甲, 各展神通法器。八位紅衣女子敬果;八位藍衫藍裙古裝女子獻花;八位白衣舞者女子上香;佛、道列立兩廂。群舞的主題是敬拜的虔誠和對祥和的期盼,中華盛世的洪大華麗新年再現在世界的中心。

下半場在國樂合奏中開幕,新唐人節慶國樂團以「歡慶樂」拉開了新春的慶祝序幕,緊湊歡快中帶有優美流暢的旋律從琵琶的弦上滑出。笛子笙簫,吹出春的歡樂與升騰;絲竹聲聲,帶出金雞報曉帶來新的寄讬。之後中國傳統打擊樂器齊齊上陣,鑼鼓打出中國年節的傳統熱鬧喜慶,琵琶、三弦、古箏、胡琴相和。優美抒情與豐富熱烈的鑼鼓點相得益彰,表達出中國新年愉悅熱鬧的氣氛。

法輪功學員創作的樂曲「如夢令」從悠揚、典雅的古箏輕吟開始,古箏的飄逸清零帶出歲月的滄桑和悠遠。正是「弦依高和斷,聲隨妙指續」。空靈優美的旋律突轉,二胡的悲涼帶出在紅塵中輾轉的辛酸和悲苦,漸漸的,突然見到生命陽光的喜悅和激越被笛子和簫延綿的送出。揚琴作為轉折,帶二胡再次出場,意味著在新生的路上,充滿信心的人生。弦音使樂曲更加華美動人,一次次重覆主題,充份表達修煉中從如夢,昇華,到飛躍,得度的意境。令人感動的聲音 在夜的懷抱裡漸漸黯淡,一切回歸沉靜和美好。

享有中國的帕瓦羅蒂美稱的男高音關貴敏演唱了「在這難忘的時刻」和「滿江紅」歌如其名,「在這難忘的時刻」正如他的聲音在一代中國人的心中流淌,難以忘懷一樣。

寶刀不老形容關先生可能不完全合適,因為他的演唱功力似乎隨著年齡的增長而磨礪得更加深厚。歌聲中包含深深的關懷,然而又有悠揚而輕徹的歡快。聲音似乎可以飛到劇場的每一個角落,如背景投出的白鴿化飛鴻,回到故國的泰山黃河。

紹興四年(1134)秋,岳飛第一次北伐大獲全勝。雨歇雲散,江山明麗,岳飛憑欄遠眺,感慨萬千,作「滿江紅」。關先生的舞臺背景為古代氣勢磅礴的關城,在血色的夕陽裡映照出背後連綿的群山的輪廓。歌聲雄渾中有氣吞山河的豪氣和精忠報國的豪邁。

「怒發沖冠,憑欄處瀟瀟雨歇。擡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烈。」展現了岳飛憑欄遠眺中原失地所引起的洶湧激蕩的心潮。「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雲和月。」正是他蔑視功名,唯以報國為念的高風亮節,和轉戰南北的漫長征程的寫照。中華男兒胸懷正氣、義薄雲天的氣節在歌聲中令人憧憬嚮往。

在主持人ADAM魔術般變出鮮花送給蕭茗後,真正的主角出現了。經常做環遊世界表演的世界級魔術師Robert Torkova到場表演中國圈。五短身材的魔術師手裡拿著一堆圈,看似不起眼。然而他在空中不用手把四個圈電光石火間套在一起技驚全場後,還不滿足於自己的表演,要把一位觀眾拉上臺親傳技術。可憐的觀眾手裡拿著套在一起的圈拆不開,然而魔術師卻不停地示意他是因為各種滑稽動作沒有作到位。解套在他卻是信手拈來,一個個圈被拆下來,最後四個圈被套一起成一條直線,最底下的一個圈被一直通過其他三個圈到頭才被解下。精湛的技藝博得全場掌聲。


大型舞蹈「濁世清蓮」表現蓮花美好可人、純潔高雅的氣質。

大型舞蹈「濁世清蓮」表現的是蓮花美好可人、純潔高雅的氣質。「濁世清蓮」採用古典舞的手法,用粉、黃、綠三段不同色的扇舞分別表現了寧靜平和、善良士真誠和活潑純真的主題。演員手執綢扇,如花瓣在風中開合,儀態萬千,時而綻放,時而含芳。粉紅色衣裙在桔黃光中份外晶瑩而玲瓏,隨著清幽的鈴聲般的音樂,黃色、粉色的花瓣朵朵開放。綠色扇子扮演的是蓮葉和新生蓮花,在舞蹈的結尾, 舞者組成有兩層花瓣的大蓮花,在蓮花的綻放中結束舞蹈。

來自德國,師從意大利世界級大師的女低音楊建生演唱了獄中吟和推背圖。「獄中吟」歌詞由一位在中國大陸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在獄中創作,表達了修煉真善忍的欣慰與坦然。舞臺的背景是在牢籠中的女法輪功學員看著星空,天使在天上默默地看顧這陰冷的牢籠。歌中唱道,「取經多蹉跎,修煉當有難,微笑心相連,生死何所懼,佛法大無邊,堂堂做好人,烈火中錘煉,心存真善忍,為法苦也甜。」法輪功學員在大陸遭受迫害已接近六年,在面對牢獄和死亡時,他們選擇的是堅持信仰,這種堅忍不屈的精神背後的原因,在歌詞中已經有了清楚的註解。

「推背圖 」是唐代著名的預言書,被認為準確地預言了許多近代的史事,所以也使人產生「世道興衰不自由」的感嘆。在低沉而厚重古樸的淺吟低唱中,世事興衰的連綿如同在背景中推背圖中每一象的書頁緩緩翻過,的確是「萬萬千千說不盡,不如推背去歸休。」

王學軍的獨舞「天問」描寫了求道中返本歸真的艱難過程。月亮被烏雲半掩中,一位身著紫紅色華服的貴族,受世間的思緒牽絆,身心被束縛,動作艱澀遲滯。衣袖象徵心靈的牽絆;華服象徵物質的枷鎖。掙脫痛苦的過程中那苦苦的掙扎從肢體的語言中展現無遺。

徹底掙脫牽絆,拖去豪華的外衣後,音樂突然明澈歡快, 生命回歸的歡樂在旋轉和跳躍中釋放。於是明月皎潔當空,簫的平靜意味著返樸歸真的悠然。

隨後主持人宣讀了布什總統的賀電,布什表示,勞拉和我送去最美的祝福,人們應該珍重以往,回歸未來,讓家庭和信仰的價值代代相傳。

加拿大總理馬丁致賀新唐人,表示,和各位嘉賓和新唐人全球觀眾慶祝雞年的來臨。


2005年新唐人主場全球華人新年晚會場面,全場五千餘座位爆滿。

帝國銅管五重奏是美國現在最受矚目的銅管五重奏之一。曾經受邀至伊麗莎白二世禦前獻藝、美國總統就職音樂會演出,每年巡迴全球各大都市。

「奇異恩典」是英國著名聖詩作詞人約翰.牛頓的作品。長號 的明亮堅實,法國號的優美,小號的圓潤嘹亮組成了完美和聲,他們精準的配合和完美的均衡把對那份恩典的感動傳遞給全場的觀眾。

「威尼斯狂歡節」是西方古典音樂的經典之一。不少作曲家還為這個純樸簡單的主題寫了新的變奏。樂曲甫一開始,小號的歡快和優雅如同船槳滑過水面,厚重低音號卻奏出短促歡快的音符,象一支努力跳舞的大象,努力伴隨著玲瓏悠揚的長號起舞。樂曲一轉,小號的不間斷吹奏帶起了另一輪歡快的旋轉,如同集市上的舞蹈歡慶,把歡樂推向了高潮。

演奏結束,全場觀眾掌聲雷動,於是五人即興返場演奏了胡桃夾子的片段,俄羅斯的歡快節奏給會場增添了一份意外的喜慶。


大型舞蹈「八仙過海」表現了在中國家喻戶曉的民間傳說故事。

大型舞蹈「八仙過海」終於出場了,八仙在中國民間傳說中家喻戶曉。他們各持法器,神通廣大,代表了男女老少,貧賤富貴,也是懲惡揚善,濟世扶貧的象徵。

背景的海濤平靜中時有浪花浮動,十八人的群舞組成海浪開場。在演員的柔美身姿和優雅長裙的舞動中展現的是大海的波濤靈動和婀娜多姿。八仙服飾鮮亮,扮相仙風道骨,各仙更跳出表現不同性格和特點的獨舞,博得滿堂彩。張果老倒騎驢出場,在詼諧的音樂下活潑飄逸;漢鐘離頭盤雙髻,手搖扇子,不經意間起死回生,一派散仙之風;何仙姑出場表演中國傳統蓮花舞,仙子曼妙大方的儀態令人驚嘆;曹國舅的品性優良和拘謹被演繹得繪聲繪色;呂洞賓的劍舞俊俏挺立;韓湘子的樂音到處,舞臺上一片花海。

在海浪的映襯下,八仙在飛騰跳躍中過海,一個古老的神話完美的再現於舞臺。

女高音白雪的獨唱歌聲圓潤,嘹亮清澈。「思故國」中唱道,「遙望故國淚花飛,煙雨茫茫江南美,塞外美,黢馬飛馳彩雲追。」

在「新年祝福歌」中優美的旋律伴隨著千歌萬曲都唱不盡的新年祝福。「又到了除舊迎新的大年夜,給全球華人拜個年,新年新的氣派,好好歡樂平安。善良的人們,新年好,千歌萬曲唱不盡,真善忍在人間。」


國立臺灣藝術大學舞蹈系表演的「霓裳羽衣舞」。

國立臺灣藝術大學舞蹈系表演了「霓裳羽衣舞」。「霓裳羽衣舞」來源於唐玄宗嚮往神仙而去月宮見到仙女,其舞、其樂、其服飾都著力描繪仙境和舞姿婆娑的仙女形象。

演員們身著古唐裝,衣裙如虹。輕盈旋轉如花間起舞的蝴蝶,矯捷前行似雲間穿行的遊龍。揮舞輕柔的廣袖,若弱柳迎風;輕曳羅裙的下擺,似流雲繚繞。舞裙斜飄、舞袖飄飛帶著萬種風情。演員們用嫻熟的技巧舞動五米多長的各色綢帶,綢帶繞身,身體旋轉的同時彩帶輪回流轉,在燈光的照射下搖曳生姿。舞蹈結束時,演員們顧盼生姿,觀眾們抱以遲發而熱烈的掌聲,正是「凝視諦聽殊未足」。

中華文化中的龍是天上的祥瑞之物;獅子象徵著雄武威嚴。大型舞蹈「龍鼓樂, 大唐風」用龍舞和獅舞來渲染吉祥和喜慶的氣氛。活潑靈動的遊龍、不怒自威的雄獅、氣勢恢宏的唐鼓及柔美如水的旗陣,表現了節日的歡快和美好的祝願。在主播們恭賀華人新年,祝華人合家歡樂、 幸福安康後,全體演員上臺謝幕,在喜慶的燈光和樂聲中,全球華人新年晚會在紐約落下了帷幕。



2005年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在紐約落下了帷幕,全體演員上臺謝幕,高水準的反映中華傳統的文化內涵的藝術表演博得了全場東西方觀眾的熱烈掌聲。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