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到了,春天還會遠嗎?
 
作者:方草
 
2005-2-20
 
【人民報消息】張林被「行政拘留」十五天之後,我以為可以見到我的夫君,可就在我滿懷欣喜去接張林的時候,「多次作案」的刑事拘留通知書又擺在我的眼前,讓我欣喜的心情,一下子涼到了冰點。

自從去年張林向國際媒體報導了蚌埠工人示威遊行,及他被黑社會綁架毆打事件之後,就受到了當局嚴重的「紅牌」威脅。當局不允許他發表任何一篇文章,並毫無理由地規定他就連外出也要經過他們的批准。2005年1月27日,張林和王庭金去北京參加中國當代傑出政治家趙紫陽先生的追悼會,因當局種種阻礙未果。他倆於29日早上11點回到蚌埠,一出火車站,張林沒想到迎接他的是又一次牢獄之災。

現在我和張林有二十多天沒見面了,我很想知道他的狀況。這幾天雨雪不斷,天氣異常寒冷,是十幾年來少有的嚴寒,我擔心他的勞改後遺症是否又犯了。兩歲的女兒安妮每天都天真地問我:「我問你,爸爸呢,爸爸到哪裏去了?」我就對她說爸爸上班了,掙錢給安妮買好吃的,她總是特別高興。看著女兒高興樣子,我心裡有說不出的傷感。春節那天,我在婆婆家裡,大家坐在一起,看著給張林留的餐位,我多希望此刻她就和我們在一起,一大家人開開心心過一個歡樂新年啊!可是「便插茱萸少一人」,他的餐位上只有一副空著的碗筷。有時我也為夫君感到惋惜,因為他八年最美好的青春時光都是在黑獄中度過的。每一次我讀到他的長篇自傳體紀實文學《悲愴的靈魂》,看到他在書中所記錄的那些他在八年冤獄中遭受過的無數痛苦和折磨,心中就痙攣般地疼痛。人生能有幾度青春年華?一生又有幾個八年?張林曾經多次跟我說過,他最幸福的時光是和我在一起的日子,每當他說這些時,我就暗暗發誓,我要彌補他以前失去的幸福,讓他以後不再孤單,不再痛苦,一輩子幸福。可是美好的願望眼下又被打碎,我的太陽走了,我的天空黑暗了,本應在家主事的夫君,本應在家裡妙手著文章的張林,現在又一次失去了自由,只能在冰冷的鐵窗後面用想像去遙望萬家團圓的燈火。

黑暗中我還是看到一線光明,看到很多正義人士、媒體、國際組織正在為營救張林出獄而努力。在這裏我要特別感謝劉曉波先生,郭國汀律師、楊天水、許萬平先生、黃慈萍女士、盛雪女士、辛菲女士。我非常感謝你們,也感謝其他諸位伸出援助之手的朋友。同時盼望國際媒體、相關國際組織、各界同志和朋友繼續給予各種形式的道義上的援助,援救我的夫君張林。我的信心就像雪萊的名句所言:「冬天到了,春天還會遠嗎?」

(大紀元)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