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目前流行的是腦膜炎還是一種烈性瘟疫?
 
丁柯
 
2005-2-10
 
【人民報消息】據報導流行性腦膜炎橫掃大陸,筆者對大陸目前傳染的是否是「流腦」心有質疑。

暴腦死者馬祥為何沒有暴腦主要特徵?

據中新社記者史峻峰二月五日長春報導,吉林省衛生廳當日證實,長春市雙陽區客運公司的副經理馬祥,男,三十四歲,於二月四日因患「暴髮型流腦」,治療無效死亡。據報導「該患者於二月二日發病,在雙陽區醫院就診時自述有發燒、寒顫症狀,但沒有噁心、嘔吐等症狀。該院經對患者進行會診化驗後,根據化驗數據以「流腦疑似病例」上報給雙陽區衛生防疫站。在三日中午,馬祥的血樣化驗結果出來,被證實為流腦。馬祥隨即被送往吉林大學第一醫院救治。

據吉林大學第一醫院傳染科王峰主任介紹,該病人是於二月三日十一時二十分送到該院的,被確診為『暴髮型流腦』,因其心髒不好,加之送得較晚,於二月四日五時許經搶救無效死亡。 」

這條經中新社發出的電訊以及引用吉林大學第一醫院傳染科王峰主任所做的病情介紹和診斷結論是迄今為止大陸有關「暴髮型流腦」最為詳細的報導,為我們提供了一個難得的機會,來透視正在大陸爆發的一種烈性傳染病的真實情況。

什麼是「暴髮型流腦」呢?根據中文搜狐網站提供的信息:

「暴發性流腦是流行性腦脊髓膜炎(流腦)的臨床類型之一,它具有以下特點:

(1) 敗血症休克型,以迅速出現循環衰竭為特徵,表現為突發高熱、寒戰、面色蒼白,四肢厥冷,唇指端發紺,脈細速,血壓明顯下降或不能測出,少尿或無尿。瘀點、瘀斑迅速增多融合成片;內臟甚至腎上腺也有出血病變,發生廣泛的播散性血管內凝血,病人很快衰竭。

(2) 腦膜腦炎型 以嚴重顱內高壓為本型特徵,表現為劇烈頭痛,頻繁而劇烈地嘔吐,血壓升高,脈搏緩慢有力,反覆或持續驚厥,迅速陷入昏迷。

(3)混合型 兼有上述兩型的表現,是病情最重的一型,病死率極高。.

再以世界衛生組織網站提供的病情特徵為例,最常見的症狀是頸項強直、高燒、畏光、精神萎靡、頭痛和嘔吐。其中不甚常見卻更為嚴重的是敗血症休克型,其主要特徵為出血引起的淤斑,最後很快造成血液循環系統衰竭。

歸納以上的介紹,敗血症休克型是以瘀斑迅速增多融合成片為特點;腦膜腦炎型是以頻繁而劇烈地嘔吐和持續驚厥為特徵;而混合型 兼有上述兩型的表現,即瘀斑及劇烈地嘔吐和持續驚厥(指的是頸項強直)。但從中新社記者史峻峰的報導以及吉林大學第一醫院傳染科王峰主任所作的介紹,根本看不到這些作為診斷暴發性流腦的主要特徵。

筆者到吉林大學第一醫院傳染科的網頁查詢,希望找到聯繫電話,進一步核實,結果一無所獲。據該網頁介紹,傳染科共有教授、副教授9人,其中享受國務院津貼的教授1名,博士生導師1人,碩士生導師6人。按說接受採訪的王峰主任應該清楚作此診斷必須要有主要症狀作為依據的。但事實恰恰相反。

這不能不令人思索馬祥真的死於「暴髮型流腦」嗎?如果不是的話,那又是死於一種什麼樣的烈性傳染病呢?

廣東省流腦監測症狀為何包括禽流感症狀?

無獨有偶。中國青年報記者林潔2月8日題為[廣州大學城建築工地出現流腦疫情學校實施晨檢](見註釋一)的報導,也披露了一個另人起疑的怪異現象。據其報導,廣東省衛生廳已對學校和托幼機構實行晨檢制度,這大概是廣東省衛生廳緊急下發的《廣東省流行性腦脊髓膜炎防治與應急工作指引(試行)》和《關於切實加強學校托幼機構流腦預防控制工作的緊急通知》的部份(或中心)內容。也就是說是針對流腦的。

但是《緊急通知》羅列的三項監測症狀卻包括了急性咽炎,而暴髮型流腦或任何其它流腦類型從始至終都沒有急性咽炎的症狀。不知廣東衛生系統的指導機構出於何意把「急性咽炎」也作為鑒別流腦或暴髮型流腦的症狀之一寫進下發的文件之中?

筆者查了一下SARS(見註釋2)和禽流感(見註釋3)的初期發病特徵,發現禽流感有「急性咽炎」症狀。由此看來廣東衛生系統防治流腦(一種常見傳染病)可能只是作樣子,真正防範的可能是不易公開、但已可能出現的烈性傳染病:禽流感。這種瞞天過海的作法是廣東一地的發明呢?還是北京中共衛生部的刻意要求?如果是後者的話,中共衛生部復蹈SARS的作法已現出苗頭。假如在越南、泰國等地出現的人傳人的禽流感是造成馬祥死亡以及廣東衛生部門緊張的禍手,那麼向民眾推廣流腦疫苗能解決什麼問題呢?難道流腦疫苗有預防禽流感的功效?既然不能,那麼,推廣流腦疫苗的目的何在呢?

我們可以相信中共衛生部副部長高強嗎?

記得2003年的這個時候,中國大陸爆發了世界衛生組織命名的嚴重急性呼吸道綜合症(SARS),對於這一罕見的烈性傳染病,中共衛生部卻起了個不疼不癢的名字:非典型肺炎。好像只是肺炎這種常見病中的一種,當時的衛生部長兼著名「醫學專家」張文康醫生更在中外記者發佈會上信誓旦旦地保證:「非典型肺炎早已得到控制,外國人到中國旅遊、工作或學習帶不帶口罩都一樣安全。」

而現在,據新華網北京2月5日報導,衛生部常務副部長高強5日在記者會上表示,和往年相比,今年中國的流腦疫情處於平穩正常的態勢,沒有爆發流行,更沒有出現疫區,公眾不必過於緊張。 …「病例處於分散狀態,互不關聯,不是集中爆發,更沒有出現疫區。」高強說。 … 「近幾年我國流腦發病趨勢處於平穩狀態。根據目前情況,不會出現大面積集中爆發的情況。」高強說。

假如把高強的這番話退回到兩年前,相信人們會發現與張文康那時的說法如出一輒。

我向中國大陸醫學工作者呼籲

被中共欺騙慣了的人們,總會從善良願望出發,認為中共的醫學權威們會為百姓著想,那實在是一廂情願的誤會。中共優先考慮的從來是他們的權力不受挑戰,百姓的安危在他們眼中如螻蟻一般。別說平民百姓命賤如紙,就是曾身居總書記和總理的趙紫陽不也被隨意囚禁至死嗎?

筆者希望中國大陸醫學工作者、尤其是傳染病專家能及時披露有關傳染病的真相。祝願中國大陸百姓不會再次像兩年前那樣被愚弄,淪為中共邪惡欺騙的犧牲品。

丁 柯
2005,2,9
於新澤西


註釋一:廣州大學城建築工地出現流腦疫情 學校實施晨檢
(http://www.secretchina.com/news/articles/5/2/8/84653b.html)
2005年2月8日 星期二
【看中國報導】2月8日電(記者林潔)記者今天從廣東省衛生廳獲悉,該省將對學校和托幼機構實行晨檢制度,一旦發現學生、教職員工有急性發熱、頭痛、急性咽炎等症狀,要及時送正規醫院檢查治療。對缺勤的學生、教職員工要進行調查,發現師生中急性發熱、頭痛、急性咽炎等症狀異常增多時,要及時報告當地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和教育局。

最近,我國多個省份發生流行性腦脊髓膜炎(以下簡稱流腦)疫情,廣東省也有散發病例,尤其是在廣州大學城建築工地民工中出現暴發,對廣州大學城地區民工、居民和學生的健康構成了威脅。廣東省衛生廳有關負責人表示,廣東省近年流腦暴發主要集中在學校和人口稠密場所,學校是當前流腦防控的重點。   今天,廣東省衛生廳緊急下發了《廣東省流行性腦脊髓膜炎防治與應急工作指引(試行)》和《關於切實加強學校托幼機構流腦預防控制工作的緊急通知》,要求立即對疫情發生地的學生開展流腦疫苗應急接種,6歲以下小童如發現未注射流腦疫苗不得入托和入學。 (中國青年報)

註釋二:SARS初期主要症狀
SARS初期主要症狀為高燒,乾咳,氣短或呼吸困難等。
(http://www.who.int/csr/sars/sarsfaq/en/) (世界衛生組織網站)

註釋三:禽流感初期的主要症狀
禽流感初期的主要症狀為高燒、急性咽炎、咳嗽等。
(http://www.who.int/csr/don/2004_01_15/en/) (世界衛生組織網站)

摘自(大紀元)〔原題目:大陸傳染的是「流腦」嗎?〕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