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環球郵報:槍聲打破黑夜的寂靜
 
2005-12-18
 
【人民報消息】加拿大環球郵報12月17日發表署名文章,文章題目為:槍聲打破黑夜的寂靜。文章中講到了前不久在中國廣東省汕尾發生的血腥屠殺事件。

文章中寫道,黑暗降臨東洲這個小漁村,一群防暴警察開進了這座小鎮。他們拿著鋼盾,帶著頭盔,穿著防護背心。這是12月6日的夜晚,大約在一個星期多前。警察與幾百名想要爭回土地的村民發生了衝突。

在這個擁有一萬居民的中國南方小鎮,警察接到逮捕抗議領導者的命令,村民們聚齊反擊。起初,一切都很正常,這只是又一起發生在中國的街頭抗議。但是接下來發生的事情令人恐怖。

開槍鎮壓東洲村民讓人想起了中共依然沒有放棄使用曾在天安門廣場屠殺學生的凶殘伎倆。出於害怕,大多數村民都不願談這次血腥事件,但是幾十位村民向記者詳細講述了警察開槍的驚肅時刻。

30歲的工廠工人陳先生當晚也與很多村民站在黑暗之中。他與他26歲的小舅子林依兌(音)當晚離開家分頭去找他的母親,希望能將母親從危險的衝突現場找回。

幾百名抗議者與200米遠外全副武裝的警察對峙著,到晚上7點左右,警察們兩邊散開,讓一輛有2個大型探照燈的車駛進。天太黑,村民們無法弄清楚這輛車的目的。

當時陳先生以為要放高壓水槍,他在電視上經常看到警察用水槍驅散人群。

幾分鐘後,他聽到了一聲讓他渾身驚顫的聲音,那是一個自動武器發出子彈的聲音。從警車探照燈的光線中,他可以看到槍中冒出的火花。很快,人群中驚叫聲四起。一個人大聲喊道:「快跑,他們正在開槍。」

槍聲依然接連不斷。探照燈照到哪裏,子彈就呼嘯到哪裏。警察開始往前進,一個警察大聲喊:「開火」。一分鐘後,陳先生聽到了附近摩托車上一個男子呻吟的聲音。那名男子說:「我中槍了,中槍了。」

陳先生和另一個人將這名受傷的人送往一裡以外的醫院。到醫院後,陳先生才發現受傷的人原來是他的小舅子林依兌。陳先生不敢相信。他的小舅子根本不是抗議的領導者,而是在上海跑生意的人,前不久準備回來結婚。

醫生們開始急救這名受傷的人,看起來他傷得並不嚴重──沒有明顯的受傷,他的臉上和衣服上沒有血。但是當醫生打開他的衣服時,他們發現他的心臟部位有一個小子彈孔。當醫生們按他的胸時,大量的血從傷處往外噴,他死了。

開槍鎮壓的現場,很多人也死了。一名老年男村民當時站在抗議者的前面,他,也被擊中了。 他的腿受傷了,不能動。過了一會,他又被打了一槍,死了。很多村民回憶說,有些人中槍後就跑了,但是警察們追著這些村民將他們逼到山上,海裡,最後還是打死了他們。

整個晚上,槍聲不斷。一些村民回憶說凌晨3點的時候他們還能聽到槍聲。

第二天,陳先生返回醫院,將他小舅子的屍體帶回家。根據中國的習俗,屍體是要立即掩埋的。所以當天下午,家人就將其放入棺材之中,在他們家附近悄悄地將其埋了,當時只有家人在場。

隨後的幾天內,鎮壓現場的血跡被警察沖洗乾淨。然而,村民們也收集了他們自己的證據:幾百個子彈殼。

事發5天後,下令開槍的警官因處理衝突「不當」被拘留。中共官方稱只有3個村民被打死,8人被打傷。村民們則堅持有很多──或許有20人──被警察開槍打死,幾十人受傷。還有幾十名抗議村民失蹤,沒有人知道他們的下落,或被警察逮捕,或死了。

開槍鎮壓後的東洲村依然充滿恐懼,與外界完全隔絕。警察們還一直在挨家搜查,試圖逮捕那些依然幸存的抗議村民。

上周二晚上10點多,開槍鎮壓的整整一個星期後,警察開始在村內挨家挨戶的搜查。警察一行8人,其中2人手中持槍,進入到一戶農家,將家中的父親帶走。第二天,幾十名警察又返回到這個農家,他們搜查了每一個角落,沒收了一把鏟子和其他的農用工具。這家的女兒在接受電話採訪時哭著乞求說:「請幫助我們討回公道。」

陳先生擔心那些中共官員會挖開他小舅子的墳墓,燒毀屍體以銷毀所有證據。他說:「這個縣城都充滿恐懼,我們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一些村民是靠打魚為生的,但是他們現在不敢出家門,因為害怕會受到警察的盤問。」

陳先生目前呆在家裡,試圖安慰他那悲傷過度的岳母。當地的官員到他家視察過,並試圖用用虛假的話安慰那些充滿悲傷的家人。陳先生說:「那些話只會讓我們更加氣憤和難過。只有正當的解決辦法才能安慰我們,而不是沒用的話。」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