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眼中的高智晟(2)(圖)
 
2005-11-30
 

高智晟和夫人
【人民報消息】 愛一個人,就是把自己的生命和那個人的生命聯在一起。

一九八五年,青春靚麗的女通訊兵耿和在軍營中與吊兒郎當的伙食管理員高智晟相遇,被其善良的人品所吸引,從傾心、愛慕,最後兩個人的生命緊緊地拴在了一起。婚後十五年,不論是走在顛峰或是低谷,耿和的溫情慰藉始終與高智晟的堅毅勇敢依依相伴,如影隨形。這一次高智晟因為直言上書當局獲罪,人們在不屈的高智晟身邊第一次看到了這位女性,聽到她「強烈抗議對我先生及我家庭的持續迫害」的吶喊。近日耿和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談了她獨特視角和感悟中的高智晟。

(接上)

讓高智晟繼續執業吧 讓他去幫助更多的人

命運沒讓高智晟選擇,從他律師執業第一天開始,就匆匆把他拋進了扶贏弱,護一方的角色。很難說這個角色對高智晟最終意味著什麼,但有一點是肯定的,一個維權律師要比其他的律師承擔更為深重的道義,付出加倍的艱辛。

在烏魯木齊,高智晟的辦公室總是坐滿一排冤民,掏心挖肺地說「高律師您說咋辦就咋辦,您要沒辦法,咱們還有一條道——自殺、自焚!」

高智晟總是一一詳細了解分析他們的冤情,能進入訴訟程序的幫助寫申訴,不能進入訴訟程序的介紹給媒體曝光,曝光也解決不了問題,他就先幫著當事人解決回家的路費和伙食費,然後自己繼續為他們寫文章呼籲。有些人是從外地一路要飯到新疆找「高青天」的,到吃飯的時候,高律師吃包子,他們也吃包子……

高智晟說過,「不管是誰,只要走到我這兒,我都要幫他指出一條路,給他一點希望,不能讓他們到我這兒就成死胡同了。」

耿和說,高智晟的愛特別多,好像老用不完。逢年過節家裡吃點好的,或是女兒穿上新鞋新衣服,他都要想起自己小時候,想起外面的窮人。

耿和與高智晟上班的路上有個乞丐,每天很敬業地坐那兒拉二胡討錢,高智晟一有機會就給他錢,耿和不樂意:「人家天天坐那兒,你還能天天給?」高智晟說「你別想那麼多,咱們要慶幸自己掏得起。」

高家住在北京金保花園,前面有一條過街人行橋,經常有人在那裏要飯。有一年中秋節,高智晟出去轉了一圈,回家給孩子四十塊錢:「格格(音),你去給那兩個要飯的每人二十塊,告訴他們今天是中秋節,讓他們買塊月餅吃。」孩子把錢送去,要飯的說:「小姑娘,你給錯了,怎麼這麼多錢?」女兒說:「沒錯,我爸爸說讓你們買塊月餅吃。」

那天女兒看到一個要飯的,要媽媽給錢,耿和說「要飯的可能有壞人管著,錢給了他說不定就讓壞人拿去了。」女兒就求媽媽給那人買兩個餅子。「孩子很善良」耿和說,「都因為他爸爸。」

耿和對上天賦予丈夫的角色有自己演繹:他骨子裡就愛那些人,恨不得把自己擁有的送給人家,把人家的苦難拿點過來,與生俱來的,改不了。甭說沒讓他選擇,就是讓他選擇,只怕他還是會走上這條路的。「他愛律師這工作,社會也需要像他那樣的律師,讓高智晟繼續執業吧,讓他去幫助更多的人。」

咱們家像條船 船長就是高智晟

北京律師朱久虎因為協助陜北油田投資人維權被捕,高智晟得知消息後趕赴榆林援助,時值中秋,苦等丈夫回家過節的耿和收到了從陜北發來的短信,信中高智晟說他思念愛妻小女,但此刻必須留在榆林營救朱九虎,因為朱家盼團聚已經盼了四個月了。末了大律師請求夫人理解自己所作的一切。

讀著短短的幾十個字,丈夫的情懷在耿和心中滲透得深切,「他既然那麼愛別人,就會更愛孩子、我,和這個家!」

結婚十幾年耿和跟高智晟從未紅過臉,家裡永遠樂融融的。「他都是自己洗襪子褲衩,房間從來整理的利利索索的,給他做飯簡單得很,問他吃什麼總是說『隨便』,從不挑剔。」 前兩年高智晟開始小有名氣的時候,有人問耿和擔不擔心丈夫在外面沾花惹草,耿和說,「我一點不擔心。如果誰要陷害他,我立刻出來做證,他不是那種人。」

高智晟大概也覺得自己挺模範的,和耿和打趣說,「你看,我還是比較讓你省心的吧?」

不知道明察秋毫的大律師是故意裝糊塗還是真糊塗,光是為了提醒他準時吃飯,給老不舒服的腸胃照個胃鏡,耿和快把觜皮都磨破了;大律師一年四季在全國各地走,哪回出門不是丈夫走得越遠,耿和的思念越長——那顆牙還疼嗎?有沒有跟人生氣?是不是又拉肚子了?一切都平安嗎?

其實關注高律師的何止耿和,在大紀元網站「聲援中國良心律師高智晟」的論壇上有這麼一句留言:「黑暗的夜空高懸一顆星,他不孤單,因為人們仰望著。」

北京司法部召開「晟智律師事務所停業聽證會」那天,司法部大樓門前來了一家三口,據說他們曾經諮詢過高律師。「到別的律師事務所都要掏錢,到高律師這兒、還是名律師,一分錢沒要。」這事高律師早忘了,但當事人沒忘,一聽說老高出事了,拄著拐杖就領著一家人前來聲援。

聽說高叔叔惹官司了,曾經得到高律師援助的殘疾孩子鄒煒毅和奶奶急了。老人家立馬給耿和掛電話:「媳婦,你在北京要不安全就到丹東來,到咱家來住著!」

這邊晟智事務所才被強令停業,那邊十八個省市的房業主可不管司法部樂意不樂意,兩千零八名房業主簽名上書:「祝晟智律師事務所早日重新開張!祝高智晟先生及其家人身體健康!」

眾多的法輪功學員更是一如既往,支持高律師的所有維權義舉,呼籲中共停止一切迫害。

讀著、聽著數不清的文章、信和電話,耿和的種種委屈和不安消散在相識或不相識的人的溫情中。「我們這個家得到的特別多,跟著高智晟我從不後悔。他想的遠,做得對,和他在一起我的思想也天天在變。有時候沒做好的,他一說我們就記住了,下次就會做好。」

耿和開玩笑說,「咱們家像條船,船長就是高智晟,掌舵、指揮、護衛、導遊全是他,我和孩子閉著眼睛跟他走,不用動腦子,也不累。什麼危險都不會碰到。」

* * * ** * * *

高家像條船,船上有最優秀的船長和乘客,上天沒有承諾它的航行永遠風平浪靜,但船的名字叫「吉祥號」。

(連載完)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