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原与十一
 
作者:李天笑
 
2005-10-3
 
【人民报消息】“国殇”一词来自于中国著名诗人屈原的九歌第十首歌中的“国殇”。“国殇”唱道:“诚既勇兮又以武,终刚强兮不可凌,身既死兮神以灵,子魂魄兮为鬼雄。”“国殇”的悲壮在于它敬畏神灵、讴歌勇武的中华文化内涵。

国殇日在国际上一般是指纪念为国捐躯的阵亡将士的日子。历经战乱的英美都有国殇纪念日。美国有两个国殇纪念日。在5 份的最后一个星期一的纪念日,英文叫Memorial Day。它是远在二次大战以前的南北战争之后形成的。美国南北战争之中有个将军叫罗格(John Logan)在1868年的时候下了一道命令,为纪念北方战死的将士建立Decoration Day (勋章日)。到了1971年,美国国会通过决议,将它订为五月份的最后一个星期一。美国与英国还有一个共用的国殇纪念日在离11月11日最近的星期天,英文叫Remembrance Day。也有把它翻成阵亡将士日的。这个国殇日开始是纪念协约国和同盟国签订和约的日子,后来演变为纪念在两次大战、韩战、越战、波斯湾战争等历次战争中为人类自由献身的将士。

美国虽带有基督教文明的特点,但在独立宣言里反映出来的“造物者”赋予人类平等和政府遵循民意与中化文化中的天道人和却有异域灵犀相通之妙。美国的“国殇”悼念每一个阵亡将士,以在天之魂受上帝的追认为尊,并不以人间等级区分。美国的纪念碑上面刻有每一个阵亡战士的名字、出生地、阵亡日等。但屈原的国殇到中共手里却有了“与时俱进”的含义:“人民英雄纪念碑”上没有一个人名,而进“八宝山革命烈士公墓”才最后界定了中共官员在党内的身价地位。马克思管入党,也管在阴曹地府的去处。

屈原的国殇与中共十一有什么关系呢?

中共当政后,人民能回忆起来的安稳日子少而又少,但可以胜任“国殇”的日子却多之又多。有一首歌词说,“我们这里根本没有什么恐怖份子,我们每天生活在红色恐怖中;哪里有什么黄祸,我们看到的全是红祸”。中共没有给人民多少选择,但恰恰在国殇日上给人民留下了多种选择。自1989年6月4日中共镇压民主运动以来,不断有爱国志士将六四定为“国殇日”,纪念众多中国人被中共打死的悲惨日子,让中国人永远不忘中共的暴行。其实,文革,镇压法轮功民众,甚至中共建党、“反右”、“大饥荒”等都可入选“国殇日”。

这样,国殇到中共这里有了里程碑式的发展:国殇包括了对各种遭到中共屠杀的人士的纪念。十一标志了独裁、暴政和苦难的新起点。中国人民的苦难在中共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后才有了量到质的飞跃。如果说,中共在1921年后搞武装割据,建立苏维埃分裂国家,打内战等,还只是在有限范围制造灾难。中共在1949年后有了政权后,开始系统地、有组织地、有计划地制造屠杀和灾难。无论是“镇反”、“反右”、“大饥荒”、文革、镇压法轮功等都是在中共建政后发生的。中国人民从此陷入全面空前的灾难。

历史证明,中共以“中华”“人民”“共和”六字立国实为笑谈。中共用马克思主义和流氓作为彻底摧毁了中华民族和中华文化,真正达到了官场上的“吴官正”,社会上只有骗子是真的,报纸上只有日期不是假的。对人民,只要人民养它,不要人民选它。中共只为人民干了三件事:腐败、镇压和变卖人民资产。在49年以后的相对和平时期,有6千万到8千万中国人死于中共暴政,超过人类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和。如果说孙中山蒋介石曾走向共和,中共则是不断走向独裁。人民代表大会有80% 以上是中共党员在投票。中国人民在国民党时期有的权利早已被共产党剥夺夷尽。

在中共统治下的56年中,不但迫使中国人民向它下跪,中国经济也几度被它搞到崩溃的边缘。从总体看,在同等的时间里,中共管制下的经济发展与同样是华人的台湾、香港、澳门拉开了巨大的差距。台湾人均GDP是13,000美元,香港澳门都超过了20,000美元,而中共大陆才1,000多美元。据说1979年以来有两个“轮子”在推动经济发展,一是松绑,二是外资。前者是中共不作为,后者是外国人送进来的。哪件是中共干的?哪里没有共产党,哪里经济得解放。中共在经济落后的情况下还穷兵黩武,与美国争军费开支。中共军费在GDP 中的比重与美国只差两个百分点(27%比29%),但在人均GDP 上却只是美国三十三分之一。中共在沉重的经济负担下,却转向加剧盘剥人民。工资总额在1980年占GDP29%,到2004年只占不到12%。在1993 年到2004年,纳税增长是经济增长的2-3倍。

所以,从中共建政给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带来的文化、道德、政治、经济等诸方面的巨难来看,将十一定为国殇日毫无牵强和不妥之处。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