俠之大者高智晟
 
作者:範英著
 
2005-1-6
 
【人民報消息】什麼是「俠」?《辭海》中的註釋是:「扶弱抑強、見義勇為的人。」另有「俠骨」、「俠客」兩個詞條,分別解釋為:「剛強不屈、勇武豪邁的性格或氣概」、 「抑強扶弱的豪俠之士」。不知怎的,一見到這些漢字信息,我就感到血液沸騰。這些詞語,有幾人敢去對號?但我敢說,高智晟律師就是一個!唯一不同於古代之俠的是,他不是像韓非子所說「俠以武犯禁」,因為他手裡沒有開花彈和炸藥!這次高智晟律師去石家莊辦理黃偉被勞教案,以及此前為葉國柱申請遊行被治罪案,本是業務介入,憑藉的是中共頒發的法律和人世間的道理,如此而已。

高智晟律師的事務所在北京。作為天子腳下的北京市,尚有如外國記者所說「驢糞蛋,表面光」的光,因此我們把北京比作笑面虎;而隸屬河北省的石家莊呢,就是土豹子啦。因此,高智晟律師車行300公里,踏進豹穴,遇到的是強詞奪理,軟鞭硬棒,就不足為奇了。當然笑面虎北京市和土豹子石家莊,是一直通著氣的。什麼氣?笑面虎和土豹子共有的「獸氣」!「獸氣」之下,人民焉能不受氣?!

高智晟律師畢竟是俠之大者,他面對蠻橫、狡辯、屈辱、謊言,剛強不屈,勇往直前,以高度的智慧,出奇以制勝──於是,我們見到了他的「高智晟律師致人大及吳邦國的公開信」。

這封以「全國人大常務委員會及吳邦國委員長」的稱呼開端,以「祝吳邦國委員長健康!」及本人具名收束的公開信,堂堂正正,用語禮貌,完完全全是以法律為依據,擺事實,講道理,而這正是共產黨在公開典籍和文件裡,一再倡導的。其中有一段話,即使鐵石腸,讀後也會淚下:"在我動手寫這封信時,人們善意地告誡我,法輪功問題是敏感的問題,是政治問題,作為律師,我們深諳中國這種特殊的社會情勢。一個權力正當行使的社會裡,有敏感問題是個笑話。有敏感問題的存在,足見一些權力行使的扭曲、非正當性及不磊落。另一方面,政治問題為什麼公民就不能去談,不讓談的政治是誰的政治,不讓談的政治絕對是非正當性的政治。當一個社會就剩下一種聲音時,那是一種什麼樣的局面,朱元璋時期太遠不提,近若『文革』時期及眼下的被述為『邪惡軸心』的北朝鮮就只有一種聲音,誰需要這種局面。」

吳邦國委員長作為13億人口大國的民意代表機構首腦,理應對這位正直的律師,為民請命的俠士,感到心安和自豪才是。因為國家多一些這樣正直的律師,為民請命的俠士,少一些犬儒文人,市儈學者,乃國家之大幸、大福也!至於實際效應,筆者不願在此預作猜測,破壞氣氛。必要的等待,也許不無好處。

只是石家莊百姓已經呼喊了。他們對高智晟律師的評價如此準確,使筆者感到沒有下筆餘地,就用他們的話結束本文吧:「到目前為止,高智晟律師是大陸第一個敢公開站出來為法輪功案例說話的律師。他以一個律師的職業道德和心中的浩然正氣,以超人的勇氣,以淵博的法律知識,深厚的理論功底,豐富的辦案經驗,全面、深入、精闢、透徹地分析了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違法性。為黃偉代寫的起訴書,理正據實,邏輯嚴密,無可辯駁,貫穿了堂堂正氣。可以說是為維護大陸法輪功學員憲法賦予公民權利的最好的一個起訴文本,一個最好的範例。高智晟律師的義舉讓我們更清楚地看到了人間的正義。他為法輪功學員所做的一切,其意義不可估量,這一點等到不久的將來就會看到。高智晟律師也必將因此而載入史冊,擁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