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文共欣賞
 
伍修
 
2005-1-5
 
【人民報消息】讀罷新華網《湖北破獲法輪功造謠污蔑案,文章照片都是捏造》一文,不僅可笑,而且毛骨聳然。在一個標榜"人民"的國度裡,連思想和信仰都有罪,廖元華因此而蹲了四年大獄。而真正破壞法律實施的罪人,是那些置憲法"信仰自由""人身自由""言論和結社自由"於死地的當今執法者。隨意扣人以"邪",正是真正的邪教。

文中說廖某"刑滿釋放",無家可歸,借住別人家,且全無安全感,探視需"相繼悄悄",給人的感覺是獄外獄;而且其忘恩負義,出獄後立即把牢裡給他的"好處"拋到"九霄雲外":為了將你的腦換成我的腦,酷刑伺候"費盡了心血";苦役磨破了你的襖,萬里抽一送新襖,別忘了囚衣也是我送的,讓你哪兒都逃不了;孩子高考被錄取,奴役中的你卻沒錢,從中發財的我,捐點牙穢,沒有我的"資助"47歲無罪的罪人怎育兒?天地良心,廖元華怎把酷刑拍成照,讓人模擬丟我醜。我心知肚明,如若不是親經歷,你怎會看到再現的場景"覺得蠻好"!

文中還說到"法輪功頑固分子史麗萍"等,一抓之下立即反水"痛心疾首",看來"頑固"有詐,烏合之眾何須"警鐘長鳴,除惡務盡",早已作鳥獸散,何至一打五年,我監控苦哇!

記得2000年,有位交通大學的碩士,四進四出警局,他對我說過"知道那是什麼地方嗎?那是真正的人間地獄",看著他那去了一頭秀髮的不屈的頭顱,看著他那由豐潤而枯瘦的身軀,看著他那驕驕學子而囚徒的不堪重負,不由痛從心中來,淚向腮邊流。再一捕,他便杳無信訊。把這樣的地方描述為"樂園"也確是一大創舉,弱智?神昏?如此"恩澤",對諸物皆貪的權勢者,是否也該去貪一回,肥水莫流外人田噢!

廖元華四年中過的什麼日子?今天過的什麼日子?史麗萍們今天過的什麼日子?需待他們在不受任何壓力的自由之身現於大庭廣眾之下,為證時才方能取信於人。看著劉成軍,看著王玉芝,看著我們身邊那一個個在折磨中去世,彌世,住世的人們,一切語言都失去了光彩。如若要人信,就將他們放出,事實勝於雄辯,不在你說一千,道一萬,洋相百出強?為了一篇文,抓了十一個人,不是典型的文字獄?"已經在國內失去'市場'"你還怕什麼?

從史麗萍的"痛心疾首"和余韶軍的"深深嘆息"中,我們只讀到一個信息──酷刑效應。從8月19日廖文發表(註)到十一人相繼被捕;到12月27日新華網刊出;從頑固到反水,其間的速度之快只有兩解:1、酷刑;2、造假。

若非造假,便只有酷刑,但是,從張昆侖和趙明身上,我們分明看到了酷刑之下的造假。

知道百姓看完新聞怎麼說嗎?可不是五年前那會兒羅!

"看樣子法輪功真要平反了,你看,你看,底氣都沒有了,輪到它怕別人說了,""哦,五年了,法輪功越來越多了嘛。""幾張照片就怕成這樣"

"九九年就說98%轉化,轉化越多越活躍,執政能力問題。"

"我認識的XXX就是被打死的"

"一篇文章就嚇死他們,最好多來一篇"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

微服私訪,你會聽到很多。既不能殺雞警猴,又何必對自己摧枯拉朽?不想說"愚不可及",只奉勸尚能決定政策的諸位清醒頭腦,為中華民族負責,也為自己負責。我們周圍的事實已經太多了,它通過親戚、朋友、親戚的親戚,朋友的朋友,廣泛流傳,警界醜聞不是幾個電視劇頻繁的宣傳,表彰能解決的,口碑在人心!越描越黑。打得贏就打,打不贏招安,招安不成耍賴,離王者風範天差遠,怎能久坐?天災當前,罷手人禍,才能殘喘時日;洗心革面,補過納新方能重振山河另開張,快回頭吧,天命不可違。


(讀者推薦)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