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陽逝世牽動人心 北京三處高度戒備
 
2005-1-18
 
【人民報消息】趙紫陽逝世,最牽動對『六四』記憶猶新的六四人士、下崗工人、失地農民和其他飽含冤情的抗議人士和正義人士,另外還有當時參與『六四』鎮壓的解放軍官兵們。爲此,北京城內的三個地方突然間變得高度的緊張起來:其一是軟禁趙紫陽15年的富強胡同,其二是趙紫陽逝去的北京醫院、第三是最爲吸引海內外的天安門廣場。

據大紀元記者趙子法報導, 在這些地方、北京政府"聰明"的改變了以往警察、大兵壓境取締的獨裁形象,改爲投入大量的便衣散布在各個要道,無形中和各界民衆展開了各種較量。

※趙紫陽的故居--富強胡同便衣密布

軟禁了趙紫陽15個春秋的富強胡同一帶便衣密布,17日晚間,一名外國駐京記者在開車前往時,在離胡同很遠處就被便衣堵住。

還有許多上訪人士乘坐20路或106路公交車前往時,據說他們不是被提前趕下車,就是被故意的拉過了兩站,有的人甚至被拉到南站、衛家胡同(音)等處。而實際上,即使他們來到離胡同還很遠的地方就會被便衣截住。

※趙紫陽故去的北京醫院

據悉,有一些上訪人士成功的抵達了北京醫院。截至發稿爲止,還沒有得到他們更新的消息。一位上訪了六七年的江西老太太在嘆息上訪沒有用時得知曾爲人民呼籲民主的總理趙紫陽逝世的消息後,馬上帶領了六七名上訪人士前去北京醫院悼念。

※天安門記者便衣較量 便衣成群結隊 城樓便衣成排

從17日開始,令海內外各界最爲矚目的就是天安門廣場。

趙紫陽逝世的當天17日,廣場上大約有三四輛警車、另外還有三四臺用來抓人用的依維克警車,依維克警車穿梭於廣場上抓人後,將被抓的人送到附近的天安門公安分局又很快的返回;廣場中間,又再度投入了重要時才使用的隱藏在大型旅遊車中的特別預備警力;廣場的各個入口處,最少有兩名警察檢查,根據各個入口的遊人流量不同,還有六到十一名便衣協助,進入廣場的遊人全部必須要接受開包檢查,據說檢查的重點是爆炸品和宣傳物,北京政府十分忌諱民衆在天安門廣場自焚和撒傳單。

17日,一名看起來是知識份子模樣的人包中的材料被廣場入口出的警察細細的翻看後被允許進入了廣場。

18日,一名上訪婦女被警察趕走沒有進到廣場。
18日,金水橋一帶和天安門城樓上的便衣密密麻麻,站的成排結隊,北京政府實在是太忌諱撒傳單。

來到廣場的外國記者很多,他們中的許多人爲了方便採訪和進入廣場,都帶著女伴,記者和他們的女伴搭肩勾背扮爲情人,但從他們放在女友肩上的袖子裡可以看到他們的鏡頭。據說從他們一進到廣場後,便衣就跟在他們的後面開始監視了。

18日上午八點半到下午的三點鐘,在天安門廣場最少目擊到三四十人被警車抓走。此外還有二三十名集體上訪的農民在參觀毛主席紀念堂時,被電子門關了起來,這些上訪農民悉數被抓走。

據天安門的警察說只要熬過趙紫陽逝世後的三天就容易過了。

※紫陽逝世 北京政府結燈張彩紅旗飄飄營造喜慶氣氛 遊人臉色沉重心情悲哀形成強烈對比

趙紫陽去世,北京晚報在最後的版面上用了寥寥數語介紹《趙紫陽同志去世》,中共對趙紫陽的去世採取了最低調的方式。

但是,北京人證實從17日下午開始,天安門廣場就被結燈張彩紅旗飄飄,政府營造了一片喜慶氣氛。相對形成比較的是在天安門廣場的一些遊人的手裡沒有帶東西,但是他們看起來臉色沉重。

一位遊人問:紫陽去世了,爲什麼到處都是紅旗飄飄呢?

到天安門廣場悼念趙紫陽的一位北京老太太沉重的回答:他們在慶祝呢。

北京人士表示新華門前的紅旗不但沒有降半旗,也掛得紅旗飄揚。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圍繞中南海的紅墻下睡著許多橫七豎八貧窮的訪民們。

據說北京還有居民在放鞭炮寄讬哀思,中國在紅白喜事時有放鞭炮的習慣。

※北京大學驅趕採訪的香港記者 人民大學一片平靜

昨天,一名說廣東話的外國記者拿著藍色臺標的麥克在北京大學前採訪北京大學學生時,被大學的保安驅趕。北京大學的一些學生表示對六四不是很了解。北大和人民大學的外表看起來很平靜,廣告欄裡沒有貼出悼念趙紫陽的文章。

一名北京人士分析:15年前六四的時候,這些大學生還是個八九歲的孩子。在加上大學老師被政府招安了,學生又都是貪官污吏的孩子,只知道吃喝玩樂,他們怎麼能關心這些事情。

※六四人士相繼被看管起來

趙紫陽逝世後,北京的六四人士齊志勇、劉煥文(音)、王國其、王美茹(音)、華慧棋被政府的警察和保安給看管起來。

天安門的母親丁子霖女士外出接受記者採訪。
記者:政府沒有將你們看起來嗎?
丁子霖的丈夫表示:我們都是老人了,他們沒有看我們。

她的丈夫還表示,他們還得知作家劉曉波、六四人士江其生也被看管起來。其他的北京人士證實從昨天開始就打不通劉曉波的電話了。

『六四』時被解放軍開槍致殘的北京人士齊志勇開著殘疾人的車到醫院治療,後面緊跟著監視他的警車,其中坐著兩名保安和兩名國保科的警察。齊志勇在醫院接受針灸治療的間隙時接受了記者的簡短採訪,他表示對趙紫陽的逝世感到「很悲痛」,政府現在可以把他們看起來,等不看的那一天時,他們還會舉行悼念儀式的。

既往是『六四』人士,現在爲北京一基督教會(中原教會)的虔誠信徒的張先進表示:我個人對趙紫陽的評價比較高,但他們的思維方式是老式的,他沒有擺脫共產黨的控制,他當時沒有能夠過渡到戈巴契夫的地步。

張還意味深長的說:趙紫陽是神掌管下的正常死亡,(儘管)不信神的民族的每個人憑著血氣造成了許多混亂,但也說明歷史的發展是不以人的意志爲轉移的。我們應當回到聖經的出發點,神的教誨中來看世事。

※趙紫陽逝世最牽動誰的心?

除了下崗的、失業的、上訪的、四十多歲以上的『六四』人士、還有一些正義感比較強的知識份子等,但是,最痛苦、最長期受著良心煎熬的是參與『六四』鎮壓的部分解放軍人。

一位曾在『六四』鎮壓時開過槍的27軍軍人坦誠每年六四時他都很難受,他曾表示:戒嚴命令是李鵬下發,楊白冰發了子彈,部隊曾統計過當時有600多人死亡。「作爲軍人要聽黨的,軍隊從長安街兩邊沖過來。我們親自在胡同裡突突了兩名學生,爲此內心痛苦,實在忍受不了了就找人聊聊。政府在鎮壓中失去了人道、失去了人心。」

※民間紀念活動將如何進行?

此外,據悉還有許多各界人士在策劃各種悼念活動,有的人還準備了趙紫陽的照片、悼念的白花、黑袖標等。他們面對中共的長期鎮壓,已經失去了恐懼感,趙紫陽的逝世彷彿使他們更加明白了人生無常,要作個活而不悔的人。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