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阳逝世牵动人心 北京三处高度戒备
 
2005-1-18
 
【人民报消息】赵紫阳逝世,最牵动对‘六四’记忆犹新的六四人士、下岗工人、失地农民和其他饱含冤情的抗议人士和正义人士,另外还有当时参与‘六四’镇压的解放军官兵们。爲此,北京城内的三个地方突然间变得高度的紧张起来:其一是软禁赵紫阳15年的富强胡同,其二是赵紫阳逝去的北京医院、第三是最爲吸引海内外的天安门广场。

据大纪元记者赵子法报导, 在这些地方、北京政府"聪明"的改变了以往警察、大兵压境取缔的独裁形象,改爲投入大量的便衣散布在各个要道,无形中和各界民衆展开了各种较量。

※赵紫阳的故居--富强胡同便衣密布

软禁了赵紫阳15个春秋的富强胡同一带便衣密布,17日晚间,一名外国驻京记者在开车前往时,在离胡同很远处就被便衣堵住。

还有许多上访人士乘坐20路或106路公交车前往时,据说他们不是被提前赶下车,就是被故意的拉过了两站,有的人甚至被拉到南站、卫家胡同(音)等处。而实际上,即使他们来到离胡同还很远的地方就会被便衣截住。

※赵紫阳故去的北京医院

据悉,有一些上访人士成功的抵达了北京医院。截至发稿爲止,还没有得到他们更新的消息。一位上访了六七年的江西老太太在叹息上访没有用时得知曾爲人民呼吁民主的总理赵紫阳逝世的消息后,马上带领了六七名上访人士前去北京医院悼念。

※天安门记者便衣较量 便衣成群结队 城楼便衣成排

从17日开始,令海内外各界最爲瞩目的就是天安门广场。

赵紫阳逝世的当天17日,广场上大约有三四辆警车、另外还有三四台用来抓人用的依维克警车,依维克警车穿梭于广场上抓人后,将被抓的人送到附近的天安门公安分局又很快的返回;广场中间,又再度投入了重要时才使用的隐藏在大型旅游车中的特别预备警力;广场的各个入口处,最少有两名警察检查,根据各个入口的游人流量不同,还有六到十一名便衣协助,进入广场的游人全部必须要接受开包检查,据说检查的重点是爆炸品和宣传物,北京政府十分忌讳民衆在天安门广场自焚和撒传单。

17日,一名看起来是知识份子模样的人包中的材料被广场入口出的警察细细的翻看后被允许进入了广场。

18日,一名上访妇女被警察赶走没有进到广场。
18日,金水桥一带和天安门城楼上的便衣密密麻麻,站的成排结队,北京政府实在是太忌讳撒传单。

来到广场的外国记者很多,他们中的许多人爲了方便采访和进入广场,都带着女伴,记者和他们的女伴搭肩勾背扮爲情人,但从他们放在女友肩上的袖子里可以看到他们的镜头。据说从他们一进到广场后,便衣就跟在他们的后面开始监视了。

18日上午八点半到下午的三点钟,在天安门广场最少目击到三四十人被警车抓走。此外还有二三十名集体上访的农民在参观毛主席纪念堂时,被电子门关了起来,这些上访农民悉数被抓走。

据天安门的警察说只要熬过赵紫阳逝世后的三天就容易过了。

※紫阳逝世 北京政府结灯张彩红旗飘飘营造喜庆气氛 游人脸色沈重心情悲哀形成强烈对比

赵紫阳去世,北京晚报在最后的版面上用了寥寥数语介绍《赵紫阳同志去世》,中共对赵紫阳的去世采取了最低调的方式。

但是,北京人证实从17日下午开始,天安门广场就被结灯张彩红旗飘飘,政府营造了一片喜庆气氛。相对形成比较的是在天安门广场的一些游人的手里没有带东西,但是他们看起来脸色沈重。

一位游人问:紫阳去世了,爲什麽到处都是红旗飘飘呢?

到天安门广场悼念赵紫阳的一位北京老太太沈重的回答:他们在庆祝呢。

北京人士表示新华门前的红旗不但没有降半旗,也挂得红旗飘扬。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围绕中南海的红墙下睡着许多横七竖八贫穷的访民们。

据说北京还有居民在放鞭炮寄讬哀思,中国在红白喜事时有放鞭炮的习惯。

※北京大学驱赶采访的香港记者 人民大学一片平静

昨天,一名说广东话的外国记者拿着蓝色台标的麦克在北京大学前采访北京大学学生时,被大学的保安驱赶。北京大学的一些学生表示对六四不是很了解。北大和人民大学的外表看起来很平静,广告栏里没有贴出悼念赵紫阳的文章。

一名北京人士分析:15年前六四的时候,这些大学生还是个八九岁的孩子。在加上大学老师被政府招安了,学生又都是贪官污吏的孩子,只知道吃喝玩乐,他们怎麽能关心这些事情。

※六四人士相继被看管起来

赵紫阳逝世后,北京的六四人士齐志勇、刘焕文(音)、王国其、王美茹(音)、华慧棋被政府的警察和保安给看管起来。

天安门的母亲丁子霖女士外出接受记者采访。
记者:政府没有将你们看起来吗?
丁子霖的丈夫表示:我们都是老人了,他们没有看我们。

她的丈夫还表示,他们还得知作家刘晓波、六四人士江其生也被看管起来。其他的北京人士证实从昨天开始就打不通刘晓波的电话了。

‘六四’时被解放军开枪致残的北京人士齐志勇开着残疾人的车到医院治疗,后面紧跟着监视他的警车,其中坐着两名保安和两名国保科的警察。齐志勇在医院接受针灸治疗的间隙时接受了记者的简短采访,他表示对赵紫阳的逝世感到“很悲痛”,政府现在可以把他们看起来,等不看的那一天时,他们还会举行悼念仪式的。

既往是‘六四’人士,现在爲北京一基督教会(中原教会)的虔诚信徒的张先进表示:我个人对赵紫阳的评价比较高,但他们的思维方式是老式的,他没有摆脱共产党的控制,他当时没有能够过渡到戈巴契夫的地步。

张还意味深长的说:赵紫阳是神掌管下的正常死亡,(尽管)不信神的民族的每个人凭着血气造成了许多混乱,但也说明历史的发展是不以人的意志爲转移的。我们应当回到圣经的出发点,神的教诲中来看世事。

※赵紫阳逝世最牵动谁的心?

除了下岗的、失业的、上访的、四十多岁以上的‘六四’人士、还有一些正义感比较强的知识份子等,但是,最痛苦、最长期受着良心煎熬的是参与‘六四’镇压的部分解放军人。

一位曾在‘六四’镇压时开过枪的27军军人坦诚每年六四时他都很难受,他曾表示:戒严命令是李鹏下发,杨白冰发了子弹,部队曾统计过当时有600多人死亡。“作爲军人要听党的,军队从长安街两边冲过来。我们亲自在胡同里突突了两名学生,爲此内心痛苦,实在忍受不了了就找人聊聊。政府在镇压中失去了人道、失去了人心。”

※民间纪念活动将如何进行?

此外,据悉还有许多各界人士在策划各种悼念活动,有的人还准备了赵紫阳的照片、悼念的白花、黑袖标等。他们面对中共的长期镇压,已经失去了恐惧感,赵紫阳的逝世仿佛使他们更加明白了人生无常,要作个活而不悔的人。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