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法之難
 
作者:章天亮
 
2005-1-1
 
【人民報消息】元旦讀史,看到《史記》之《孔子世家》中的一段話,掩卷沈吟良久。

孔子出生貧賤,一生奔波,晚年周遊列國,沒有一個君主肯採納他的主張,最後絕糧於陳國和蔡國之間。跟隨孔子的人都餓得沒有力氣站起來,孔子卻繼續向弟子講述他的學問,弦歌不絕。

弟子子路於是面帶慍色地問孔子「君子也有走投無路的時候嗎?」孔子回答說「君子在困窘的時候也堅守節操,小人卻會不加節制,什麼過火的事情都會做出來。」

孔子知道弟子們心裡不高興,就問道:「《詩經》上說,『不是犀牛也不是老虎,卻徘徊在曠野中』,我如今就是這般落魄,難道是我做錯了什麼嗎?為什麼落到這步田地呢?」

子路回答說「大概是我們仁德或者智謀不夠吧,所以別人不信任我們,還把我們圍困在這裏。」孔子回答說「哪有這種事?如果有仁德智謀就暢行無阻,伯夷叔齊就不會餓死在首陽山,比幹也不會被紂王剖心了。」

子貢回答說「夫子之道至大,故天下莫能容(大概老師的道博大到了極點,天下沒有一個國家能容納老師),那麼老師為什麼不稍微降低一下您的要求呢?」孔子嘆息說 「唉,子貢,你的志向太不遠大了,你不想著如何修養自己的道,卻降低要求去茍合取容!」

顏回回答說「夫子之道至大,故天下莫能容。但是君子應該注重修養自己的道,如果我們修養不好,那是我們的問題;如果我們修養好了,但是卻不被重用,那是這些國家的恥辱。那麼他們不容納我們又有什麼呢?這時候才顯出我們是君子啊!」

孔子有弟子三千,身通六藝者七十二人,子路和子貢也都算弟子中的佼佼者了,但是子路對老師沒有信心,子貢甚至希望老師能夠降低他的道德標準去迎合世俗,唯有顏回信念純正。

傳播真理,即使如孔子這般因材施教,在關鍵時刻,人在困苦中能秉持真理也是如此之難。

老子一定是看到了這個問題,因此一生「道隱無名」。孔子在求見老子的時候,老子教導孔子說「良賈深藏若虛;君子有高尚的品德,外表卻謙恭得像一個愚鈍的人」。雖然老子的學說被後世研習兩千多年,但當年老子只是周朝管圖書的小官,默默無聞,籍籍無名。

如果不是老子後來西出函谷關時,尹喜見紫氣東來,其長三萬里,狀如飛龍,而勉強請老子著書的話,老子恐怕也不會主動寫下這流傳千古的《道德經》。老子在這本書臨近結尾時寫道「吾言甚易知、甚易行。天下莫能知、莫能行。」

並非巧合的是,《佛本行集經》和《釋迦牟尼傳》中對於釋迦佛也有著類似的心理描述。

當釋迦佛在菩提樹下開悟後,曾經感嘆道「我所證悟的佛法,難見難知,不可思議,也不可覺察,真不知道如何才能讓世人明白。他們都被貪欲、嗔恚、愚癡、邪見、驕慢、諂曲種種無明所覆障,薄福鈍根,沒有智慧,怎麼能了解我所獲得的道法呢?我現在如果要為他們說法,他們一定會迷惑不解,同時也不能相信接受,甚至還要對我進行誹謗,而因此將使他們來世墮入惡道,受種種痛苦,這不有違我度脫眾生的初衷嗎?與其使他們受苦,那麼我還是不要對他們進行說法傳道,而獨自悄悄地進入涅槃境界吧。」

大梵天王看到釋迦佛不準備駐世說法,趕快下來勸說,於是才有釋迦佛在世間傳了四十九年的法,吃盡辛苦。

耶穌傳法時,有門徒十二人,然而當耶穌被抓的時候,「門徒都離開他逃走了。」耶穌在進耶路撒冷時,預見到自己將要被釘在十字架上,於是感嘆說「耶路撒冷阿,耶路撒冷阿,你常殺害先知。」

孔子周遊列國,絕糧陳蔡;老子說他的道「天下莫能知、莫能行」,釋迦牟尼因見眾生難於度化而欲在開悟後直接進入涅槃;耶穌被釘在了十字架上;蘇格拉底被判死刑,飲毒酒而亡。聖人、覺者、先知傳道傳法,都是如此之難。

我也常常想,如果人們能夠以這些歷史為鑒,對法輪功的偏見和誤解會不會少一些呢?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