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級警報!江家幫背後下刀子 溫家寶難防經濟硬著陸(多圖)
 
青晴
 
2004-8-15
 

天安門旁擺個黑糊糊的大墳包真晦氣

【人民報消息】電荒已經成為中國目前最大的問題,江家幫怎麼會想到有一天他們的面子工程在夜間是一片昏黑,連交通紅綠燈都得關閉呢?別的省市不說,國家建設不管,光高溫用電就已經使上海幫與華東各省矛盾日趨尖銳。陳良宇已經在跺腳捶胸:早知道有今天,就不應該狗眼看人低,和山西省委書記弄僵關係!

過去人們指責江澤民蓋中國大劇院是奢華,不算驚人的運營費和維護費,光每月的電費就要400萬元人民幣。現在已經不是奢華的問題了,刮國庫的底兒刮的再多也解決不了中國大劇院沒電、沒水的問題。在交通紅綠燈都得關閉的情況下,江澤民敢讓在天安門廣場上的中國大劇院晝夜燈火通明嗎?宋祖英怎能想到,江澤民討好她的「水上墳墓」真成了一個黑糊糊的大墳包!

臺灣「經營之神」王永慶前幾天為了他的電廠需煤問題低調來大陸,他選了個最不恰當的時候提出了個最無法解決的問題,有人給胡錦濤出難題,散布消息說他「可能要接見王永慶」,胡錦濤智商能那麼低嗎,江綿恒利用人家兒子當假大款把中國的錢都撈到自己腰包去了,現在把王永慶這個燙手山竽轉嫁給胡,錦濤同志也不能幹哪。結果王永慶連拉他下水的江澤民都沒見著,一個問題也沒搞定就灰溜溜的回去了。臺灣的「經營之神」到了中共手裡可就成了「甕中之鱉」。不調查國情,一頭扎進中共的懷裡,沒有不頭破血流的。

可怕的電荒

上海大劇院的過去

中國大陸電監會指出,今年6至8月中國共缺電 200億度,限電範圍比去年擴大,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員王京明指出,據統計,中國今年電力缺口預估達3000萬至4000萬千瓦,不但超過一些中等國家全年發電容量,甚至需要再造 2座三峽大壩電廠才能滿足。

缺電最緊張地區是長江三角洲區,大陸經濟所研究員王京明表示,據估算,2004年夏天整個長三角的用電缺口很可能超過1900萬千瓦,上海、江蘇、浙江進入電力危機狀態。上海部分企業已調整休息日,錯開用電高峰,減少負載約50萬千瓦。浙江大部分公共設施用電都已停止,包括交通紅綠燈都關閉,杭州市電力局對重點企業、外資企業更實行「停三開四」,連續生產企業安排集中檢修等。

交通紅綠燈都關閉,國家經濟豈不危機到拉特級警報?

能源不足嚴重影響經濟發展

中央社記者唐佩君臺北十四日電,中經院近期刊出臺商電子報中,大陸經濟所研究員王京明針對中國電力現況分析,他表示,中國在 6月調升了南方、華東、華中、華北 4個區域電網的電價,希望以價制量,緩解當前電力供需緊張狀況。據統計,通過限電來保證用電的省市預計將從去年的16個增加到24個。中國從東北到華北,從長三角到珠三角應付電荒成各地政府的頭等大事。

王京明分析,中國國家電力監管委員會(電監會)曾指出,今年6至8月3個月中國共缺少電量200億度,拉閘限電的範圍將比去年進一步擴大。另根據國家電網公司統計的資料顯示,今年是近年大陸電力缺口最大的一年,缺電最緊張地區是長江三角洲區。身價最高的省是能生產能源的省!

南方電網最高負載同樣創歷史新高,王京明指出,今年福建省的供電形勢更加嚴峻,1至5月份 6大水庫來水較常年平均少64%,水力發電減少43%,但全省用電量增長18%,能源不足已嚴重影響經濟社會發展。

試圖開展一場全民性的「節電愛國運動」

報導說,王京明表示,中國為應付電力短缺,除將拉閘限電的非常措施作為常規手段頻繁使用外,還動用了以價制量,發出節約用電的道德要求和政治號召,試圖開展一場全民性的「節電愛國運動」。

「道德」不是「速效救心丸」,急用時服一粒,立竿見影。「十年樹木 百年樹人」,道德不是一天成就的,也不是一代人可以維護的。自從江澤民當政,陳至立主管教育以來,不要說學生,就連被譽為「人類靈魂的工程師」的教授和教師都在幹著為非作歹的事。現在沒有電用了,想起「道德」來了,這不是褻瀆中華民族的文明嗎?看來中國共產黨真的連「道德」的含義都不知道了,以為是可以隨手拈來為其所用的工具呢。

去年中國已「破產」

朱熔基的愧疚和急切

拉閘限電、調升電價是沒有辦法的辦法,溫家寶提出宏觀調控,就是要在力所能及的情況下使中國經濟晚一天崩潰。難道胡溫不知道中國經濟遲早有一天要崩潰嗎?據《動向》報導,朱熔基2003年5月28日在上海衡山賓館會見上海各民主黨派和專業人士時,兩度失聲痛哭;翌日在上海大公館會見吳邦國、陳良宇以及上海市委,講到黨內、金融界的黑暗腐敗時,氣昏暈倒。報導說,朱熔基淚灑衡山賓館小禮堂、暈倒在大公館會議廳,都是因他看了一份由中紀委、中央金融工委、監察部對中國人民銀行和四大國有商業銀行(中國、工商、建設、農業)的調查報告而突發的。按國際金融界規則,中國四家國營商業銀行,去年已屬於「破產」,該倒閉了。

人為干預 並非真正自由競爭

中央社報導說,在人為干預下,電荒預估可在2至3年內疏緩,但缺乏市場機能的調控,供需資訊無法適當展現,只能說是因人為干預達供需均衡,並非真正自由競爭。

怎麼努力架不住背後有下刀子的!

江澤民自己幹的事自己最清楚,黃菊、陳良宇等江家幫都知道,但是直到今日,黃菊還糾集江氏人馬阻止宏觀調控,而陳良宇乾脆在政治局會議上威脅溫家寶。他們完全不考慮國家的命運,甚至不考慮若沒有「中華人民共和國」、沒有共產黨,他們哪裏能如此為非作歹、禍國殃民?江家幫至今還要繼續搞面子工程,中國的經濟怎麼能不硬著陸呢?這不是誰有能誰無能的問題,再有能力的醫生也挽救不了拒絕治療的晚期癌症病人。

江澤民當政那十幾年已經把國家搞得病入膏肓,現在溫家寶要搞宏觀調控,要恢復國民經濟到正常水平談何容易,別說有江家幫在搗亂,在繼續拆墻卸瓦,就是全繳械投降,國民經濟也不可能恢復!

別的不說,從江澤民帶頭到底下大大小小的貪官污吏掏空國庫、資金轉移海外來講,家賊難防啊!現在中國虛假的繁榮不就仗著外資輸血嗎?當生產用電不能保證時,人家還能在這裏嗎?準備投資的還能來嗎?

千萬別小看這一個「電」字,就這一項就能要了中共的命!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